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邊太太 2020 年湧進新興債?南非、義大利債受矚目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31 日 17: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各國央行的貨幣政策轉趨寬鬆,再加上中美貿易戰引發避險需求,導致歐洲投資等級債券等傳統固定收益商品的殖利率愈來愈低。以保守著稱的日本資產經理人為了增加收益,2020 年將被迫加碼新興市場債券。

路透社 26 日報導,Asset Management One 全球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 Akira Takei 指出,該機構 2020 年將增加墨西哥的曝險度;另外,南非是殖利率曲線最陡峭(即長債殖利率高於短債)的國家之一,他目前也在當地尋找投資機會。

除了南非之外,義大利也吸引基金經理人的目光,這些都是少數幾個擁有陡峭殖利率曲線的國家。舉例來說,南非 10 年期、2 年期公債的利差目前仍有 150 個基點,但日本同類型公債的利差僅剩 10 個基點,美國等已開發國家的殖利率曲線也因為通膨低迷、成長充滿不確定性而變得非常平緩。值得注意的是,信評低於義大利公債者已是垃圾債券,許多機構無法買進。

其他熱門的高收益商品太過擁擠,是日本投資人決定轉入新興債的原因之一。日本央行(BOJ)資料顯示,日本大型銀行持有的「擔保貸款憑證」(Collateralized Loan Obligations,CLO)總額,已在上個會計年度(截至 2019 年 3 月底為止)膨脹至 12.7 兆日圓(相當於 1,161 億美元),是 2015 年度持有部位(5.1兆日圓)的兩倍以上。這些銀行如今握有全球 15% 的 CLO,持有部位有 99% 屬於 AAA 級債券。

提到 CLO,就得說明「槓桿貸款」(leveraged loan)。根據英國金融時報、Zero Hedge 2018 年 12 月 13 日報導,所謂槓桿貸款,指的是信評低於投資等級的企業,以公司資產做抵押、向銀行取得的貸款,目的是進行槓桿購併等操作。一般來說,槓桿貸款因違約率較高,支付的利息也高於一般貸款、又屬於浮動利率,近幾年在利率低迷的環境大受歡迎。銀行會將槓桿貸款打包成 CLO,賣給一般投資人。

barron’s.com 10 月 15 日曾解釋,CLO 經理人會透過發行幾批債券、還有一批股票的方式向投資人募資,然後再把募集到的資金投入槓桿貸款,並依據既定的規則、在一定時間內(通常是 8-10 年)經營這些貸款。

依據 CLO 結構,投資人想要領取報酬,得照規定排隊。投資信評最高的債券者,獲得償付的順序是第一位,之後依債券的信評等級排序償付,股票投資人的償付順序是最末位。CLO 會額外持有貸款做緩衝,保證信評較高的債券不受市場損失影響。

退休基金鋌而走險

2019 年多數時候都低迷不振的美國信評最低「CCC」等級垃圾債,年底報酬突然翻身走揚,凸顯投資人對於固定收益有多麼飢渴。

英國金融時報 12 月 19 日報導,Bank of America Global Research 美國高收益策略長 Oleg Melentyev 指出,2019 年 12 月份,美國 CCC 等級垃圾債的報酬率來到 4.4%,表現遠優於今年其他時候。今年到目前為止,BB 等級債券(等級最高的垃圾債)報酬率已達 15.6%,B 等級債券約上漲 14%,CCC 等級債券報酬則只有 4.5%,意味著幾乎所有漲勢都發生在過去數週之間。

Melentyev 問到,「不然要到哪裡才能取得殖利率?保險業者、退休基金以及所有仰賴固定收益過活的人,都被迫跨入這個市場。遍尋不著殖利率的投資人,只能轉而湧進垃圾債。」

華爾街日報 11 月 7 日報導,研究機構 Thinking Ahead Institute 統計顯示,2018 年美國、英國、日本、澳洲、加拿大、瑞士及荷蘭的退休基金,有多達 26% 的資金配置到替代性資產,比率高於 2008 年的 19%。債券的資金配置則持穩於大約 30%。

部分退休基金投入波動劇烈、必須承受政治風險的新興市場債,或是流動性較差的資產(例如房地產)。退休基金保險提供商 Brighton Rock Group 研究部主管 Con Keating 說,某家英國退休基金客戶,曾在 2017 年將一小部分資產投入阿根廷政府 2017 年發行的百年債。

FactSet 資料顯示,阿根廷百年債 11 月份的殖利率多達 27.712%。8 月份,這些超長債因為政治風險的關係,價值幾乎被腰斬。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