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崇仁編織的大夢為何能讓台積電埋單?解開愛普飆上 500 元之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7 月 18 日 11:00 | 分類 記憶體 , 財經 , 零組件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隸屬於力晶集團的愛普公司,到底藏著什麼大玄機?讓股市議論不休。

這一家去年虧損的公司,居然成為第二季台股十大飆股排行榜中,唯一一家不是防疫股,卻可以單季漲幅高達 362% 的公司。甚至,漲到市場傳出,空方投資人發函檢舉力晶集團創辦人黃崇仁炒作,還因此跌了兩根停板,但仍阻止不了愛普持續創高演出。

軋空的力量  資金實力讓空頭棄械投降

「聽說,今年黃崇仁捲土重來,旗下的愛普將與台積電合作,將是重中之重。傳說 EPS(每股稅後純益)喊到 60 元,股價挑戰 1,000 元。」隨著市場耳語聲蔓延,7 月 3 日,愛普開盤直接亮燈漲停板,來到 508 元歷史新高。

事實上,從 3 月 19 日跟著台股大反彈以來,布局空單的投資人,就已經掉入全球股市資金大潮下的劣勢。僑光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鄭廳宜指出,愛普最讓市場跌破眼鏡的是,明明去年每股還大虧 5.3 元,但居然在 4 月公告配息 1 元。

對於很多人而言,1 元現金股息實在少得可憐,但別小看這個動作,因為靠這配息 1 元,放空愛普的投資人,就必須要在除權息前,強制回補。一場耐人尋味的軋空大戲就此展開。

空方在各大股市留言板中討論著,「愛普今年前 4 月 EPS 不過 0.4 元,憑什麼可以支撐 500 元的股價。我看連 50 元都不值得。」看壞愛普的理由是說得合情合理。

但明知道愛普不怎麼賺錢,飆漲也不合理,股價為何還是漲呢?就是因為在除權息之前,再多的空單,都必須進行回補,特別是到了除權息高峰期,空頭投資人也開始忌憚了。

資本市場是奧妙的,如同鄭廳宜提到,股神巴菲特曾說「退潮後,就知道誰在裸泳」,意思是指,空頭市場上比的是實力。若將這句話反向思考,不就是在漲潮的過程中,誰夢想編織得愈大,就愈能吸引市場的資金上門。

說到底,愛普這一場飆漲大戲,除了黃崇仁本身故事性濃厚,亟欲帶領力晶集團逆轉勝,增添市場熱度,外加耐人尋味的軋空之外,重點還是在編織股價大漲的那場「夢」,到底夠不夠扎實?

台積電的想像  愛普發展技術正中下懷

所有的一切,源自於愛普以「邏輯電路記憶體元件一體化」為未來主打方向,而這項技術,有了台積電這個超級豪門相挺,更成為股價飆漲的最大動力。

黃崇仁去年底解釋過,所謂邏輯電路結合記憶體的晶片設計方式,就是把邏輯電路放進記憶體裡面,省略掉傳統的匯流排,可以大幅提升效能,同時還能降低功耗。

然而,這種設計會讓晶片架構更為複雜且龐大,設計難度高。且包含三星、英特爾以及美國多家新創業者等,都提出過類似的概念產品,但目前仍無商業化量產案例;而愛普的特殊之處,在於黃崇仁宣稱其是唯一可以提供這種架構的設計服務業者。

▲ 看在外界眼中,有了台積電這個豪門相挺,愛普股價大加分。

但為什麼台積電需要愛普的技術整合設計能力?這要從愛普的設計概念來看。基本上這是一種利用晶圓級的堆疊方式來達成的設計,也就是說,和目前台積電正全力發展的晶圓級立體封裝技術不謀而合。由於三星已經可以提供客戶整合記憶體與邏輯電路的立體封裝技術服務,而台積電謹守不與客戶競爭準則,缺乏 DRAM 技術與專利,也不像三星一樣有晶片設計部門,因此透過愛普這個外援,來達成類似的成果,藉以提升台積電的競爭力。

也因此,兩者的合作,愛普得到的是台積電所有潛在客戶的邏輯電路 / 記憶體合一相關設計服務需求,而台積電則是獲得力晶集團包含記憶體顆粒與晶片設計服務的幫助。因此站在多方想法,強強聯手,愛普 500 元的股價似乎不是那麼貴了。

在黃崇仁揭露的首款邏輯電路結合記憶體的 AIM(AI in Memory)架構規畫下,愛普負責的是架構設計整合,配合力晶集團中智成科技的無線通訊與微控制器技術、智慧記憶科技的軟體和系統開發整合能力,設計成果則是藉由力積電的晶圓代工來製造成晶片。未來也不只是 AI 應用,只要是具備邏輯運算單元的晶片,都有機會和記憶體包裝成單晶片。

也因此,目前愛普股價反映的並不是只有愛普本身,而是整個力晶集團,以及台積電所扮演的角色。

但乍看之下,台積電的角色與力積電似乎重疊?其實並不會,力積電能代工的製程在記憶體方面僅能到 2X 奈米,其邏輯晶片製造能力目前也只能做到 3X 奈米,與台積電已經進展到 5 奈米的技術層次差距極大,如果透過台積電的製造能力,就可以把愛普的設計推往更高階的應用。

有夢固然美,然而回到現實,正值轉型期的愛普,去年因為產品與客戶要求的規格有落差,導致首季就認列高達 3.4 億元的特殊客訴損失,後續也因為分 3 年以貨款折抵的方式賠償客戶,造成 2019 年營收明顯低於 2018 年。

今年雖轉虧為盈,但賠償問題對營收造成的壓力仍在,即使轉型為以客製化產品及設計服務為主,仍難回到 2017 年與 2018 年的營收高峰。

撇除目前正在研發的晶片技術,愛普既有的產品與服務,與同類型業者如晶豪科等沒有太大的不同,而營收與獲利能力更弱於晶豪科,相較於晶豪科 40 元的股價,愛普超過 500 元的股價,再加上黃崇仁過去行事風格的爭議性高,仍是讓空方覺得沒有天理。

本夢比無上限?投資人應追蹤公司實踐能力

這個問題,其實又繞回到資金行情的現實面,資金太多,現階段無法預設任何指數或股價的框架。愛普藉由力晶集團的力量,與台積電緊密相連,新的設計確實有發展空間,股價因此走在基本面之前;接下來,投資人要做的,也就是追蹤這個飆漲的夢,是否如預期一步步走向實踐。

根據愛普表示,與台積電合作的首款試金石,也就是和記憶體結合的 AI 晶片設計,已經送樣測試,還需要一段時間進行完善並量產;這款產品賣得好不好無關緊要,重點是能夠驗證台積電與力晶集團二者的技術結合是否可行。

市場預期,這類整合設計需求將普及到各種電子產品的晶片設計中,包括與 5G 網路結合的物聯網設備、車用電子的晶片需求,以及雲端、邊緣 AI 運算上。愛普已有部分客戶的方案在力積電投產,至於台積電的合作布局預料下半年才會逐漸發酵。架構的轉換需要時間,未來幾季可以觀察台積電客戶產品架構的轉變,以及愛普的營收表現。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