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財富獨厚年輕移民,新加坡中年人成犧牲品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2 月 04 日 16:17 | 分類 人力資源 , 科技政策 , 金融政策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新加坡的移民政策是推動這個蕞爾小國經濟實力的關鍵力量,但隨著科技變革,製造業和跨國公司中的中層職位正在消失,科技和金融服務職位被年輕人與移民填補,即使零工經濟接收中年失業者,但新加坡不足的社會安全網激起仇恨與民族主義興起。

據日經新聞(Nikkei Asian Review)報導,上季新加坡 2,700 人被解僱,其中近四分之三的人歸類為專業人士、經理、行政人員和技術人員,這些人被視為新弱勢群體,且過去調查發現,遭裁員的 50 歲以上員工中,只有一半在 6 個月內重新受僱。許多人轉向零工經濟找活路,但在沒有任何生活保障下,貧窮和本土主義者的怨恨正在上升。

報導形容,新加坡完美的經濟典範正在瓦解。過去新加坡政府相信免費的公共教育幫助社會流動性,支持自立自強學說,透過購房、受教育和幾乎充分的就業,新加坡不僅在絕對財富方面,且生活品質都為人稱羨。

但是現在這種社會契約正在破裂,即使努力工作並接受教育,也不見得能向上流動。其中阻礙流動的力量之一就是移民。新加坡政府想透過最大化增長來最大化福利,移民是重要的政策槓桿。從 2000 年到 2010 年,新加坡的移民人口幾乎增加一倍,從 75.5 萬增至 130 萬,這還不包括獲得永久居留權的外國出生公民。截至 2019 年 6 月,新加坡人口由 350 萬公民,53 萬永久居民和 170 萬外國勞工、學生和家屬組成。

移民政策確實推動新加坡的經濟實力,但隨著經濟成長,新加坡的生活成本也愈來愈高。此外,被年輕技術移民取代的本地人面臨失業危機。報導形容新加坡中年人就像在菲律賓工作並在倫敦退休,晚年生活難以負擔。根據新加坡政府最新的經濟調查,由於生活成本上升,新加坡最底層的 20% 家庭收入與支出間平均每月短缺 335 新幣。

報導指出,M 型社會底端的問題來自政府認為經濟成長會帶來均富社會,沒有想到貧富差距真的會來臨,因此新加坡沒有法定的最低工資,工會也沒有權力,新加坡也沒有失業保險,為低收入者提供的失業救濟金或工作福利非常有限,國家對養老金的支持也很少,使許多基層人民生活與新加坡經濟增長斷線。

新加坡的富裕移民也不願融入社會,導致移民與當地人衝突愈來愈多,仇恨與本土主義正在興起。儘管政府有一些讓步,為一些老年人和較貧窮的新加坡人提供一籃子援助,並加強移民管制,但社會不平等火苗已難以平息。

世界經濟論壇(WEF)也警告,科技革命可能加劇全球不平等。世界經濟論壇發布全球社會流動性指數,以 82 個經濟體為基準,評估健康、教育、技術和工資等 10 個領域的流動性,最新報告顯示歐洲得分很高,尤其是北歐國家,丹麥位居第一,其次是挪威、芬蘭、瑞典和冰島。

新加坡排名第 20 位、南韓排名第 25、日本排名第 15 位、中國排名第 45、美國排在第 27 位。報告指出,只有少數幾個具備適當條件促進社會流動的國家,大多數國家在以下四個方面表現不佳,分別是公平工資、社會保障、工作條件和終身學習。

報告說,大多數國家中,某些群體的人歷史上已處於不利地位,不良的社會流動性加劇這種不平等。反過來,這些類型的不平等也可能破壞經濟和社會的凝聚力,第四次工業革命很可能使沒有準備好利用新機遇的國家社會流動性差異更複雜。

(首圖來源:Flickr/Abdul Rahman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