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萊德要綠化投資,有說到做到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9 月 21 日 8:45 | 分類 太陽能 , 能源科技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對抗全球氣候變遷意識使許多投資機構宣示進行減碳投資,貝萊德(BlackRock)原本是全球投資煤業規模最大的投資機構,2020 年 2 月也加入全球 117 個宣示投資組合排除煤業的大型投資機構行列,宣示投資組合調整,排除 25% 以上營收來自熱能煤的公司。在宣示後,貝萊德有說到做到嗎?

大體上是有,雖然許多激進環保主義者還是嫌棄動作不夠快,但貝萊德在 2020 年上半年,已經對 50 家在應對氣候變遷上缺乏進度的企業投下否定票,包括美國石油巨擘雪佛龍(Chevron)、艾克森美孚(Chevron )、德國電力公司 Uniper 等。另外貝萊德也正審視 191 家企業,2021 年將會有所行動。

貝萊德至今做了哪些調整?首當其衝的當然是煤礦與燃煤相關產業,例如煤礦企業皮巴第能源(Peabody Energy),2018 年時貝萊德持股高達 630 萬股,如今已經降低到 500 萬股,並且還將繼續向下調整。

貝萊德出脫皮巴第能源的主因恐怕不僅只是因為減碳環保,當前燃煤發電面臨經濟效益上不如其他發電方式的嚴重競爭,導致金融機構不論在貸款或保險上都對燃煤發電越來越保守,使得皮巴第能源的熱能煤需求越來越低,取得貸款的資金成本越來越高,總結來說,就是會賠錢,股價下跌。貝萊德出脫股分或許出自純粹的投資考量,不過貝萊德的確有在股東年會上投反對票,對皮巴第能源的減碳努力不足施加壓力。

另一家煤礦公司  Contura Energy 也同樣遭減持,貝萊德原本擁有 12.8% 股權,至 2020 年 8 月已經出脫三分之一。

貝萊德也認為德國電力公司 Uniper 的減碳計畫可說幾乎根本不存在,貝萊德表示要是 Uniper 併入芬蘭能源公司 Fortum 之後,董事會沒有全數辭職更換的話,貝萊德將會投票要求更換所有與永續能源有關的董事職位。

貝萊德不能做獨斷決策

不過貝萊德的確遇上一些執行上的困難,那就是貝萊德許多資金是為客戶代管經營,並不能做獨斷決策,在貝萊德可決定範圍的資金,已經於 2020 年 5 月全面撤出 25% 營收來自煤的企業,但是資金撤出後,客戶可能會要求投資於指數基金,但指數成分股中可能有煤相關企業。

至於煤以外的油氣產業等高碳排放企業,貝萊德將會發揮股東的影響力,要求所投資的公司設定減碳目標,表示將在 2020 年下半年對 110 家公司施壓。雖然如此,貝萊德並非十分嚴格,以持股約 7% 的殼牌(Shell)來說,貝萊德認為殼牌推出的 2050 淨零碳排放規劃已經足夠,因此投票支持公司派,反對股東所提出的更積極的減碳措施。

而在綠能企業方面,貝萊德增加總部位於以色列的太陽能逆變器和監控系統的供應商 SolarEdge 的持股至 10.3%。另一方面,貝萊德本來就有投資各大可再生能源巨擘,風能的沃旭(Ørsted)、維斯塔斯(Vestas),太陽能方面的太陽能源(SunPower)、第一太陽能(First Solar)、Vivint Solar 等,也早有持股大型電力公司如萊茵西伐利亞(RWE)、蘇格蘭南方能源公司(SSE),隨著電力公司積極進軍可再生能源領域,貝萊德對綠能投資也會被動的自然提升。

在激進環保主義者看來,貝萊德根本只是隨波逐流,賣出本來就會賠錢的投資,隨著大企業本來就會因為經濟效益進軍可再生能源而自然加碼,並沒有特別努力,並且尚有數十億美元投資在化石燃料產業,簡直罪不可恕,但是貝萊德始終是要對客戶負責,不是對環保分子負責,並且,動作雖然不如激進環保分子的要求,但也並非沒有動作,以貝萊德掌控資金的規模,即使是溫和的動作,都足以對市場造成相當的影響了。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