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於錢多?前無古人的軟銀願景基金,再無來者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5 月 29 日 8: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科技生活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軟銀第二期願景基金已啟動,只是藍圖設定的 1,080 億美元規模,微軟、蘋果等投資夥伴都成了泡影。二期基金只剩軟銀 380 億美元自有資金,以及漸失擁躉的孫正義。

投資神話消失太快──2017 年軟銀願景基金橫空出世,以 1 千億美元的壓倒性規模,輾壓式投資了 88 家公司,在科技界和金融界掀起無數風浪。

然而願景基金近期最新投資結果──180 億美元巨額虧損。雖開創前無古人的千億科技基金,但同樣創軟銀歷史紀錄的虧損,或許也讓這類基金再無來者。

投資的 15 家公司可能破產

軟銀把 1929 年經濟大蕭條放在年報投影片的開頭,稱武漢肺炎疫情帶來「前所未有的危機」,尤其是旅行、汽車、餐飲業斷崖式下跌。危機工業也聚集了一批願景基金投資的公司。

願景基金高達 180 億美元的年度巨虧,新冠病毒危機只在最後一季登場,卻鋪墊好天災緊接人禍而來,災難升級的續篇。

軟銀 CEO 孫正義今年為一些投資公司判了死刑:「願景基金投資的 88 家公司,約 15 家可能破產,另外 15 家將顯著增長,其餘歸於平庸」。

據願景基金年報,出遊業的霸主 Uber 造成基金 51.79 億美元虧損,泥潭裡的共用辦公室 WeWork 造成 45.82 億美元虧損,其他投資公司共計造成 75.02 億美元虧損。

身為虧損重點,Uber 市值與去年相比縮水超過 100 億美元,部分原因是長年虧損,市場一直缺乏信心。雪上加霜的是,新冠病毒毀掉 80% 出差業務需求,復甦前景難測。

WeWork 倒下則屬人禍。前共用辦公室巨頭經歷瘋狂斂財的 CEO 和估值泡沫後,470 億美元估值擠掉了水分,修正為僅 120 億美元,而 WeWork 一系列糾紛、官司還在繼續。

軟銀將 WeWork 估值從一年前 470 億美元減記到 29 億美元,還不到之前的零頭,軟銀投資則達 100 億美元左右。

投資公司的危機,逐漸演化成軟銀自身財務危機。孫正義選擇壯士斷腕,放任一些投資公司破產死去。

武漢肺炎疫情襲來後,軟銀投資的衛星營運商 OneWeb 於 3 月下旬申請破產,同樣是新冠病毒催化資金危機,而軟銀放棄繼續投資,幾乎是 OneWeb 的「直接死因」。

孫正義已預告 15 家企業可能破產,謎底卻還需要大家猜。這 88 家公司中,還有遭重重質疑,大批裁員的連鎖酒店 OYO;以機器人做披薩獲得投資,但已關閉披薩業務、轉行做食品包裝又開始賣口罩的 Zume……

死於錢多?

2019 年,軟銀宣布籌集第二支願景基金,規模更大,高達 1,080 億美元。預告的有限合夥人名單有微軟、蘋果、富士康。投資核心方向是人工智慧。

但千億美元科技基金可能再無來者,如今軟銀只有自己投資的 380 億美元。孫正義表示,第一期願景基金投資的公司一日表現不佳,他就一日不會向投資夥伴籌集二期基金。

軟銀財報顯示,2019 財年,願景基金 47 筆投資價值下跌共計 140 億美元,被一期願景基金虧損震驚的投資人,也難以再被套入二期基金。

新冠病毒爆發之前,願景基金已持續虧損。願景基金增長最好的公司有 Guardant Health、軟體公司 Slack,但體量和增長與重金押注的企業相比,如投資百億美元的 WeWork,還是難以改變局面。

孫正義樂於開給創業企業遠高於需要的支票,推動他們擴張再擴張,但盤子越大,捲入的資金越多,自身又無法盈利,碰到外在危機時就格外脆弱。

願景基金不僅投資 Uber,還投資 Uber 的全球競爭對手,幾乎「包圓」了整個出遊業,也攬下整個共享出遊業的風險。

新冠疫情打倒了共享出遊業,對這 88 家新創企業其他許多公司來說,也算鬼門關。孫正義個人也遭質疑,從兩三年前的「投資神話」,變成最糟糕的基金經理和投資人。

願景基金如今難以吸引強力投資人,現有投資人又要求軟銀回購股票,加強治理和監管,支撐股價。馬雲也將在 6 月離開軟銀董事會。

軟銀努力走出泥潭,撤回 30 億美元收購 WeWork 股票要約,決定出售阿里巴巴股份,回購軟銀股票,為疫情危機下的旗下創業公司輸血。

願景基金的希望,在孫正義口中有望高速增長的 15 家公司。願景基金投資的還有風頭正勁的晶片企業 Arm,中國的新巨頭字節跳動。

畢竟在孫正義的籃子裡,成功投資阿里巴巴這項,就已抵過無數失敗。

新冠病毒永久改變了世界。很長一段時間裡,大手筆、高風險的投資或許很難出現了。高高興興入場,平平安安結束,就是最好的回報。遺憾的是,我們或許再也看不到 1 千億美元規模的科技投資基金了。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軟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