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置資金仍處高檔,超額儲蓄率連 8 年逾 10%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7 月 06 日 11:00 | 分類 理財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國民儲蓄毛額扣掉國內投資毛額的差額,便是當年度的「超額儲蓄」,可反映資金閒置狀況,而超額儲蓄占國民所得毛額(GNI)的比率,即是「超額儲蓄率」,當超額儲蓄的數字愈高,代表國內資金閒置情況愈嚴重。

台灣超額儲蓄自 2014 年起,便衝破新台幣 2 兆元大關,超額儲蓄率也在 2013 年超過 10%,2017 年更衝上 15.15% 的高點,顯見國內資金滿溢,卻未能有效引導到投資、建設部門。

「把資金引導到投資等比較好的用途,是最好策略」,中央研究院經濟所研究員簡錦漢直言,台灣超額儲蓄金額突破 2 兆元,處在非常高的水位,如果跑去房地產、金融市場,不利經濟穩定,若能引導至投資建設,不只點火內需,在國際局勢動盪之際,也能讓經濟成長動能更穩健。

超額儲蓄是儲蓄減掉投資,儘管華人社會有儲蓄偏高情況,若投資上升速度較快,有助於抑制超額儲蓄擴大。

主計總處官員坦言,今年受到 2019 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消費確實不好,儲蓄也比較高,使得超額儲蓄金額「相對不低」,但近幾年台灣經濟體質慢慢改善,「投資率比較明顯往上走,這是正面訊息」。

主計總處最新預測,2020 年儲蓄率升至 35.79%,寫下逾 30 年新高紀錄,但投資率也連 3 年走揚,今年升至 23.44%,為 10 年以來高點。

主計總處官員指出,美中貿易戰、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政府加大政策誘因、祭出投資台灣三大方案,台商回流力道強勁,民間投資轉趨活絡,這也是台灣經濟在外在環境動盪時,能夠逆勢走揚的關鍵。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曾說過,過去企業投資不振拉低投資率,也使超額儲蓄率攀升,而台商回台投資的實質意義是可以降低超額儲蓄及經常帳順差,使得國內經濟發展更趨平衡。

儘管今年超額儲蓄率 12.35%,仍較去年增加 0.76 個百分點,主計總處官員指出,當中有疫情導致儲蓄增加的短期因素,若後續投資動能延續,便能引導閒置資金轉往實體經濟,不只撐起民間投資,未來也將轉化為生產、出口動能,讓經濟體質更強健。

(作者:潘姿羽;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