人民幣當武器,WSJ:對中國風險大於美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06 日 9:30 | 分類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人民幣兌美元 5 日貶破外界密切關注的 7 元大關,為 10 餘年來首見。《華爾街日報》報導,北京為回應美國加徵關稅,而放任人民幣貶值;但這對中國帶來的風險,比對美國來得大。

中國人民銀行 5 日將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大幅調低,不久後人民幣即期匯價便應聲貶破 7 元兌 1 美元關卡。人行隨後發聲明表示,人民幣走貶,是受到「保護主義措施和預期對中國採取進一步關稅行動」的影響。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人行原本捍衛人民幣「保 7」,但在美國總統川普 1 日宣布將對中國課徵新關稅後,人行無疑採取放任人民幣貶值的做法,來回應美方行動。

人民幣貶值對中國有好處。若不考慮其他因素,這會令中國出口商品在國際市場更具價格吸引力,也會令美國對中國的龐大貿易赤字進一步擴大,而貿易逆差正是川普備感困擾的問題。

然而,人民幣貶破外界原本認為不會被破的關卡,或說是投資人相信會保住的關卡,也會帶來嚴重風險。

人行似乎對目前中國資本控制有信心,認為不會像 2015 和 2016 年間上回人民幣重貶時出現資金外流情況。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的數據,當時中國爆發史上最大規模資金外逃,人行為試圖阻止焦慮的投資人紛紛將資金匯出,導致中國外匯存底銳減約 1 兆美元。

不過,現今交易商和投資人都一窩蜂以 7 人民幣這個象徵性價位為避險指標,選擇權和期貨的訂價和交易也都預設匯率持穩在這個水準。因此當情勢開始轉變,可能造成市場波動加劇。

此外,在抱持匯率穩定預想下,已持續累積龐大外幣債務。在中國,財務槓桿高的地產開發商尤其如此,他們已成為亞洲高收益美元債券市場的發債主力。

眼見美國利率攀升的可能性驟降,這類企業今年發行美元債券的規模創新高,追蹤這類債務的富時(FTSE)指數今年規模大增 50%。

根據信評機構穆迪(Moody’s)統計,中國開發商共有 338 億美元的國內發行債券和 193 億美元的國外發行債券,將在明年到期或受到賣出選擇權影響,也就是投資人有權要求及早償還。

今年已有數百家較小型的中國開發商倒閉,若破產風潮擴大,恐怕會透過原已脆弱的中國金融體系引發連帶衝擊,因體系中已有些部分出現美元短缺情況。

中國政府 7 月已限制開發商境外發債,僅允許用於償還到期美元債務,或許是因為已經預期人民幣將貶值。

這一切全都暗示,儘管人行不再將「破 7」視為禁忌,但也不會想讓人民幣貶值太多。

人民幣若短暫重貶,對中國的貿易談判地位有利;但若人民幣不受控制而續貶,相較於華府,無疑將令北京更痛苦許多。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全球首席經濟學家曼恩(David Mann)5 日則在 CNBC 節目《股市擴音器》(Squawk Box)表示:「只要這是一次性貶值,且所有人都認為有道理,就沒有問題。」曼恩說:「這是最重要的部分。(若)貶值被視為有理,就不會出現太多令人頭痛的資金外流情況,其他貨幣也不一定會持續出現相應反應。」

瑞穗銀行(Mizuho Bank)經濟和策略部主管瓦拉丹(Vishnu Varathan)則指出:「我們真正想持續提防的……是美國將如何詮釋。因為川普總是可以再度指控中國操控匯率。」

(譯者:張正芊;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