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供應鏈癱瘓全球能源需求下降,油國考慮進一步減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2 月 13 日 8:0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能源科技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國際油價遇上武漢肺炎疫情又再度大跌,而且疫情對國際石油市場的影響恐怕不只一時的市場信心因素,因為中國封鎖越來越多城市,許多工廠遲遲無法復工,歐美客戶也不敢赴中,導致全球供應鏈大亂,預期全球經濟恐怕要蟄伏好一陣子,能源需求也勢必跟著急凍,油國組織(OPEC)考慮進一步擴大減產幅度。

油國組織在 2019 年 12 月時才剛達成減產協議,由沙烏地阿拉伯親自以身作則,減產超過協議中所需分攤的幅度,同時,利比亞內戰中軍事強人哈夫塔封鎖石油出口港,讓利比亞的石油出口從每日 130 萬桶降到僅剩 30 萬桶,在利比亞這樣「被迫配合」下,好不容易 2020 年 1 月油國石油產出較 2019 年 12 月降低每日 47 萬桶,降至每日 2,908 萬桶。沙國的親自帶頭,帶動所領導的波灣諸國減產也超過配額,讓油國產出再進一步降至 2,835 萬桶。

但是國際油價卻在武漢肺炎的威脅下,4 週內大跌最多將近兩成,讓沙國的努力付諸流水,如今油國打算將原本定於 3 月舉行的會議提早到 2 月,以盡早討論減產事宜,減產規模也將擴大,從原本達成協議的每日減產 170 萬桶規模,再進一步減產 50 萬桶,達每日減產 220 萬桶。

中國疫情已經開始產生後續效應,市場認為中國石油需求可能降低每日 25 萬桶,但從煉油廠動向來看可能不只,中國本身為全球第二大煉油產能國,中國石化身為亞洲最大煉油廠,已經調降至 1 月日產能 60 萬桶,相當於產能 12%,是 10 年來最大降幅,中國石化旗下全資國際貿易子公司聯合石化,不僅停止從西非進口原油,還尋求出售至少 5 船 3 月到貨的安哥拉原油。

武漢肺炎疫情使得大量航班停飛及旅客驟減,航空燃料也受到立即的傷害,美國航空燃料行情跌到 5 年來低點,亞洲航空燃料價格與生產毛利在 2020 年 1 月也面臨 10 年來最大跌幅,對煉油廠與出口商造成相當大的傷害。此外,從中東到亞洲,以及從美國墨西哥灣區到亞洲的油輪運費,也跟著大跌,來到 2019 年 9 月中以來最低。

各大石油公司也已經禁止員工往來中國,包括殼牌(Royal Dutch Shell)、飛利浦 66(Phillips 66),油田服務公司哈利柏頓(Halliburton)都已經禁止員工往來中國,天然氣經營商能源傳輸(Energy Transfer)則已經把美國員工都從北京撤回美國。

經濟停擺、需求急凍,以及因價格急跌受到損失的客戶想要迴避履約義務的的三重影響下,中國短期的石油與液化天然氣交易可說幾乎停滯。

市場認為武漢肺炎疫情至少會讓全球石油需求大降 4 個月,這段時間的過剩石油產能可能要到 8 月才能消化完成。如今石油市場在疫情的打擊下已經呈現逆價差狀態。若是利比亞封鎖問題解決,油國可能就要更頭痛過剩產能問題。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