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森美孚計劃大賣全球 250 億美元資產,撤出歐非東南亞轉進美洲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1 月 26 日 9: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follow us in feedly


身為石油天然氣巨擘,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的投資動向動見觀瞻,2019 年第三季財報繳出獲利年減 49% 的難看成績單後,艾克森美孚傳出將大幅調整資產,計劃大賣全球 250 億美元資產,主要撤出歐、非、東南亞,資金轉移到美洲等處的計畫,這場鉅額大風吹,是否代表石油巨擘對各區域投下信任票與不信任票?

國際油價受中美貿易戰影響,2018 年 10 月攻上 85 美元之後,反轉走上跌價道路,石油巨擘艾克森美孚的帳面也就跟著不好看,2019 年第三季財報營收 650.5 億美元,年減 15%,獲利 31.7 億美元,年減高達 49%。當然艾克森美孚並非唯一受創的石油巨擘,雪佛龍(Chevron)的財報也一樣不好看,營收 361.2 億美元,年減 18%,獲利 25.8 億美元,年減 36%。

諷刺的是艾克森美孚本身也是油價下跌的元兇之一:原本艾克森美孚與所有主流石油巨擘一樣,頁岩油的發展遜於中小型頁岩油企業,在一番購併與臥薪嘗膽努力下,艾克森美孚頁岩油終於有成就,在德州二疊紀盆地的產能大增 72%,帶動全公司總石油產量增加 3%,卻剛好面臨國際局勢不穩,需求下降,供給增加反而促進價格下跌。

對艾克森美孚來說,如今繼續提升生產效率、提升技術增加開採能力,挖出更多石油的下場只會被迫變成市場出怎樣的低價就賣,這可不是做生意的好辦法。要改善公司獲利情況,產能不能只增不減,必須適度調節,裁撤獲利能力較差的計畫,轉而加碼獲利能力較高的計畫。競爭對手殼牌(Shell)與英國石油(BP)近年來都已大幅度調整資產配置,但艾克森美孚先前尚未有類似大規模的出售資產。

《路透社》報導,艾克森美孚正計畫進行大規模資產調節,打算大舉出售 250 億美元的大型計畫資產,集中資金轉移投注到更有獲利性的其他區域的超級計畫,期望這樣的戰略性調度,能改善公司近年來現金獲利能力不足、備受投資機構批評的業績。另一方面,艾克森美孚選擇從哪些區域撤出,轉進哪些區域,也成為市場興趣濃厚的觀察對象。

艾克森美孚計畫售出的資產,包括歐洲、非洲、東南亞。

英國:準備出售北海海域價值 20 億美元資產。艾克森美孚在英國北海海域開採石油天然氣已經 50 年,擁有近 40 處油氣田,大多數都與皇家殼牌石油(Royal Dutch Shell)各半投資的合資公司進行。美國企業近年來包括雪佛龍(Chevron)與康菲(ConocoPhillips)都先後賣出北海資產。

德國:自 1900 年代以來就開發生產,超過 50 處的天然氣田,2018 日總計產能 2.54 億立方英尺天然氣,總價值估計約 5 億美元。

羅馬尼亞:出售黑海最大天然氣井,海王星深水(Neptune Deep)海上天然氣開發計畫的 50% 股權,價值估計約 2.5 億美元,艾克森美孚總投資金額 7 億美元,探出有 420 億至 840 億立方公尺天然氣藏量,原本應該與羅馬尼亞合作夥伴共同進行下一步開發,卻因為羅馬尼亞政府想提出對海上油田的新規範與增稅而打退堂鼓。

奈及利亞:出售數處陸上與淺海油田。

查德:出售 2018 年日產能 1.3 萬桶的陸上油田 40% 股權。

赤道幾內亞:2018 年日產能 2.7 萬桶的 B 區(Block B)油田,艾克森美孚擁有 71% 股權,另外兩處油田則擁有 80% 股權。艾克森美孚打算出售所有資產退出該國。

馬來西亞:將出售價值估計為 30 億美元資產。包括 14 處油井的 2 筆 50% 股權合約。艾克森美孚在 2018 年於馬來西亞日產能 2.5 萬桶石油、2.38 億立方英尺天然氣。

