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逼出新貪婪遊戲?PayPal 富豪、球星瘋空殼上市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07 日 11:00 | 分類 國際金融 , 證券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這會是資本市場的破壞式創新,抑或是新一局貪婪遊戲?

美國避險基金大老比爾.艾克曼(Bill Ackman)、PayPal 共同創辦人彼得.泰爾(Peter Andreas Thiel)、香港首富李嘉誠兒子李澤楷,這些人近期不約而同著迷於新遊戲: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特殊目的收購公司)。

這種企業也稱為空白支票公司(blank-check company)。它是一個沒有實際業務的「空殼」,先上市、募資後,再拿投資人的錢去購併有潛力的未上市公司,也讓這些標的不必循傳統 IPO 程序,快速上市,就像常見的借殼上市的相反。

2021 年才剛開始兩個月,美國已有 189 個循此模式上市的公司,募資約 592 億 8 千萬美元,約當全美同期間新 IPO 企業總募資金額七成,也超越 2020 年全年循此模式上市企業總募資金額七成。

包括鴻海最新的電動車客戶 Fisker、外界喻為特斯拉對手的豪華電動車公司 Lucid Motors 也都循 SPAC 模式上市。後者更藉此獲得 44 億美元資金創下此類模式史上最大規模的募資紀錄。

這個 90 年代就出現於美國資本市場、但過去乏人問津的制度,為什麼會在近年暴紅,成為全球富豪熱中的遊戲?

籌資快,又有網紅經濟助攻

一般來說,SPAC 新股進入市場前的定價是每股 10 美元,原始股東和投資人出資分別占 20% 和 80%,而根據規定,創始團隊必須在兩年內找到標的完成購併,否則就要返還募得資金。

由於這種空白支票公司,從找到目標企業到購併,過程最快只要 3 個月,和需時 1~2 年的傳統上市流程相比快速許多,認為是美國資本市場上市的一種捷徑。

疫情時代下,許多人正急需這條捷徑。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六所副所長范秉航分析,疫情導致 2020 年市場不確定性高,新創或獨角獸公司被收購的數量減少,案件價格也下滑,上市募資,成了這些企業獲取資金的最佳方式。加上各國政府救市,低利率浪潮促使熱錢湧入市場,不想等傳統流程的公司便紛紛尋求捷徑,導致該模式在短時間成為焦點。

目前,美國 SPAC 公司已經有 825 家,其中有半數都是去年跟今年才成立。而在這個名氣就等於實力的網紅時代,更催化了此類企業的興盛。

由於 SPAC 成立初期,並沒有明確購併標的,投資人能仰賴的,只有對管理團隊、創辦人的信心。

例如,2020 年熱門的 SPAC 潘興廣場通廷控股公司(Pershing Square Tontine Holdings),就是由艾克曼成立,剛上市就成功籌資 40 億美元。不只如此,就連美國大聯盟球星 A-Rod、前 NBA 球星俠客歐尼爾(Shaquille O’Neal)也紛紛投入此市場,將他們的個人聲量轉換成資金,可說是金融市場的一種「網紅經濟」。

高盛示警:導致股票高估

不過,隨著 SPAC 如雨後春筍般成長,越來越多人擔心市場會迎來泡沫化。

「我根本不會參與。我認為沒有他們,世界會更美好。」股神巴菲特的左右手查理‧蒙格(Charlie Munger)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將其稱作是一種瘋狂的投機行為和惱人的泡沫化跡象。

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執行長大衛‧索羅門(David Solomon)也認為,投資人急於投資 SPAC 市場,將導致一些股票被高估。

2020 年,透過 SPAC 上市的美國氫燃料電動卡車 Nikola 就曾在上市後爆發醜聞跌落神壇。

當時,SPAC 公司 VectoIQ 購併 Nikola,儘管上市時,從沒賣出一輛車,但市值卻一度達 264 億美元,超越福特汽車。但 3 個月後爆發造假醜聞,被爆料電動引擎造假,創辦人還為此辭職,導致股價下跌逾七成。許多人質疑 SPAC 管理團隊未做好購併前調查。

這股熱潮目前逐漸吹進亞洲,新加坡、港交所都在研究引進的可行性。不過,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周建宏認為,此模式要在台灣落地的可能性非常低,台灣投資人多期望主管機關在交易上協助把關,但 SPAC 連投資標的都不清楚,根本無從查核。

「買 SPAC 就像買『盲盒』。」范秉航說,他認為投資此類企業成功與否,取決於被購併公司上市後的股價表現,但投資人往往無法知道 SPAC 團隊會購併哪家企業,因此散戶投資的風險還是比傳統 IPO 公司高。

「你可以愛上那個人,但不要因為他去投資。」美國德美利證券前執行長喬‧莫吉亞(Joe Moglia)針對此風潮提醒。

快速、大筆金額、名人,SPAC 幾乎集結所有資本市場最誘人的元素,但太美好的事物,是幻術的機率,往往大過美夢。

(作者:陳葦庭;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