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入獄,南韓政商關係面臨大轉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1 月 27 日 9:00 | 分類 Samsung , 公司治理 , 國際貿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1 月 18 日,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因與南韓前總統朴槿惠親信干政事件有關的行賄案,被南韓首爾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 2 年 6 個月並當庭被捕。一週後的 25 日,李在鎔通過律師表示,虛心接受判決結果,放棄上訴。由於李在鎔已於 2017 年被捕入獄並服刑 1 年,他還需度過 1 年 6 個月的鐵窗生涯。

這意味著三星電子這家科技巨頭將面臨一段時間的無主局面,南韓企業界和學術界人士向美國之音擔憂地表示,李在鎔的空缺不僅將使三星電子的轉型計劃受挫,恐怕還會拖累南韓經濟。同時,該案件的判決結果打破了南韓財閥通常獲緩刑的「公式」,宣告了南韓政商關係的重大轉變。

李在鎔案塵埃落定提前出獄可能為幾何?

自李在鎔父親、三星前任會長李健熙 2014 年因病住院後,三星實質上由李在鎔執掌。2016 年 11 月,南韓時任總統朴槿惠的親信崔順實干涉國政的事件被媒體曝光,李在鎔和三星電子也深刻牽涉其中。

2017 年 2 月,李在鎔因涉嫌向時任總統朴槿惠及其親信崔順實行賄 298 億韓圜(約 2,702 萬美元),以換取在經營權繼承問題上的幫助而被起訴併入獄。在一審中,法院認定李在鎔的部分行賄罪成立並判處其有期徒刑 5 年。一年後,二審法院作出有期徒刑 2 年半、緩刑 4 年的判決,李在鎔被釋放。2019 年 8 月,南韓最高法院在終審判決中撤銷二審法院對李在鎔等人的判決,並將案件發回重審。

重審過程中,李在鎔本人和三星曾作出一番努力以爭取寬大處理。三星遵照法院建議設立了守法監督委員會;李在鎔本人也召開記者會就「財閥世襲」問題明確表示,自己的子女將不會繼承三星經營權。不過法院認為,三星守法監督委員會的活動不具備實際效果,最終宣判實刑。

在放棄上訴後,李在鎔是否還有可能提前出獄?南韓 DIDIMDOL 律師事務所律師朴智壎對美國之音表示,「李在鎔方面可以採取的有兩種方式,首先是假釋。如果服滿刑期的三分之一,就可以要求假釋。他現在被判刑 30 個月,已服刑 12 個月,已滿足假釋條件,不過一般情況下估計會在服滿 20 個月,也就是 8~9 個月以後要求假釋。另外還有通過總統權限進行赦免的方法」。

三星半導體 10 年大計料受阻

無論如何,三星電子都將面對一段時期的無主困局。判決至今,三星電子未公開發表任何立場,也未回應美國之音的置評要求。

從市場反應來看,三星電子早已從李在鎔被判刑的衝擊中恢復。其股價在判決當日驟跌 3.4%,但在接下來的 2 個交易日便收復全部跌幅。不過仁川國立大學商學院教授洪起用對美國之音表示,李在鎔的空缺對三星的影響將是長期的。由於南韓大企業的特殊結構,職業企業管理人的作用有限,掌門人的空缺將使三星在長期性投資決定上面臨極高的不確定性。

李在鎔執掌三星後致力於推動公司業務重組和實力提升,尤其是深耕半導體產業鏈上游。2019 年,三星公布了「半導體願景 2030」,計劃通過規模達 133 萬億韓圜(約折合 1,200 億美元)的投資,到 2030 年實現全球系統晶片市場第一的目標。根據計劃,三星將首先通過大力投資晶片代工業務,縮小與全球最大晶片代工商台積電的差距。集邦諮詢(Trendforce)的數據顯示,去年 3 至 4 季度,台積電在全球晶片代工市場中佔據的份額為 53.9%,排名第二的三星則僅為 17.4%。

「半導體這類尖端產業,需要作出迅速大膽的投資決定,時機非常重要」,洪起用指出,「李在鎔的空缺會使三星的投資速度落後於台灣等國家的競爭對手,從而處於一個不利的地位」。事實上,就在李在鎔被判刑不久前,台積電發布了創紀錄的 280 億美元設備投資計劃,其中絕大部分都將投入到最先進的製程工藝中。