印尼:兩處油田的 45% 股權。

澳洲:出售澳洲巴斯海峽吉布斯蘭海底盆地(Gippsland Basin)天然氣生產合資公司的 50% 股權,預估價值 30 億美元。吉布斯蘭海底盆地合資公司(Gippsland Basin Joint Venture)由艾克森美孚與澳洲礦業巨擘必和必拓(BHP)各擁有半數股權,自 1969 年開始營運,至今已經 50 年,多處天然氣田設施都相當老舊,產能也每下愈況,是艾克森美孚想要擺脫的衰老資產,先前已在 2018 年 2 月嘗試出售。

亞塞拜然:位於裡海的 Azeri-Chirag-Gunashli(ACG)油田綜合體 6.8% 股權,預估價值 10 億美元。ACG 油田自 1997 年開始出產石油,產能在 2010 年達到高峰,如今步入衰退。

墨西哥灣:售出部分油田股權。

艾克森美孚售出資產得到的資金,據傳將投入於蓋亞那、莫三比克、巴布亞新幾內亞、巴西,以及美國本土。不過巴布亞新幾內亞的 130 億美元計畫,因為政府與艾克森美孚在投資條件談不攏而觸礁。

一窺資本家決定投資時的考量

艾克森美孚在蓋亞那得到相當好的開發條件,並探勘到超過 60 億桶原油蘊藏量,已開發 14 處油井,艾克森美孚預計投入 60 億美元資金開發蓋亞那外海油田。不過相對的,巴西深受政治因素干擾的油田招標,就沒有鄰國蓋亞那那麼吸引人,巴西政府先前的招標設定諸多不平等條約讓國際大廠興趣缺缺,重新招標可望改善條件,但若是條件不如蓋亞那太多,艾克森美孚不大可能只為了追求產能而不計代價投標。

在莫三比克,艾克森美孚與義大利埃尼(Eni)合資開發 300 億美元規模的羅木馬(Rovuma)液化天然氣計畫,將投入 5 億美元於其液化天然氣設施的初期建設階段,2 座液化天然氣廠完工後,年產能將可達 1,520 萬噸。

歸納艾克森美孚離開與加碼的地區,首先是老產區,油田與天然氣田經開採後,隨著蘊藏量下降,產能無可避免會越來越衰退,因此老油氣田包括英國北海、德國、亞塞拜然等資產成為砍除售出的對象;其次是區域性風險地區,如奈及利亞近年來叛軍攻擊頻仍,查德同樣受撒哈拉沙漠以南薩赫勒地區極端分子暴力活動上升的影響,赤道幾內亞則剛發生艾克森美孚所屬船隻遭海盜劫船勒索事件,2018 年赤道幾內亞海盜劫船案件激增一倍,2019 年前 9 個月,赤道幾內亞占全球海盜劫船勒贖事件 82%,無怪乎艾克森美孚會想全部撤出赤道幾內亞。

西非區域情勢不穩以外,政治風險也是艾克森美孚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包括對羅馬尼亞政府想要拔更多鵝毛敬謝不敏,寧可停損,馬來西亞、印尼、巴布亞新幾內亞也是同樣的狀況,各國政府想把外國開發商當成肥羊,卻不知艾克森美孚等國際開發商早就面臨利潤下降,官方還想玩兩手策略,先引誘外資進來,再定出坑人條件,自以為很聰明,外資都寧可不玩。

於是艾克森美孚回歸投資的國家,一是雖然投資條件與成本都照民主法則與市場決定,沒有太多取巧空間,但遊戲規則清清楚楚的美國;二是英屬殖民地出身,政治相對穩定,且尊重合約精神的蓋亞那;第三個則是雖然是貪汙舞弊傳聞滿天飛,卻因為反對黨群龍無首,總統仍以 73% 大幅度領先的票數穩穩連任,政治轉向風險最小的莫三比克。

雖然這只是一家公司的選擇,也不代表所有產業,但已可一窺資本家決定投資時的考量,一個國家要如何才能吸引外資,足堪參考。

(首圖來源:艾克森美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