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寶成帝國賣茶去,隱形二代蔡明倫想什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2 月 27 日 11: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公司治理 , 職場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4 月,寶成集團蔡家第二代、內部私下稱為「副執行長」的蔡明倫,宣布辭任寶成董事與裕元執行董事,正式離開集團企業。公告一出,業界熱議。

「大家會叫蔡佩君(寶成集團執行長)『公主』,但幾乎不會有人叫蔡明倫『王子』,你覺得是為什麼?」一名製鞋業主管直言,光從稱呼,就能看出兩人形象的顯著不同。

蔡明倫,是個有戰功卻彷彿「隱形」的第二代。

他擁有哈佛碩士的高學歷,但回到寶成後,卻不像堂妹蔡佩君當年空降總裁蔡其瑞(寶成創辦人、蔡佩君之父)特助,直接由董事會財務面的制高點切入接班。他一畢業,就被丟進東莞廠的「製鞋班」,蹲在生產線苦練 9 個月,學成後,隨即被外派東南亞,在寶成各國工廠之間輪調,包括處理大大小小的罷工事件,歷練 3 年,才終於進入總部。

想幫父親做點事
離開寶成重塑「寶元紀」

每年,他所管業務為寶成創造新台幣近 1,500 億營收,與 Adidas 等品牌客戶都建立起深厚關係,面對外界,卻刻意收斂所有鋒芒。他出席寶成股東會,卻時常全程不發一語,扮演蔡佩君身旁點頭微笑的專業經理人,直到離職,許多主跑製鞋業的記者都不曾和他交談。

如此內斂的人,為何決定放下寶成一切,在疫情延燒、觀光餐飲最蕭條的時間點,協助父親投入近百億經費,建立以「茶」為主題的文創園區?

「我以前平均一兩個月才見董事長(指父親蔡其建,曾任寶成董事長)一次。今年初,我們全家去日本玩,我突然看他也 70 幾歲了,還有這麼多事情要做……」蔡明倫接受《商周》專訪時坦言,蔡其建一生收藏各種好茶,原以為只是興趣,卻越玩越大,陸續買進 11 公頃、約十幾個足球場大的土地,打算把自製茶品牌「寶元紀」當作新事業經營。「既然要商業化,我覺得這個階段就要進來幫他,不然三五年後要再調整會更難。」

▲ 站在新啟用的寶元紀大樓頂端俯瞰,在製鞋業打拚 15 年的蔡明倫(左)重新出發,要和父親蔡其建(右)從鞋王變「茶王」。

他在今年 3 月向蔡佩君表態,要回家幫爸爸做點事,很快就取得同意,他說,主因是蔡佩君接執行長「一樣是總裁交給她的使命」,彼此都能諒解。同業認為,這個說法不無保留,但確實也是部分原因。

「寶成是非常重視輩分倫理的家族!全球數十萬員工,最在意層層掌控,所以對下一代的要求也很嚴謹,」一位與他們熟識多年的友人觀察,這個家族的相處之道有兩大鐵則,一是長輩走進房間時,晚輩一定要起身;二是長輩訓示時,絕不能頂嘴或態度輕浮,「每一個二代,都是受這樣教育長大的。」

能親手做出一雙球鞋
拚到底打贏兩場關鍵戰役

尊重長輩決策,或許也是寶成接班相對平穩的主因。5 年多,寶成還有近 10 名二代以下在集團內任職,如今半數離開,董事會更只剩蔡佩君姊妹,象徵「公主幫」全面主導。「這怎麼看都是一代喬好,二代服從的結果。特別像明倫,是大家公認很有能力的人……」另名同業說得婉轉。

蔡明倫的能力,是從俗稱製鞋班的儲備幹部訓練打底。2005 年他從哈佛畢業後,直接飛抵東莞上江城,一路歷經繪圖、採購材料、針車、打版,熟悉製鞋的每個環節與產線,而最終考核,就是利用下班後時段,親手做出一雙球鞋。

