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建議 WeWork 延後 IPO,估值下跌恐致投資大幅減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9 月 12 日 11:09 | 分類 網路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聯合辦公空間服務商 WeWork 與主要投資方軟銀溝通後,依然希望能夠在近期掛牌,軟銀則因為 WeWork 估值可能大幅下跌而主張延後 IPO,但雙方沒有就軟銀後續的投資達成一致,如果 WeWork 掛牌後市值大幅低於預期,軟銀將面臨巨額的投資減值,對願景基金第二期的募資產生負面影響。

據知情人士透露,長期以來軟銀集團高層都非常支持 WeWork 推動 IPO 計畫,但 WeWork 在與 IPO 潛在投資者溝通的過程中難達預期估值,IPO 估值可能從 WeWork 最近一次募資過程的 470 億美元降低到 150 億至 180 億美元,估值大幅降低動搖了軟銀管理層對 WeWork 進行 IPO 的信心,建議 WeWork 延後 IPO,但軟銀管理層至今未能說服 WeWork 團隊。

若 WeWork 掛牌估值只有 150 億到 180 億美元,遠低於 2019 年 1 月募資時的 470 億美元,主要投資方軟銀的投資將面臨巨額減值,2017 年以來軟銀先後透過願景基金和其他投資平台投資 WeWork,總額高達 106.5 億美元。

WeWork 估值大幅下降對軟銀的願景基金募資是巨大的打擊,軟銀正為願景基金第二期尋求資金,據悉目前已經獲得了 1,080 億美元的認購規模。但第一期願景基金的投資狀況不容樂觀,大規模投資的網路租車服務商 Uber 和辦公協作軟體服務商 Slack 掛牌後股價疲軟,WeWork 可能會重蹈覆轍。

軟銀在 WeWork 掛牌問題上遇到了兩難的狀況,若支持 WeWork 按原計畫掛牌,則可能會估值大幅低於預期,導致投資價值減值,若反對 WeWork 掛牌,後者已經在 2019 年上半年虧損了 23.6 億美元資金,短期內需要進行募資,募資規模大約為 30 億美元到 40 億美元,軟銀不得不再對 WeWork 注資。

WeWork 正在等待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其 IPO 的批准,IPO 的不確定性也影響到 WeWork 債券的價值,該公司在 2018 年發表了 6.69 億美元債券價格首次跌破其票面價格。

軟銀仍堅持投資策略,在短短兩年內投資了 1,000 億美元,對新創公司的估值主要是從現金流、交易量、同業競爭對手對比等多方面進行,但孫正義在投資方面的個人影響力也非常重要,軟銀的投資能夠讓一些尚無有明確盈利前景的公司估值翻倍。

(首圖來源:軟銀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