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美元走弱,南非等新興貨幣今年重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8 月 19 日 15:3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元指數(DXY)今年在聯準會(Fed)大舉印鈔、調降聯邦基金利率的帶動下大幅走低,但即便如此,巴西、南非與土耳其等部分新興市場貨幣,年初以來卻仍重貶超過 20%。分析人士認為,這些貨幣恐怕要等到明年才能恢復元氣。

年初迄今,美元相對於巴西里爾、南非幣、土耳其里拉分別跳升逾 36%、23%、23%。美元相對於俄羅斯盧布、墨西哥披索也分別升值超過 17%、17%。

相較之下,根據報價,追蹤美元兌 6 種主要貨幣一籃子匯價的 ICE 美元指數(US Dollar Index,簡稱 DXY)18 日下跌 0.54%、收 92.31 點;盤中最低跌至 92.12 點,創 2018 年 5 月 1 日以來盤中新低。

華爾街日報 18 日報導,較貧窮的國家不但經濟成長停頓,新冠肺炎(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肆虐,更凸顯照護系統資金不足、政府財政吃緊的窘境。這讓投資人不敢輕舉妄動。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簡稱 IIF)統計顯示,外國投資人今年 3 月從新興國家的股債市撤回約 770 億美元,而到了 6 月份,外資僅重新投入 230 億美元。

幣值驟貶對這些經濟體構成嚴重威脅,不但會推升進口及支付外債的成本,導致通膨失控,同時還會侵蝕儲蓄及金融資產的價值,拖累消費者的購買力。央行若無法遏阻貨幣貶勢,恐促使外資進一步出逃、國家財政惡化。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統計顯示,巴西、印度、俄羅斯、南非及美國,是全球確診人數最多的五大國。南非為了避免醫療系統超出負荷,嚴格實施封城措施,禁止民眾跨區旅遊。這恐導致南非今年經濟衰退 11%,成為受創最重的新興國家之一。這也讓南非幣在今年重貶約五分之一(相對於美元)。截至 7 月底為止,投資人已從南非債市撤回超過 30 億美元、股市的撤資金額則接近 40 億美元。

Monex Europe 外匯分析師 Simon Harvey 警告,疫情延燒得愈久,投資人對巴西、俄羅斯、南非或墨西哥的風險就愈不安。只有等市場波動度下滑、實質利率普遍偏低之際,投資人才會重返新興市場,但他認為明年上半年以前都不太可能。

IMF 提供 43 億美元為南非紓困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於 7 月 27 日核准 43 億美元的貸款,協助南非對抗疫情造成的經濟衝擊,為金額最大單一國家疫情紓困金。

IMF 7 月 27 日提供的快速融資工具(Rapid Financing Instrument,RFI)信貸,已達南非向 IMF 借款額度的 100%。這筆款項將協助政府填補因為疫情而出現的財政收支缺口,阻止問題蔓延至鄰近區域,也能拋磚引玉,吸引其他國際金融機構為南非提供額外融資。

南非是非洲最為工業化的經濟體,其經常帳、財政預算都陷入赤字,必須仰賴外國投資人補足缺口。早在疫情爆發前,南非經濟就已陷入衰退,經濟學家預測今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至少將萎縮 7%、預算赤字對 GDP 的占比則將來到 15% 左右。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