出師後,他展開了外派東南亞、每年約 100 多天在海外飛行的日子,一下飛機就直奔工廠生產間。為何需要這麼拚命?他回答:「因為很多事情不會憑空掉下來給你,價值感必須靠自己打造出來!」

他說,製鞋班教給他最重要的一課,就是不能脫離現場。假設少了這些基礎,當品牌客戶問起技術或價錢,他就只能回頭再請專業經理人去談,「那我的存在還有什麼價值?」

這股證明自己的拚勁,讓他為寶成打贏兩場關鍵戰役。

一是,他發現 K-Swiss 過去給寶成的訂單量曾高達一年 800 萬雙,卻因為某次價錢談不攏而拆夥,後來他頻頻造訪對方位於台中的採購辦公室,更親自飛抵洛杉磯總部,拜會對方執行長多達 3 次,花了整整一年,終於贏回信任與訂單。

二是,他曾在 2015 年初,得知 Adidas 打算將高階款式訂單轉給別人。直接與 Adidas 採購主管溝通後發現,轉單關鍵在於過去寶成的 Adidas 產線分布在印尼、越南、中國、緬甸等多個工廠內,每間工廠都想爭取最大獲利,只想做量大賺錢的訂單,導致小量、具創新性或可彰顯品牌精神的訂單,不斷被拒絕。

父親成頂頭上司樣樣管
明星團隊各有主見也須磨合

「我記得,他每個星期都飛不同國家!」一名當時在寶成任職的高階主管回憶,蔡明倫的策略,就是邊理解問題,邊把各廠接單權收回來,由他統一整合分配,強化品牌的信任感。隔年,Adidas 訂單回流,營收增加 20%,獲利更大增 60%,從此獲利占比便大於 Nike,一直維持到現在。

對內,其實蔡明倫並不沉默。有老員工形容,他決斷力強、願意聆聽意見,也會層層追問到底;但對外,他卻極為小心,不搶蔡佩君光芒。即便已離開寶成,當我們問起上述兩場戰功,他第一句回話也是:「我主要是協助執行長。」

離開寶成,15 年的累積一夕歸零,怎麼捨得?他的答案也四平八穩:「我倒不會用『可惜』來形容,因為我雖然投入很多,但也有收穫啊。跟客戶變成好朋友,學會怎麼規畫願景……」間接迴避了問題。

如今,他得拋下老二哲學,開始獨當一面。

由於服務業的關鍵在人,他大手筆挖角喜來登飯店總經理盛緒平、曾籌備曼谷瑰麗酒店的陳治亞等高端人才加入團隊,更趁著航空業慘澹,找來 12 名空服員為儲備幹部,建立未來培訓禮儀、服務的基礎師資。同時,還與老字號台菜欣葉合作,將在大直新品牌「欣葉‧鐘菜」提供一餅逾 40 萬元的 8582 普洱茶。

「他企圖心很強,也很認真。而且我自己也是二代接班嘛,知道(新事業的)起頭很重要……」欣葉執行董事李鴻鈞告訴我們合作緣起。

但,蔡明倫也坦言,自己碰到兩個前所未見的難題。

第一,是頂頭上司從堂妹變成老爸,過去寶成規模龐大、制度完整,可以公事公辦,如今卻是新創公司,父子間公私事混雜。第二,他請來的高階人才宛如一支明星隊,大家各有主見,有待磨合。

「(以前)跟執行長(他對蔡佩君的稱呼)可就事論事,但現在變成爸爸,一開始意見不同時,他會說:『我講的就是對的!』」蔡明倫笑得無奈。他直言,與父親的拉扯一點都不容易。

有趣的是,他和我們聊起茶文化未來版圖時意氣風發,但當蔡其建一出現,他起身的速度比我們還快,且立刻讓父親主導話題。隨著蔡其建泡完茶步出門口,一轉眼,他又變回那個有主見的總經理。

「過去跟現在,我覺得現在對我挑戰度還更大!」他說。

留在寶成,有集團資源庇蔭,但得壓抑鋒芒;出走創業,藍圖自己畫,但成敗也得一肩扛。這名沉默多年的二代,才正要練習走出自己的路。

(作者:蔡茹涵;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