韓企業界憂慮國家經濟受拖累

南韓企業界擔憂,李在鎔入獄的影響還將進一步蔓延至南韓經濟。在判決前,南韓多家經濟團體曾向法院提交請願書,呼籲考慮經​​濟影響,寬大處理李在鎔。判決後,南韓主要經濟團體之一的全國經濟人聯合會發表評論指出,「考慮到三星在南韓經濟中佔據的比重、作為跨國企業的地位,我們憂慮此次判決導致的三星經營活動的萎縮,將不止影響個別企業,還會對南韓整體經濟造成負面效應」。

南韓素有「三星共和國」之稱。數據顯示,目前三星電子的出口額佔據南韓出口總額的約 20%,企業市值占南韓綜指總市值約 25%;三星電子繳納的法人稅也占南韓企業法人稅總額 16% 。

由於龐大體量和南韓圍繞財閥企業垂直整合的產業結構,三星的業務與南韓經濟的發展方向可說是深度融合,密不可分。例如,南韓政府本月 12 日宣布的投資 1,253 億韓圜(約 1.1 億美元)發展人工智慧半導體的計劃,就與三星的「半導體願景 2030」遙相呼應。這也意味著三星轉型的受挫很有可能使南韓相關產業的發展步伐放緩。

南韓另一家主要經濟團體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就憂心忡忡地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全球經濟面對著後新冠時代、第四次工業革命等重大變化,可以說是產業範式大轉換時期,正需要進行大膽、冒險性的挑戰。但是這次判決結果將削弱三星作為南韓代表性企業的引領作用,令南韓經濟承壓。」

李在鎔判決結果釋放南韓政商關係轉型信號

即便不論經濟影響,李在鎔案的判決結果本身也令南韓各界感到意外。朴智壎告訴美國之音,「在南韓,對財閥掌門人一直有一個「三五律」,即 3 年有期徒刑、5 年緩刑,因此形成了財閥即使犯罪也不會坐牢的普遍想法」。李在鎔的父親李健熙也曾因與南韓政界、司法界權力者的權錢交易,於 1996 年、2007 年 2 次被起訴,不過最後均獲緩刑,免去牢獄之災。可以說,李在鎔的判決結果清楚地釋放出了南韓政商關係轉型的信號。

「財閥應該認識到,過去的方式行不通了」,南韓建國大學經濟系教授崔培根對美國之音說。他指出,在南韓經濟發展初期,獨裁政府與財閥資本形成了相生共存的關係。政府將外匯等公共資源投向他們想扶持的產業和與之有關的企業,並給予特惠;通過這種方式成長起來的企業又向政府提供政治資金,幫助維持獨裁政權。「不過南韓的民主主義和社會透明性 40 多年間得到長足發展,司法部門也不能不顧及民意」,崔培根說。

自 2016 年前總統朴槿惠在南韓民眾對政商勾結的強烈抗議聲中被彈劾後,文在寅領導的本屆政府大力推動財閥改革。去年底,被稱為「公正經濟三法」的《商法》修正案等 3 部法律在國會通過。這 3 部法律旨在改善企業治理結構、防止財閥不正當擴張對企業的支配力、加強對財閥家族內部交易的監視。

「在較長的一段時間裡,財閥肯定會就『公正經濟三法』提出質疑」,朴智壎表示,「雖然三法對大企業有不利之處,但是對正常的企業活動、尤其是勞動者和大多數國民都是有利的;就目前的情況來說,這三法也是必要的」。

面對這種變化,南韓財閥應如何自處才能避免對自身和企業、甚至國家經濟造成風險呢?「任何人,無論是企業總裁還是高層,若做出行賄等不正當行為,就應該受到懲罰。但是南韓的情況與外國不同,財閥家族支配著整個企業,今後需要形成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企業文化」,朴智壎認為。

崔培根和洪起用則指出,財閥需要適應時代和社會的變化。「李在鎔以和他的祖父李秉喆、父親李健熙相同的方式,向總統行賄、為自己謀利……他未能認識到南韓社會已與過去不同,按照過去殘留的慣性行動,才導致了這種悲劇性的結果」,崔培根認為。

洪起用表示,「目前南韓大企業已經成為跨國企業,南韓也邁入了發達國家的行列,法律和製度都在向全球性標準看齊。如果說過去企業在經營過程中因南韓文化、社會一些特有的因素陷入了困難,那麼今後需要以守法、貢獻社會、符合全球性標準的方式經營,才能在全球市場取得更長遠的發展」。

(本文由 VOA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Insider Monkey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