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來襲紐約人大換血騰籠換窮鳥,總收入爆減 340 億美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2 月 23 日 7:45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20 年新冠疫情,紐約是美國重災區之一,疫情侵襲下,357 萬紐約客逃離紐約,但在此同時卻有 350 萬外地人湧入紐約,乍看之下只少了 7 萬人,不過離開的是高收入者,進來的卻是較低收入者,使的紐約人總收入暴減。

人流資料調查公司 Unacast 分析去辨識化手機位置資訊發現,2020 年自 1 月 1 日到 12 月 7 日,357 萬紐約客逃離紐約,但在此同時卻有 350 萬外地人湧入紐約。雖然感覺上紐約似乎有「大逃亡潮」,不過實際上紐約只少了 7 萬人,並不像感覺上以為許多地方成為空城。

但紐約人組成卻改變很多,離開的 357 萬與進入的 350 萬人有很大不同。以紐約市富裕社區之一,曼哈頓下城翠貝卡街區而言,離開的原本居住的高收入紐約人,年收入平均達 14 萬美元,他們離開後,搬入的新紐約人,年薪平均僅 8.2 萬美元。

正如同「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有錢人不前往危險的地區,不管是暴力犯罪,還是病毒肆虐,因此大舉逃離紐約,留下的空缺由收入有相當落差的外地人填補,這使得紐約人總收入暴減 340 億美元。如此大規模的人口置換,即使到疫情結束之後,也勢必對紐約的整個商業環境造成影響。

如果高收入者一去不復返,或疫情後只回來一部分,紐約精華區的奢侈品店面、高級生機飲食通路等等,勢必要跟著消失,改為主打中產階級的商店進駐,而房地產市場也勢必受到影響。

紐約房地產租賃商 StreetEasy 資料顯示 2020 年 2 月到 7 月,紐約金融街區在內的高價社區空屋率增加、房租下跌,但是,中等價位中產階級可負擔房租的社區,房租卻在上漲,反映出社經地位頂端人士移出紐約,而中產階級進入的現象。

350 萬人規模的騰籠換鳥,而且是騰去高收入,換成收入有一段落差的中產階級,在此之後,紐約可能會與之前大不同。

(首圖來源:Flickr/Anthony Quintano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