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 30 人公司,幫全球最大水族館「造心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12 日 12: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走進水族館,絢爛的海底隧道、企鵝館、大洋池……你曾想過,這些海底生物是靠什麼,才能在水缸裡活得舒適嗎?

關鍵,就在「維生系統」,它,又稱為水族館的心臟。

屏東有一家員工僅 30 人的小公司,靠著這門技術,吃下桃園八景島水族館維生系統生意;甚至全球最大俄羅斯海參崴水族館、杜拜亞特蘭提斯七星級酒店,都是客戶。

「大洋池魚類,要靠高速洄游取得氧氣,設計大洋池,水流是重要因素。」台灣大學動物系、海洋研究所碩士畢業的博成科技董事長楊三品(見首圖),邊說邊用手比出鯊魚游泳的姿態。

維生系統的作用,就是讓水族館裡,同個水缸數百種海洋生物的排泄物,以及餵食產生的污染,透過自動控制的各式過濾、熱交換、殺菌等水處理設備,能循環乾淨。

冷門生意沒人做
他找破口,當窗口協調起步

要做國際大型水族館生意,光提供設備還不夠,從前期維生系統參數設計,到安裝施作、規劃生物配置,背後牽涉海水特性、生物、機械、IT、工程、設備等知識。

博成科技第一筆生意是幫當時即將成立的屏東國立海生館,尋找全台賣特殊魚種的商家。從找魚到跨足維生系統,源起於屏東中山公園一個錦鯉池。自認對魚在行的他,買現成維生設備放在戶外池子,卻造成錦鯉死亡等狀況,讓他決心做好這門生意。

早年台灣沒有業者具備專業維生系統技術,唯一沾到邊僅有污水處理公司,屏東海生館建造時,就連美國設計單位畫好圖,但台灣工程公司缺乏海洋生物背景,無法掌握系統精華及操作要訣。

楊三品從中找到破口,成為維生系統施工及設計單位的雙邊協調窗口。當時,他有本維生設備書籍,出自一家想做台灣生意的美國設備商 PEC。

「你先教我,再一起賺」
雙贏策略築起技術護城河

他配合時差,半夜打電話去美國談生意,發現負責人也主修生物,距離馬上拉近。他釋放誘因,說服對方先教他維生系統提報概念,若接下生意,PEC 設備將是首選。

「隔天 8 點多我就去找(包商)福林工程,施工圖一張張解說,維生系統應該怎麼施作,他們很驚訝我把方法說光,不像其他家不講,不讓那些工程管理的人安心。」他說,下包商一路把他引薦到統包商,當天拍板把案子發給他,後來他也確實引進 PEC 設備。這是博成跨入維生系統的第一案。

後來,海生館建置第三館的海藻森林缸時,楊三品為了吃下維生系統工程,直接飛到美國拜訪 PEC 當年派駐台灣的顧問,一樣運用「你先教我,我拿到合約,我們一起賺」的雙贏策略,說服對方傳授海藻維生系統知識。

多次借力使力,加上從做中學的經驗,讓博成很早就吸收美國的維生系統知識,建立技術門檻,當成企業護城河。

「海生館本來就走得比較前面,他背景比較強,接受訊息能力高,相對過去做漁業都是傳產,博成很快就嶄露頭角。」國立海生館前館長方力行指出博成的先行者優勢。

肯花一年半培育新人
三年沒營收、沒案子也發薪

但是,經營公司可不是一個人的事。楊三品的太太、負責博成投資澎湖水族館擴建 ROT(承租、經營、移轉 )案、澎博海洋科技公司董事長林佩慧直言,「這種(大)案子很少,沒有人會當成一種專門業務」。

她表示,為了打國際盃,博成在工程、設計、生物、IT 等領域都得養很多人,加上國內學校未設此專精學門,員工至少要花一年半時間培育後才能上手,平均一個專案人事成本高達二成。

「其他公司可說沒有在養團隊,都是買到設備後,臨時請人來做。」楊三品直言。他因早年曾將自動控制系統發包給資訊公司做,結果對方不懂海洋生態,反讓他多費溝通、修改成本。於是,在俄羅斯想蓋科研性水族館,來台向屏東海生館請益時,博成因曾是海生館承包商,2009 年成功拿下海參崴水族館標案,當時就決定自行成立 IT 部門。

博成副總經理林文慶,10 年前加入博成,他說,博成珍惜人才,是保持競爭力的關鍵之一。「有陣子,博成在台灣持續快 3 年沒有案子」,他透露。

楊三品坦言,2006 至 2008 上半年,公司幾乎沒有營收,他為了留住員工,不只沒減薪,連年終都給,「好不容易建立一個團隊,只能撐住,甚至跟銀行借錢,最悲慘曾負債 3 千萬。」後來他積極往國際拓展客源,把版圖做大。

從一個錦鯉池做到全球最大水族館,博成靠的是找到破口後,不斷借力使力升級,並且建好團隊,讓事業邁入正向循環。

(作者:林喬慧;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