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公司,想回收你所有的「生活廢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02 日 0: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環境科學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市面上有一家獨特的公司,你可以把各式各樣的垃圾寄給它,甚至還能夠將垃圾折算為積分消費。聽起來似乎有些不合常理,但這家名為 TerraCycle 的公司不僅成功營運了近20 年,甚至讓寶潔、吉列等公司追著要和它合作。

這背後是人們對於環保越來越重視,也催生了一系列的圍繞環保、回收、可持續使用的品牌和商品。

回收所有的消費垃圾

根據TerraCycle 的官網介紹,它即針對普通消費者也針對企業,並建立了一套細緻的回收機制,希望以更高的效率完成垃圾回收到商品再循環的過程,並減少期間的資源消耗。

支援起 TerraCycle 運作模式核心的是無數普通消費者乃至志願者們,消費者可以在 TerraCycle 平台註冊,按照平台流程就可以獲得免費的郵寄單寄送自己的消費垃圾。

▲ TerraCycle 的回收站點。

當然,如果生活地附近有相應回收點,也可以直接放到回收點。

並且根據垃圾數量還可以獲得一定的積分,這些積分等比例轉化為貨幣,不過只能等比例轉贈給當地的非盈利組織或者學校,或是用來資助河流清理等公益服務。

TerraCycle 也考慮到了志願者回收的兩大問題,一是分類比較麻煩,看看此前垃圾分類條例實施時人們的抱怨就知道了。

為此 TerraCycle 特別和固定的品牌合作推出相應的回收計畫,例如日用品牌寶潔,在回收幾乎中詳細列出了可回收的垃圾,如洗衣液瓶子、瓶嘴乃至相關紙盒。

▲ TerraCycle 會詳細列出可回收的垃圾。

吉利剃須刀也是一樣,包括塑膠機身、刀片等都可以放在一起,寄送給 TerraCycle。甚至於它還設計了不同容量的回收包裝盒,方便志願者收集生活廢料。參與回收計畫的品牌還在不斷地增加中,覆蓋範圍也越來越廣。

透過品牌固定商品回收計畫就很好地簡化回收過程中的第二個難題──回收分揀難,由於垃圾類型固定,包括垃圾回收盒的容量固定,TerraCycle 工作難度大大減輕了,不用面對大量類型不一、回收方式不一的垃圾。

▲ 不同容量的垃圾盒。

一般而言,TerraCycle 會先檢查垃圾是否有污染,再集中分揀,聚集到一定容量後對垃圾進行清洗、分解、再加工,生產出的回收材料會被賣給各大品牌製成各種各樣的產品。

例如寶潔的日用洗衣液塑膠瓶可能就被回收製作成塑膠運輸托盤、操場跑道,吉列的剃須刀中的貼片被用來製作公園的椅子等。

此外,TerraCycle 也直接向企業回收各種垃圾,像是它剛創立時就和普林斯頓大學的食堂合作,將食品垃圾進行工業化處理,轉化為有機肥料,並轉售出去。

和品牌合作建立回收計畫、出售再生材料也是 TerraCycle 重要的盈利方式,同時也它影響消費者消費觀念,提升垃圾回收量的重要方式一。

從食物垃圾到洗護用品,再到鞋子衣服等,TerraCycle 的回收循環計畫可以說覆蓋了人們生活消費的方方面面。這也和公司創始人 Tom Szaky 的理念相符合──讓一切消費商品都可以回收再利用。

▲ 創始人 Tom Szaky。(Source:Paynea3,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目前來看,它在不斷地靠近這個目標,據 Fastcompany 報導,如今已經有 500 個品牌與 TerraCycle 合作建立回收計畫,比 2016 年增長了 10 倍,而做為一家商業公司,TerraCycle 在 20 個國家創造了超過 5,000 萬美元的營收。

「回收」是新的商業潮流?

吸引更多品牌和消費者參與回收計畫一直都是 TerraCycle 擴大經營,向消費循環更進一步的主要方式之一,也是增加人們對可循環消費認知的主要方式之一。

最近它就聯合高露潔舉辦了一場以學校為單位的挑戰賽,邀請美國密歇根州等多個地區的學校學生參與回收計畫,任何品牌的二手牙膏、牙刷、牙線等牙科用戶都可以參與該計畫,並且回收量最高的學校會獲得價值 53,000 美元校園器材的資助。

近年來,越來越多品牌建立了回收計畫或相應的回收活動,三星此前就建立了一個名為Galaxy Upcycling 的回收計畫,它可以將舊的三星手機轉換為眼科檢查設備,幫助醫生檢測青光眼等眼科疾病。

這不失為一種循環使用電子產品的新方式,而且三星還一直在擴建該計畫,舊的三星手機可以改造成各種智慧家居自動控制設備,如寵物監護儀、嬰兒監護儀,在在小狗等寵物單獨在家時自動啟動家中的燈。

