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 正式申請上市,但真的熬過「凜冬」了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1 月 25 日 8:30 | 分類 共享經濟 , 網路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11 月 17 日,在疫情陰影下起起落落大半年的 Airbnb 用一紙 IPO 申請吸引外界目光。

Airbnb 上次受如此高關注是 5 月,當時 Airbnb 創始人兼 CEO 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內部信宣布將裁員 1,900 人,占總員工數四分之一,縮減核心業務以外投資。

後來隨著全球疫情起伏,Airbnb 業務在部分地區回暖,另一些地區仍受挫,而各地不同疫情走勢、官方政策和人們出遊意願都不斷變化。

據外媒報導,去年 Airbnb 估值達 310 億美元,但疫情衝擊下,一度掉至 180 億美元,近乎打對折。現在上市,真的意味 Airbnb 已掃頹勢嗎?市場對 Airbnb 的信心和預期又是否重回往日水準?

招股書裡的祕密

Airbnb 招股書首次披露近 6 年的經營情況。就 2020 年來說,前 9 個月總營收 25.2 億美元,同期相比下降逾 30%,淨虧損較去年翻倍,約 7 億美元。

這兩個數字並不樂觀,不過分季來看,Airbnb 業務確實逐步恢復。2020 年第三季總營收 13.4 億美元轉虧為盈,淨利潤 2.2 億美元。

Airbnb 還披露其他重要經營數據,如「夜晚和體驗」(Nights and Experiences)預訂量。今年前三季「夜晚和體驗」預訂量下降 41% 至 1.5 億,體驗服務預訂量僅去年三分之一,降幅更明顯。

具體來說,「夜晚和體驗」預訂量於第三季改善,提升至 6,180 萬。Airbnb 分析此現象為「北美和歐洲的強勁業績,尤其是國內和短途旅行的彈性,推動人們對 Airbnb 的興趣,使情況改善。」

GBV(Gross Booking Value,預訂總額)也是衡量旅館民宿類公司的重要指標,與電商業較關注的 GMV(成交總額)類似。2020 年前 9 個月,Airbnb 累計 GBV 為 180 億美元,較去年同期 294 億美元下降 39%。第二季下降最嚴重達 67%。隨後由於旅行需求反彈,第三季取得 GBV 增長,但仍較去年同期下降 17%。

▲ Airbnb 各季「夜晚和體驗」預訂量。(Source:招股書,以下同)

▲ Airbnb 各季 GBV。

除了各項指標數據,Airbnb 地區性表現也值得關注。據「夜晚與體驗」預定量、GBV 和營收等綜合衡量,疫情後北美復甦最強勁,Airbnb 主要收入來源也從 EMEA 地區(歐洲、中東和非洲)轉移到北美。2020 年前 9 個月,全球平均每「夜晚和體驗」預訂 GBV 為 122.47 美元,北美地區高達 172.97 美元,遠超過 EMEA 地區 100.80 美元,亞太和拉丁美洲地區相對更低。

身為非常依賴旅遊業的共享民宿平台,Airbnb 的季節性波動同樣明顯。對北半球而言,通常旅遊旺季為每年 6~9 月,那時人們出遊需求暴增,能動有效拉抬 Airbnb 訂單量和營收。觀察數據可發現,即使去年一切正常,Airbnb 也僅第三季盈利 2.7 億美元,剩下四分之三時間無法擺脫虧損。今年前 9 個月,依然只有第三季取得淨利潤 2.2 億美元。

如此說來,今年第三季轉虧為盈,究竟是擺脫疫情陰影,還是藉旅遊旺季之力短暫回血,現在還無法有結論,需要參考今年第四季營收數據等資訊。

咬牙熬過寒冬

Airbnb 創始人兼 CEO Brian Chesky 接受採訪時透露,「我們花了 12 年打造 Airbnb 業務,在 4~6 週內幾乎失去一切。」當時有媒體推測 Airbnb 瀕臨破產,雖然很快遭 Airbnb 官方否認,但可看出疫情對 Airbnb 的打擊多巨大。

為了減少疫情影響,度過這段艱難時光,Airbnb 想出各樣方法,不過到底還是兩個對策,「開源」和「節流」。

節流是每家受疫情影響的公司都先思考的方向。對 Airbnb 來說,節流措施包括裁掉約四分之一員工、創始人和高層帶頭減薪、縮減行銷支出、減少非核心業務的投入等。

開源方面,Airbnb 發現國內和短期旅行的人數增加,越來越多用戶傾向車程範圍內的短程旅遊、城市周邊遊,因此更新網站和 App,針對性地推廣本地和非城市住宿以滿足需求。

除了自身業務拓展,Airbnb 還在今年 4 月從私募股權公司 Silver Lake 和 Sixth Street Partners 籌集 10 億美元,設法為自己「輸血」,不過外界還不太清楚這筆融資用在何處。

招股書中,Airbnb 將疫情列為首要風險因素。未來一段時間內,面臨的主要挑戰依然是新冠病毒傳播和封鎖措施。

Airbnb 總部的美國,為了遏制疫情擴散,芝加哥、聖地牙哥、亞特蘭大等城市近期都提出或通過更嚴格的短租規範或禁令,這些限制性政策很可能讓 Airbnb 北美地區訂單量和 GBV 增長陷入停滯或再度出現頹勢。

業界分析指出,由於經營數據不利和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旅遊業寒冬,即使 Airbnb 今年順利於那斯達克上市,市場依然充滿不確定性。

共享經濟巨頭上市隱憂

市場對 Airbnb 的另一個隱憂則源於 Uber、WeWork 等共享經濟企業上市後的前車之鑑。

Uber 招募具一定資質的司機和車輛,透過平台調配給有乘車需求的用戶。便捷高效、相對便宜的價格使 Uber 迅速擴大用戶規模,經營模式也得到認可,巔峰時期估值曾接近 910 億美元。

不過 Uber 傳奇沒有持續太久,去年 5 月 11 日上市破發,首日下跌 7.62%,報收於 41.57 美元,總市值 697 億美元,市場對 Uber 代表的零工經濟發展潛力感到擔憂;另一方面,Uber 有不正當競爭、以虧損為代價燒錢搶占市場等問題,業務模式的可持續性不被看好。

共享辦公領域,WeWork 也曾是明星企業備受追捧,直到 2019 年初,WeWork 估值一度高達 480 億美元。可惜好景不長,WeWork 招股書披露巨額虧損,同時不合理的組織架構也引來大量質疑。迫於多方壓力,最終 2019 年 9 月底撤回 IPO 申請。

不過完全按照 Uber 和 WeWork 的發展歷程預估 Airbnb 也不合理。以 WeWork 為例,對資產和現金流的倚重程度遠高於後兩者。WeWork 模式的核心在於,先租賃翻新大型辦公場所,再以短租形式轉租給其他公司,以此賺取長租與短租的價差。

一旦資金鏈斷裂,WeWork 從根本喪失整個運作模式的控制力,同時前期巨大投入也導致盈利困難。但對 Airbnb 來說,民宿方面的前期投入、維護成本較少,屬於輕資產型企業,就像這次疫情期間,一旦下調非核心開支,經營壓力就得到緩解。

據推測,為了避開美國總統大選的「餘震」,Airbnb 可能會選擇 12 月上市。身為核心業務和上市進程都受疫情較大衝擊的公司,選擇的首發時間節點不可謂不「刺激」,很難說最後是用業務模式和韌性感動市場,還是市場會迎面澆 Airbnb 一盆冷水。

一切待上市時就能見分曉了。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