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強製造業,富士山腳下的黃色巨人發那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31 日 12: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機器人 , 自動化 follow us in feedly


東京新宿高速巴士總站裡,往富士山河口湖的巴士一到站,乘客魚貫上車,仔細觀察可以發現,幾乎半數是歐美、中國等國外遊客,他們專程為了開放一般人上山的 7、8 月間,到富士山朝聖。這次《財訊》記者也朝富士山前進,不過目的地不是富士山,而是山腳下的黃色機器人王國──日本發那科公司。

進入發那科總公司採訪會長,絕對是跑工具機線記者的夢想,即使日本記者也不例外;因為這家公司可說是異常低調,雖是一致公認的績優股、模範生,但也被形容為「謎樣的公司」、「蒙上一層面紗的企業」、實施「祕密主義」等,早年還以拒絕受訪著稱,能取得的公開資料有限,更難直接與經營層對話。

謎樣的公司,員工名片沒有電子信箱

到底有多神祕?發那科讓記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即使是公關部門,名片也沒有電子郵件地址;雖然覺得不方便,但馬上能夠理解,公司為保護技術所做的各種努力,可說是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

一直到近幾年,會長稻葉善治開始出現在公開場合,才讓外界透過一點一滴的極少數機會,一窺這家神祕公司的真實面貌。

為什麼發那科如此讓外界急切地想深入了解?從產品面來看,其電腦數值控制器(CNC)在全球市占率達五成;工業用機器人是全球四強之一,占有率約二成;拜 iPhone 等產品之賜,加工智慧手機金屬外殼的高速鑽孔機(Robodrill)市占率高達八成。「一旦發那科停工,全球主要的製造業都會受影響」,曾有媒體如此形容這家公司的重要性。

從財務面來看,實施無負債經營,手頭現金超過 6,000 億日圓(根據日本 Riskmonster 公司統計,2018 年度現金金額為 6,071 億日圓,排名日本第五)。此外,營業利益率多次超過四成。從員工最在意的薪資面來看,2018 年平均年薪 1,347 萬日圓,在上市公司排名第 21。8 月 16 日總市值 3.7 兆日圓,在東京證交所第一類股排名 31 名。「稱發那科是最會賺錢的日本製造業,一點都不為過」,業內人士形容。

▲ 發那科櫪木縣壬生工廠占地 21 萬坪,是最先進的工廠。(Source:發那科

看起來根本打遍天下無敵手,但企業經營本就不可能一帆風順,最近發那科的業績表現,遇上了逆風。

2020 年 3 月底為止的 2019 年度,發那科集團淨利估計將比前一年度銳減 61% 為 603 億日圓,營業利益大減 56% 為 713 億日圓,營業額則減少 18% 為 5,242 億日圓;且營業利益率將降到 13.6%,雖然仍高於全產業平均的 3.7%,卻是自 1993 年 26 年來首次跌破 20%。

發那科業績下滑,關鍵就在美中貿易戰!根據日本工具機工業會統計,2018 年工具機訂單金額連續兩年創新高,但預估 2019 年金額將比前一年減少約 12% 為 1.6 兆日圓,主因是美中貿易摩擦使對中國的出口減少。

就在這個轉折的關鍵,發那科的下一步,可謂至關重要。為此,《財訊》向發那科提出採訪申請,8 月初來到山梨縣忍野村,進入占地 53 萬坪的發那科總部,採訪第二代會長稻葉善治,獨家揭露他對美中貿易戰的看法。

不能沒有它》一旦停工,全球製造業都受影響

《財訊》記者還進入生產工廠,直擊發那科最自豪的技術之一──用機器人如何製造機器人,見證這全球機器人霸主,如何成為全球製造業重要的幕後推手。

「我們一點不神祕啊!不知道大家為什麼這樣說」,身著標準黃色外套的稻葉善治似乎有點無奈又無辜地微笑著說。多數日本媒體都同意,發那科的改變,關鍵是從 2013 年開始,或許更精準地說,是從稻葉善治開始。

不過,發那科一切的起點,要回溯到創辦人稻葉清右衛門的曠世發明。

1956 年,畢業於東京大學工學部的稻葉清右衛門,開發出數值控制和伺服裝置,讓以前倚賴人工的機械加工,可以靠數值資料操作。1972 年從富士通公司將 NC 部門獨立出來,資本額 20 億日圓,取名發那科(FANUC),意思是富士自動數位控制(Fuji Automatic NUmerical Control),從公司成立之初,就明確以自動化為發展目標。

1974 年,發那科開發出自家工廠用的機器人,1977 年開始對外銷售,1982 年與美國通用汽車成立合資公司,1986 年與美國奇異成立合資公司,透過汽車等業者,在海外打響知名度。

稻葉清右衛門帶領公司以強大的研發力著稱,1979 年度單一公司營業額為 500 億日圓,到他卸下公司各項職務的 2012 年度,集團營業額成長為 4,983 億日圓。

