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停止花錢,受創的不只是窮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8 月 30 日 11:0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男裝服飾品牌「布魯克斯兄弟」(Brooks Brothers),7 月上旬聲請破產保護,令人詫異。

「布魯克斯兄弟」可不是普通的男裝服飾店。有著 202 年的歷史,是美國最古老的服裝零售商;他們的經典西服已成為文化標誌;美國歷史上 45 位總統裡,有 40 位總統穿他們量身訂做的西服,舉行總統宣誓。

100 多年前,林肯總統被暗殺時,身上穿的正是該公司訂做的西裝。

「布魯克斯兄弟」更關閉在美國的工廠和 54 家門市,領底薪的工人和店員都得遣散。這意味著一條產業鏈的破碎,也顯示了當富人停止花錢時,中產階級及弱勢階級受創最重。

專注本業面臨嚴峻風險

在此之前,另一名牌服飾 J.Crew 破產,已有 112 年歷史的精品百貨公司尼曼馬庫斯(Neiman Marcus)也早在 4 月就宣布破產,執行長雷姆登克很悲傷地聲明:「疫情發生前,尼曼馬庫斯穩步實現長期獲利和持續性成長。但就像大多數企業一樣,我們正面臨這波大疫情的空前衝擊。」

疫情挑戰各國應變力,也空前挑戰管理策略,例如,這幾家高檔精品店都專注本業,目標客戶集中,似乎很合乎核心競爭力理論:只發展自己原來所長。

然而,一旦本業崩塌、目標客戶不再青睞,營業額就只有直線下降。

一家美國信用卡分析公司統計,以郵遞區號裡的收入中位數劃分 4 個階層,最高及次高的 25% 群體,在 4、5 月花費平均降低 45%,6 月還不見回升。

隸屬哈佛大學的先機研究所統計,美國最高收入 25% 群體的消費縮減,直接導致美國總體消費縮減 50%,因此縱使其他 3 個群體恢復消費,還是會導致經濟蕭條。

《紐約時報》分析,富人們現在忙著避疫、健身,等待新冠肺炎的消退,例如,眾多的好萊塢藝人及運動明星都紛紛躲到偏遠別墅。

股東會也改線上舉行,股神巴菲特的股東會本來每年都有 2 萬人參加,投資者競相爭睹巴菲特的風采,但今年盛況不再;華府冷清,參眾議員能不來就不來,影響周邊交通、紀念品、餐飲行業。

富人對消費卻步,還有一個關鍵,因為富人服務通常以個人貼身服務為主,例如,專屬裁縫、客戶代表等,現在的富人都深居簡出,不願與任何人接觸,遑論消費。

一位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兩手一攤,提振經濟已不是經濟學家可以解決的,而是公共衛生專家的問題了。

《紐約時報》也分析,這次的經濟衰退和 2008 年金融海嘯截然不同,那次衰退,服務業持平、有錢人還是上館子、只是延後買持久性產品,例如汽車及電器。但這次是服務業領先衰退,酒保、女服務生比其他行業的人先失業,是一場很不尋常的經濟衰退,未來受影響的人還不知多少。

不能只仰賴愛和憐憫而活

高收入階層減少花費,當然最受衝擊的是小企業、小商店和低階收入者,紐約林肯中心(最繁華區)附近的中小型商店,比起疫情前減少營業額 80% 左右,華盛頓國會山莊附近的餐廳侍者很多已不做了。

再下一波是中產階級,例如,白領階級可能大量失業。

往日美國製造業工人及中階經理收入穩定,是穩定社會的中產階級。

然而,近年美國失去製造業、失去中產階級,也失去社會穩定力量。美國製造業空洞化,足夠讓台灣鑑戒。

其實,富人們這 2 年已經開始撙節支出,儲蓄率比以前提高了一倍,厚植現金實力,以備不時之需。

有如蘇軾的詞「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當時經濟學家已經警告,這些跡象顯示,2020 年經濟將趨緩,沒想到來隻超大黑天鵝新冠肺炎,今年經濟不只趨緩,還是重創。

「我們是靠富人的愛和憐憫而活,只有希望他們能趕緊恢復以前的習慣,但我也知道近期內應該不可能了。」來自烏干達的移民納米,在空蕩蕩的豪華餐廳前這樣說。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Phillip Pessa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