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本業年虧 8.6 億,卻花 7 億打官司拚廣宣,只為保住林郭文艷個人經營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27 日 9: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20 年是資本市場的熱鬧年,「大鱷」挾重金四處出沒尋找獵物,從大同、東林、永大到友訊,經營權均見變天。

大鱷虎視眈眈,對公司經營未必是壞事,一家公司一旦有人覬覦,對公司治理往往產生鯰魚效應,讓主事者不敢肆無忌憚,所有經營都必須回到正軌,甚至更有壓力要端出經營績效,最後受惠者,是全體股東。

但有另一種類型公司,當經營權面對外來挑戰者強力叩門,抵抗手段猛爆加碼,甚至不計一切代價動用公司資源、犧牲整體股東權益在所不惜,只為保住個人經營權。

《今周刊》就收到類似上述情節的小股東投書,經過層層確認,本刊決定將之揭露,提醒投資人與市場監督者,損害股東權益的公司治理髒污,需要更細緻關注、更強悍清除。

大鱷來襲,經營者棄城毀國
公司派與市場派纏鬥,小股東遭殃

這家被指在過去一年只因少數人為保住經營權,犧牲整體股東權益的公司,就是大同。

大同公司派與市場派的纏鬥,自 2016 年開打,4 年多來雙方打得如火如荼,攻防中彼此都付出龐大金錢與名譽受損等慘痛代價,最後終於在 2020 年 10 月的股東臨時會分出勝負,由市場派正式取得這家百年老店的經營大權。

如今,在一封封檢舉信與證交所、新經營團隊的追查下,經營權爭奪期間的荒謬治理亂象逐漸浮現──查證結果指向,原來由林郭文艷領軍的公司派,兩軍交戰過程動用公司龐大資源,不斷從公司出帳,花所有股東的錢,只為保全自己的經營權,對其他小股東情何以堪?

《今周刊》接獲情報,大同公司從市場派挑戰開始沒多久,2018~2020 年 10 月的兩年多期間,和兩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一口氣簽署 24 件合約,金額高達 7 千多萬元,這兩家公司分別是蘇勒德策略、蘇勒德國際顧問。

《今周刊》進一步追查,合約內容都是籌辦研討會、論壇或媒體執行宣傳,主題大概分成 2 類,前半段是 2018 年 7 月、《公司法》尚未修法納入所謂「大同條款」之前,公司派似試圖阻止修法,以維持對股東召開股臨會較高門檻、並需要經過公司董事會核准的原狀。

《公司法》修法通過之後,公司派似見無力回天,研討會內容就轉向,改為針對當時市場派認定有中資,主要委託蘇勒德策略公司主打「違法中資之相關主題論壇或研討會」、「呼籲外界正視中共代理人法案的媒體露出」等議題。

付 8,000 萬給「房客」辦研討會
拿所有股東的錢,對付特定股東

這樣兩年下來,24 場相關論壇、研討會、媒體露出的合約總計有多少?答案是 7,862.5 萬元。

換句話說,公司派股東疑為保住經營權,卻從屬於大同公司所有股東的資產掏出將近 8,000 萬元,交給兩家資本額分別僅 100 萬、300 萬元的顧問公司,舉辦各種與公司本業無關的研討會,試圖左右輿論方向。

更巧合的是,這兩家負責人相同的蘇勒德公司,就設籍在大同公司名下的芙蓉大樓,位在台北市仁愛路三段,是大同公司的房客,這究竟是巧合,或與大同之間有任何關係?

不只顧問費,公司派為了保住經營權,還有更驚人的開銷,就是律師費。自 2018 年 9 月起一年內,律師顧問費高達 1.8 億元,次年更攀升到 2.8 億元。

再對照 2018、2019 年大同公司本業(營業利益)分別虧損 3.9 億、8.6 億元,如果小股東知道虧損的原因裡還含括如此高額的官司支出,涵蓋許多為了公司當權者和市場派對簿公堂,甚至因媒體評論經營權之爭的言論而提告媒體──這些都與公司權益無關,只是為了本身經營大權,小股東應該都無語問蒼天。

「公司派是股東,但市場派也是公司股東啊!這就像經營者拿所有股東的錢,對付特定股東。」一位大同投資者這麼說。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首圖來源: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