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連夜雨,疫情來襲日本商用客機夢面臨危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21 日 8:00 | 分類 航太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日本在二戰時代曾自行打造各式軍機,戰後在盟軍結束日本的航空產業禁令後,日本曾由戰後重組的三菱重工主導,推出 YS-11 螺旋槳民航機,然而在 1974 年黯然停產,日後日本曾想開發噴射引擎版本 YS-X,計畫卻胎死腹中。然而,日本製造鏈仍是航空巨擘的零件供應者,日本政府總是認為日本企業應該往下游發展,恢復自己能打造飛機的國家榮光。

在 2002 年,日本政府經濟產業省開始推動開發小型噴射客機,當時加拿大龐巴迪所開發的小型噴射客機,用於區域短程航線,比起原本主流的渦輪螺旋槳飛機速度更快、更舒適、更省油、噪音更少,三菱重工因此躍躍欲試想要跟風,向日本政府提出開發計畫,認為自 2003 年起研發,只要 5 年時間就能開發完成,預計開發成本 500 億日圓,其中半數來自日本政府補助。

三菱重工成立三菱飛機,開發三菱區域航線噴射機(Mitsubishi Regional Jet,MRJ,日後更名為三菱 SpaceJet),合作盟友包括富士重工、日本航空機開發協會(JADC)、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以及東北大學,2008 年並獲得豐田汽車約百億日圓投資,然而,原本預定 2003 年起 5 年開發完成的時程表,顯然太過樂觀,開發進度一再延後。

全日空在 2008 年響應下單 15 架 MRJ,原定 2013 年交機,2013 年時卻根本無機可交,因為三菱飛機直到 2014 年才組裝出廠完成第一架原型機,至 2015 年才進行首飛測試。就在日本蹉跎的同時,瞄準的區域航線市場,早就被龐巴迪的 CRJ,以及巴西航空工業公司的 ERJ 占領,前者總出貨約 1,800 架,後者總出貨約 1,200 架。

MRJ 開發計畫一再延期,交機也一再延期,更遇上意料之外的倒楣事件,2017 年爆發神戶製鋼數據造假,MRJ 偏偏剛好使用到數據造假的產品,導致第 4 次延後交機,2018 年時,龐巴迪更對三菱飛機提起訴訟,控告竊取商業機密。

然而,即使是市場龍頭的龐巴迪,也因為開發新型機 CS 系列失敗,導致航空事業虧損連連,不得不求售,CS 系列最終出售給空中巴士成為 A220,CRJ 系列也一樣求售,結果三菱重工於 2019 年以 5.5 億美元買下 CRJ 業務,另外還要承擔龐巴迪 CRJ  業務超過 2 億美元負債。原本控告三菱飛機竊取商業機密的官司,如今也因購併而言歸於好。

但是這起購併也顯示出整個 MRJ 計畫的尷尬:當初就是看好龐巴迪航空事業賺錢,想分食一杯羹,才砸下大錢開發 MRJ 與之競爭,現在龐巴迪航空事業卻是賠錢出售,還讓三菱重工買下了 CRJ,那 MRJ 存在的意義是?MRJ 交機一再延期也損失相當多潛在客戶,連既有客戶也紛紛不耐,第一家響應的全日空在 MRJ 第 5 次延後交機後,引進龐巴迪 DHC-8。

更名為三菱 SpaceJet 的 MRJ 至今已經第 6 次延期交機,就在一連串不順利後,還得面臨最新挑戰,那就是新冠病毒疫情對全球產業的重大打擊。

三菱飛機打壞母公司業績

由於三菱飛機長年以來燒錢額度驚人,一直都是三菱重工的沉重包袱,如今遇上疫情讓母公司也得自保優先,三菱重工自 2019 年 4 月至 2020 年 3 月財務年度的成績相當不好看,虧損 293 億日圓,其中來自三菱飛機的虧損高達 2,630 億日圓,可說完全是三菱飛機這個拖油瓶打壞了母公司業績,如今面臨疫情挑戰,三菱重工決定對三菱飛機進行止血動作,以免拖垮母公司。

三菱重工財測指出,下一個財務年度三菱飛機營業虧損還將高達 1,200 億日圓,其中半數來自於收購龐巴迪 CRJ 業務,另外半數來自於 M90 機種的研發經費。原本 M90 研發經費一年高達 1,410 億日圓,如今三菱重工宣布將大砍至只剩 600 億日圓,不到一半,並且,原本三菱飛機為了美國市場,正研發機身縮短 1.3 公尺的 M100 機型,研發也將中止。

M90 預定將在 2022 年交機給全日空,但是 M90 無法進入美國市場,因為 M90 違反美國航空工會禁止區域航線飛行員駕駛超過 3.9 萬公斤與超過 76 座位的飛機,2019 年 10 月時,區域航空公司 GoJet Airlines 的母公司跨州控股(Trans States Holdings),就以此為理由,取消了 50 架 M90 訂單,打算改為購買較小版本的 M100 取代。

若想保住美國市場,就必須縮減飛機重量與大小,三菱飛機正是為此研發 M100 機型,如今為了省錢,M100 機型研發中止,將對三菱 SpaceJet 打入全球市場造成相當沉重的打擊。

從三菱重工大砍三菱飛機研發預算,並勒令停止 M100 的開發看來,雖然三菱重工尚未放棄三菱 SpaceJet,但顯然不願意繼續無底洞般的燒錢,寧可危害三菱 SpaceJet 的商業前景,也要撙節開支保住現金,在母公司已經氣力放盡,疫情又正讓全球航空業景氣結凍的困境下,日本打造「自己的飛機」的夢想,恐怕是搖搖欲墜了。

(首圖來源:三菱 SpaceJet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