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庫存」錯了嗎?車用晶片大缺貨,給管理者的啟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28 日 12: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晶片 , 汽車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各國落實防疫與施打疫苗誕生,2021 年將迎來疫後新時代,但汽車產業恐怕笑不出來。

根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福斯集團(Volkswagen Group)執行長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表示,今年車用晶片供給短缺,公司產量預計短少 10 萬輛,且今年之內恐怕都難以回補。這樣的現象遍及整個汽車業,持續影響各廠商的生產計劃。

車用晶片缺貨潮,有兩大主因

1. 過去成功的「零庫存」,成為現在的缺陷

2020 年全球汽車銷量約 5,600 萬輛,相較於 2019 年降低 14.5%,為 2014 年以來最差表現。因為疫情導致車市不佳,去年汽車大廠紛紛取消晶片訂單,但車市反彈的速度遠超車廠預期,使汽車廠陷入無晶片可用的窘境。原因是車廠慣於採用「及時生產」(Just in time,JIT)製造策略,在裝配汽車的過程中,所需的零件只有在必需的時候,才有剛好的數量送到生產線上,使零組件的庫存趨近於零,以降低對公司在空間和財務上造成壓力。

然而,當論及半導體生產時,恐怕是另一回事。如國際電子工業聯接協會(IPC)首席經濟學家肖恩.杜布拉維奇(Shawn DuBravac)指出,半導體的產品從客戶下單到交付的周期至少需要 12 周。當車廠在 2020 年取消訂單時,晶片製造商就將生產排程留下一位客戶,在車廠重新有需求時,只能排在這些客戶的後頭。

今年 2 月的德州大停電,多家半導體廠被迫停產,導致三星、恩智浦與英飛凌晶片廠產能受損,其中恩智浦更是車用晶片的龍頭,加劇供應短缺。20 日又傳出日本車用晶片大廠瑞薩電子發生火警,恐進一步限縮車用晶片的供給。頻頻傳出的天災和意外,讓習慣零庫存的汽車業,根本無從招架。

2. 需求預估失準,與消費電子搶貨難

居家辦公帶起的筆電、遊戲機、手機的需求,消費電子產品蓬勃發展。如個人電腦 2020 年全球出貨量近 3 億台,相較於 2019 年增加 11%;平板電腦 2020 年全球出貨量約 1.6 億台,較前年增加 28%;即使是已經算飽和的智慧型手機市場,在疫情的肆虐下 2020 年仍保有全年出貨近 13 億支。

這些消費電子產品對於晶片的需求,造成排擠效應,其他需要晶片的產業超額下單(overbooking)也是個問題。在產能已滿的情況下,車廠與消費性電子相爭產能,晶片製造商自然難以因應。

對於晶片短缺,車廠該怎麼辦?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指出,福特和福斯汽車 2021 年第 1 季產量將下滑 10 到 20%,預估產量將減少數百萬輛。福特也曾預警,若 2021 年上半年難以突破晶片短缺的困境,全年獲利恐怕減少 10 到 25 億美元。

福特汽車(Ford)本周在美國的兩座工廠分別停工或減產;Volvo 則宣布,為因應全球晶片短缺,不得不暫停生產卡車,停工日依照各廠區而定,同時預警,被迫減產將嚴重衝擊公司第 2 季獲利與現金流。全球第四大汽車製造商 Stellantis 也發布聲明,旗下 Ram 1500 Classic 皮卡車將延後生產。

福斯的應對之道:直接找半導體業者下單

福斯發表聲明,將與半導體供應商達成直接供貨協議,確保未來晶片供應無虞。此外,福斯集團旗下奧迪也曾在 1 月時宣布,受晶片短缺影響,第1季將有部分高階車款量產受到延後。

通用汽車的應對之道:削減原本的零組件

為減少並應對晶片短缺,通用汽車(GM)表示,正在生產「減配」某些會使用到晶片的零組件,比如正在生產的 2021 輕型全尺寸皮卡車,不會安裝原本應有配置的燃油管理模組,以維護這款最賺錢車型能夠持續生產。

豐田汽車:要求供應商備妥2到6個月的晶片量

2011 年的 311 大地震後,豐田(Toyota)認知到及時生產模式難以應付突發意外,尤其半導體產業的交期較長,因此改變供應鏈的策略,要求供應商根據下單時間,備妥 2 至 6 個月的晶片量。備貨所需費用,豐田會從原本每年壓低的供應成本,退還一部分作為補償。

車用晶片缺貨潮,帶給管理者什麼啟示?

對晶片製造商來說,車廠不過就是另一個客戶,而且並不是非常大的客戶。根據研究機構 IHS Markit 估計,所有汽車的微控制器有 70% 外包給台積電,但根據 IHS Markit 的數據,台積電收入只有 3% 來自汽車領域。

可是晶片卻對車廠愈來愈重要,隨著汽車愈發現代化,車用晶片需求也水漲船高。如控制引擎、車窗、氣囊、資通訊系統、ABS(防鎖死煞車系統)等,無處不需晶片。車廠需將各種車用晶片視為重要的零組件,重新思考管理方式,然而,現在大部分的車廠依賴少數供應商,無法掌握所有零組件的來源,對在上游的廠商掌握度不足,或是缺乏既有供應來源的其他替代廠商,就難以確保供給。

當然也有車廠急於擺脫這種局面。如捷路虎豹(Jaguar Land Rover)就嘗試對供應商追根究柢、釐清晶片來源,而此招確實有用,其執行長蒂埃里.博洛爾(Thierry Bolloré)日前對投資人喊話,並未受到晶片短缺影響。

(本文由 經理人月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Maurizio Pesce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