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登報 13 億賣店面?東區朝桂老總心痛告白:再有錢的老闆,血慢慢流也會流光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4 月 26 日 0: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疫情爆發,撐不住的中式老餐廳,一家接著一家歇業;台北「朝桂」餐廳老總也想退場,他認為國內餐飲市場正面臨三大困境。

國內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餐飲業面臨史無前例的經營危機。經營 23 年、坐落台北市東區商圈的「朝桂」餐廳,近日宣布占地 408 坪的店面,將以 13 億元求售,內部盤算買方一旦接手,餐廳也將吹熄燈號,成為繼「永福樓」之後,東區另一家走入歷史的餐飲名店。

這 2 個月來,與朝桂同樣決定關門的老店,一家接一家。其實,疫情只是壓垮餐廳經營的最後一根稻草,背後還有現實環境中難以化解的困境,才是這一波老店紛紛告別市場的主要原因。

4 月 15 日下午,朝桂餐廳總經理洪勇偉接受《今周刊》專訪,他坐在空蕩蕩的餐廳裡,談起 2 個多月以來受到疫情衝擊,生意瞬間掉了 8 成,用 23 年的心血所打造的餐廳,如今黯然吹熄燈號,口氣充滿無奈。

農曆年後豬羊變色  春酒旺季爆出退訂潮

「今年光是春酒就被取消 3、400 桌,是過去從未遇過的狀況」,洪勇偉苦笑著說,每年第一季都是朝桂的大月,靠著公司行號的尾牙、春酒宴席生意,往往可以挹注全年獲利,但今年農曆新年過得早,不少企業紛紛選在年後舉辦年終餐會,沒想到疫情就在春節期間爆發,初六一開工,取消訂位的電話接不停,一夕豬羊變色。

出身兄弟飯店第二代的洪勇偉,父親是有「台灣棒球之父」美譽的兄弟大飯店董事長洪騰勝。1997 年,洪勇偉買下這間店面,並取祖父母的名字創立了朝桂餐廳。一開始,朝桂賣的是西餐牛排,為了營造高雅的氣氛,他還請來知名建築師簡學義與燈光設計師姚仁恭聯手設計、裝修用餐空間;餐點部分也開市場風氣之先,推出一整排精緻蛋糕櫥窗,吸引不少女性客群上門,不過 3 年後因不敵虧損,轉型經營中式台菜,1 樓設有鐵板燒、地下室主打宴席市場,才得以生存下來。

朝桂擁有可席開 50 桌的寬闊空間,曾是台北市中心唯一可容納大型婚宴、尾牙桌次的場地,風光走過一段輝煌歲月。但隨著市郊婚宴廣場林立、少子化現象加速,朝桂主力營收的婚宴業務,大幅衰退,尤其近 5 年來,洪勇偉日益感受到生意大不如前,經營面臨極大挑戰。

疫情成為朝桂撤退的最後一根稻草。今年 2 月底,洪勇偉終於決定壯士斷腕,在報紙頭版刊廣告以 13 億元求售店面,連自己的手機號碼都毫無顧忌地登出來,消息一出,餐飲業界一片譁然。

缺乏穩定現金流  老闆再有錢  也難以撐下去

「我連店面是自有的,都做不下去,你說其他餐廳怎麼能撐得下去?」提起餐飲業這幾年的困境,有話直說的洪勇偉坦言,消費習慣的改變、租金與人事管銷成本增加,以及二代不願接班,是這幾年中餐廳面臨的三大困境。

「現在一家餐廳可以開多久?老闆自己也不知道」,洪勇偉說,儘管外食人口數量龐大,但相對地,大量新餐廳的湧現,也同步分食市場大餅,客戶即使再有忠誠度,也不可能每天都吃同一家,尤其中餐廳客群的年齡層普遍較高,隨著老客人凋零,「能夠做得下去的餐廳,真的很少」。

(作者:梁任瑋、張玉鉉;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