相應的功能市面上有不少產品都提供,但將舊手機改造更多的意義是廢物利用,而且三星主動做出的更新,穩定性也會有一定的保證。

咖啡品牌三頓半也有一個名為「返航計畫」的長期回收活動,在指定的開放日,消費者可以在相應的小程序預約,並將自己使用完的空殼兌換三頓半的貼紙、徽章等周邊產品。

而回收的空咖啡杯子也將被三頓半回收再利用,做成各種各樣的生活周邊產品,在微博上能看到有不少用戶發微博參與活動,或是曬出自己對三頓半小杯子的改造。

根據品牌星球的報導,光是去年第二期活動兩天三頓半就回收了 77 萬個杯子,全國參與人數超過 1 萬人。

當然,這裡可能有人會認為所謂的回收計畫不過是企業的行銷行為,但事物往往是多面性的,從結果上這確對循環使用有促進作用。

以三星的回收計畫來說,近年來電子垃圾的增長越來越快,根據聯合國發布的《2020 年全球電子廢物監測》數據報告,2019 年全球產生了 5,360 萬噸電子垃圾,又是歷史新高,近年來電子垃圾的年產量都在不斷上升。

做為手機行業的頂級品牌,三星此舉無疑有示範意義,也確實讓一些老舊產品找到了新的去處。

退一步說,哪怕真正使用回收服務的人並不多,但像三頓半返航計畫這樣的活動,因為產品設計有趣、好玩的周邊,促使人們在社群媒體分享,不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傳播教育,讓更多的人認識到回收持續使用的意義。

TerraCycle 這樣的公司支援著各種各樣的消費品牌推出相應的回收計畫或活動,也讓更多的人看到相應的內容,消費者的選擇也會促使品牌推出更多可回收產品、活動,形成了一個正向的循環。

回收行業不能走老路

商業回收潮的出現,離不開技術發展的推動,李維斯就曾和纖維公司 Evrnu 合作,用 5 條廢舊 T-SHIRT 製成了一條新的李維斯 511 牛仔褲。

這其中祕訣就是 Evrnu 的新技術,將廢舊衣服液化製成漿體,並透過類似 3D 打印的技術,將其壓縮改造成新的紗線。

此前我們也有報導,愛馬仕也有利用改造蘑菇,壓制出纖維,並加以製造成植物皮革的案例,讓越來越多服飾可以用上可持續材料。

它們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消費垃圾的問題,但顯然現有的技術顯然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李維斯沒辦法用一條廢舊 T-SHIRT 製造出一條新 T-SHIRT 就是最好的證明。

人們的觀念改變仍然很重要,這不僅僅體現在對可持續商品的認識,也體現在對垃圾類別的認識。傳統回收過程中,垃圾隨意堆積的話很容易產生二次污染,給回收增加了成本。

在這方面中國起步相對較晚,正如文首所述不少人對於垃圾類別的認知度並不高,一個塑膠瓶和外賣盒放在一起就可能出現二次污染,而日本等國家施行垃圾分類較早,民眾有較強的認知。

這樣不僅僅能減少二次污染,也可以減輕回收端的壓力,減小 TerraCycle 這樣的回收公司在分揀、消毒等過程中所消耗的成本。

說白了,回收行業確實有益於環保,但它們的本質仍然是一家民營企業,最大的考量仍然是企業能否盈利,能否持續盈利。

持續的商業收益才能促使更多像 TerraCycle、Evrnu 這樣的企業出現。

另一方面,如何讓這些企業獲得足夠多的關注和效益也同樣重要,全球地區不少政府都會推出相應的補貼政策,保證回收行業中企業能健康的發展,但純靠政府也不太現實。

競爭和高利潤是一個行業快速發展的關鍵原因,人們花費更高的價格購買使用回收材料製作的產品,但這部分利潤是到了李維斯這樣的消費品牌企業還是 TerraCycle 這樣的回收企業呢,這值得思考。

回收公司不應該只是一家原料提供商,提高議價空間很重要,TerraCyle 也做出了一些探索,它不僅和寶潔等大牌企業合作,還經常一起舉辦活動,提供行銷服務。

從幕後走到台前,提升自家的品牌影響力和議價能力,TerraCyle 也推出了自家的環保商店 loop,用戶可以在 loop 購買 TerraCyle 基於可持續使用包裝設計的商品。

▲ loop 商店售賣的部分產品。

像可樂、護膚品等用完後,還可以原路送回給 TerraCycle 重新灌裝,這樣消費者即可以多次使用減小包裝費,TerraCycle 也可以獲取一部分利潤。

減少垃圾,即需要消費者的參與,同樣也需要致力於可回收服務的企業改變經營觀念,不僅僅是回收垃圾,更提供附加值更高的服務、技術等,提升企業效益才能吸引更好的人才進入,形成一個可複製的正向循環,最終走向一個消費和垃圾循環轉變的世界。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Terra cycl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