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資本為什麼能成為新創市場的龍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0 月 27 日 9: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新創 , 理財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4 月,英特爾資本全球峰會(Intel Capital Global Summit)上,600 多位企業家、投資家、技術領導人齊聚一堂,都是急切地為了同一個目的而來──尋找未來的科技趨勢;身為東道主、也是企業創投界數一數二老字號的 Intel Capital(以下譯為英特爾資本)登高一呼,直接宣布砸下 1.17 億美元投資 14 家新創公司,金額一舉創下歷年峰會的紀錄。

這些被英特爾資本相中的產業之星,包括人工智慧、通信、製造、醫療保健技術等領域,一方面企圖符合英特爾資本近年重新定調、以財務導向為主的營運原則,另一方面,則是尋找母公司英特爾一直想要發展的主題。

聚焦特定產業  投資不手軟

英特爾資本在 1991 年成立,距今營運將屆 30 年,歷經多次經濟危機、景氣動盪,仍然屹立不搖,是企業創投(CVC)界的龍頭和元老之一,也是市場深具指標性的風向球。據官方統計,從成立至 2018 年為止,英特爾資本扶植了 57 個國家的 1,544 家公司,總計豪擲 124 億美元,其中,有 670 家、約 43% 的公司最後上市或被併購。換算下來,英特爾資本平均每年投入 3~5 億美元不等的金額,挹注 40~60 個投資案壯大。

今年年初,美國市場研調機構 CB Insights 發布《2018 年全球 CVC 報告》,英特爾資本 2018 年在網路安全(cybersecurity)產業投資了 6 家新創公司,投資家數占所有 CVC 公司之冠,另外也投了 12 家人工智慧(AI)相關公司,占所有 CVC 公司第 2,概括而言,是全球第 3 大最活躍的企業創投。

能在 CVC 家數居全球之冠的美國長期站穩一席之地,英特爾資本絕對有其獨到之處,除了母公司的奧援與穩定的合作關係外,公司員工組成到給薪,都趨近一般創投(VC),也懂得與其他公司的 CVC 合作借力使力,最為關鍵的是,聚焦特定企業,長期投入資金,才是其稱霸一方的關鍵。

台籍的Intel Capital副總裁兼國際業務高級董事總經理林立中在接受台杉白皮書訪談時,提出了多項營運模式,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平台。英特爾資本訂出所謂的英特爾科技日(Intel technology days),主要運用英特爾龐大的客戶資源進行媒合,讓新創公司直接與產業中的佼佼者接觸,並擔任領頭投資者(lead investor),取得投資公司的董事會席次,或安排工程師和研究員進入新創公司,協助公司成長。

營運 5 策略  走出自己的路

再者,整併同業資源。英特爾資本與愈來愈多 CVC 合作,因其認為越多的 CVC 結盟,將對投資的公司更有利;英特爾資本總裁 Wendell Brooks 甚至設定四分之一的交易案都要和其他 CVC 合作的目標,特別的是,2018 年此類合作案占所有交易案高達 63%,大大超越預期。

像是投資 Joby Aviation 美國飛航商,英特爾資本挾豐田(Toyota)、捷藍(Jetblue)共同投資,激起更多火花。乍看這樁注資案,看似與歸屬於科技公司的英特爾毫無相關,但其實英特爾可以運用獲得和處理大數據的能力,實踐城市航空(urban aviation)的理想,也讓英特爾資本的觸角,可以無限延伸。

第 3,集中火力注資。在 CVC 幾乎都對新標的抱持多多益善想法的同時,英特爾資本反其道而行,減少每年投資公司的數量,近年從 60~70 筆,降至 30~40 筆,增加每件投資案的投資金額,以確保可取得更多董事會席位。

像是提供雲端運算和硬體虛擬化的威睿(VMware),2007 年就被英特爾資本相中,認為其對虛擬化英特爾的系統架構有所幫助,英特爾資本便對威睿 A 類的普通股投資逾兩億美元,也順利讓英特爾派任高層進入威睿董事會。

第 4,先找出未來趨勢,再挑公司。全球產業浩如煙海,英特爾資本不急於直接找出有潛力的公司,他們選擇先確定具有發展潛力的產業,著手編寫相關論述,再從中篩選潛力公司納入觀察名單,省去大海撈針可能產生的徒勞,也讓執行團隊可以更專注提供每件投資案的解決方案與執行;目前,英特爾資本在人工智慧、物聯網、大數據等領域最為積極。

最後,敢給薪。英特爾資本提供了足以媲美一般創投(VC)的優渥薪水,藉以留住人才。舉例而言,如 VC 扶植企業成功,就會拿回更多的投資利潤,在業界平均行情中,VC 員工可以拿到利潤的 2 成,但如果此樁投資案同樣發生在 CVC,員工拿到的會小於 VC 許多,甚至有些公司仍只有固定給薪的觀念,恐怕造成人才群移與流失。

數年磨一劍  長期投資不短視

英特爾資本發現了這一點,所以他們改變策略,採用回報率的概念給予獎勵,也就是採投資績效分潤,提供誘因讓創投人才繼續為公司獻策。

投資新創本來就是一場耐力賽,林立中指出,英特爾資本下了起碼 5~10 年後才會看到報酬的決心,所以不管全球經濟處在牛市還是熊市,都會持續投資,也在景氣衰退中多次看到機會,得到不菲的報酬。

英特爾資本長期耕耘創投事業,不僅幫助了母公司英特爾發展,也帶起更多新創產業的能量,或許正是台灣企業未來投入新創領域時,最好的借鏡與範例。

▲ 每年舉辦的英特爾資本全球峰會,都是新創及創投界的年度盛事。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Intel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