2013 年名譽會長稻葉清右衛門徹底離開經營第一線,稻葉善治將公司改採集團領導的體制,分成現有的 3 大事業部門。當時稻葉善治接受《東洋經濟週刊》採訪時指出,發那科變成大組織後,部門間的聯絡或指示的體系變得冗長,這樣會無法跟上急遽變化的市場,因此分成 3 個事業部,只是回到原點,也就是富士通時代的做法,讓各事業本部負責,快速決策。

這 3 個事業部分別是:

  • 工廠自動化(FA)部門:主要產品包括 CNC(電腦數值控制器)、伺服馬達等,在集團營業額的占比約 30%。
  • 機器人部門:包括焊接機器人、協作機器人等,可搬的重量從 500 公克到 2.3 噸,營業額占比約 31%。
  • 數控工具機(Robomachine)部門:產品有高速鑽孔機、電動射出成形機等,其中高速鑽孔機因為加工蘋果手機外殼等產品而大賣,此部門占營業額的比重約 26%。

▲ 印度總理莫迪(右 1)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右 2)的陪同下參觀發那科。(Source:Narendra Modi

營運遇逆風》貿易戰衝擊,營業利益率跌破二成

慢慢地,稻葉善治也開始和股東交流對話,傾聽他們的聲音。2015 年 3 月發那科第一次設立和股東對話的部門;同年,還決定股息發放率比先前倍增為 60%,原因是手頭資金已經存到 1 兆日圓,因此要回饋給股東。

更重要的是,2016 年稻葉善治拔擢副社長山口賢治為社長,當年他才 47 歲,對一家快 50 年的老公司來說,把這麼重要的位置交出去,稻葉善治卻毫不手軟,開始推動年輕化。

東京大學研究所畢業的山口精通機器人技術,38 歲就當上總公司工廠的廠長,39 歲當上專務董事,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也是 13 年來第一次出現非稻葉家族的社長,今年 4 月還接下執行長的重責大任,未來表現值得期待。

甚至,發那科更主動打破過去給人封閉的印象,現在也開始和其他公司攜手合作,採取開放的態勢,例如 2016 年和美國思科等 4 家公司聯合打造 IoT 平台 FIELD(FANUC Intelligent Edge Link & Drive,發那科智慧邊緣連接和驅動)系統,2017 年開始推動,透過感測器,可以立即掌握工廠內機器人或工具機的工作狀況,在發生故障前就預先知道;最特別的是,即使廠內設備有新有舊、廠牌也不盡相同,仍能透過這個平台,提高整體的效率。

光靠發那科自己的成效有限,透過和多家廠商結盟,並對外部企業開放,讓相關業者容易設計應用程式,也才能提高使用者的方便性,這樣的策略的確奏效,如今夥伴企業已超過 500 家。

一手推動發那科改革的稻葉善治,外界想像應該是霸氣十足,但當《財訊》記者問到美中貿易戰導致發那科獲利減少時,在會議室接受專訪的稻葉善治,語氣平和而誠懇、不疾不徐地回答,「公司對短期業績的波動不以為意,也從來不公布中期或長期計畫,因為我們追求的是永續經營。」一點也感受不到焦慮或急迫感。

稻葉善治之前就公開表示,即使現在接單和營業額狀況嚴峻,發那科仍持續每年約 1,000 億日圓規模的設備投資,就是為長遠的未來做打算。

首度非家族掌權,山口賢治今年 4 月接任執行長

而這樣的經營模式,正是發那科屹立近 50 年的成功關鍵。稻葉善治受訪時不斷強調「專注」,不會無限擴張產品線,例如機器人領域中,只做「工業用機器人」,現在的 3 大事業群也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創業以來的核心──控制。

發那科維持創辦人對研發的堅持:「技術有歷史,但是技術人員沒有過去,只有創造」,而研發的目標就是用更少的零件、提高產品信賴性,並且成本比別人低。稻葉善治說:「研發人員占總員工數的三分之一」,為了把研發做到極致,不惜投注成本。2017 年度研發費用是 529.56 億日圓,占營業額比率達 7.3%,已經連續兩年超過 7%。

為永續奠基,每年持續千億日圓的設備投資

稻葉善治笑著說:「我也很希望客戶買新機器啊!可是如果客戶希望用舊機器,即使是 30、40 年的老機器,我們也一定會設法修到好!」發那科在全球 108 國共 263 個據點提供維修服務,得知客戶有需求時會快速趕到,而且終生維修產品,早已成為發那科的企業文化。

發那科還堅持在日本國內研發、生產。稻葉善治說明原因是,開發者和生產工廠可以即時交換意見,而且這些機器的買主是企業,並非一般消費者,不需要在消費地生產。外界認為,避免技術外流也是重要原因。公司也會高薪延攬優秀人才,因此在日本上市公司的薪資排名中,發那科 2018 年的平均年薪是 1,347 萬日圓,如果比較生涯薪資,則高達 4.9 億日圓,在上市公司排名第 11。

全球自動化製造的趨勢明確,但工業用機器人等硬體愈來愈難以差異化,加上 AI、IoT 等技術快速發展的情況下,發那科如何維持霸主的地位,值得拭目以待。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發那科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