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未來 3 年水電需求再增一倍,台灣準備好了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6 月 18 日 8:00 | 分類 環境科學 , 科技政策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誰都沒想到,7 月盛夏用水用電的高峰前,台灣數度出現水電荒!

先看缺電。過去20年來,全台發生4次大規模停電,2次就發生在今年5月。依據台電統計,歷年最高用電量前10名中,至少有5名出現在今年5月,28日用電量飆破3,840萬瓩,打破歷年用電尖峰紀錄,5月最低備轉容量率一度下降到3.84%,低於6%供電警戒。

再看缺水。5月,中部6大主要水庫的水位同步創歷史新低,供應台中用水的鯉魚潭水庫,水位更低於1%,完全見底。4月初,台中、苗栗、北彰化地區開始實施「供五停二」分區供水措施,新竹地區也預計6月要亮起分區供水紅燈。

所幸5月底,接連幾波鋒面助攻,6月初取消所有限水令,也緩解水情不佳的水力發電窘迫。

這兩年,台商回流讓低迷許久的國內投資重新注入活水,有專家認為是「台灣經濟轉骨」的關鍵時刻。然而,面對如此吃緊的水電供給,今年1~5月,就像走鋼索般提心吊膽,「經濟轉骨」真的轉得動嗎?

要如期在2025年完成能源轉型,同時抓住台商回流、半導體擴廠的經濟大勢,3項關鍵選擇題勢必要務實面對,不能再逃避。

關鍵抉擇 1》環保是唯一至上、不能退讓的價值?

回應保育大潭藻礁生態約70萬份公投連署書的民意,8月28日「搶救藻礁」公投前,經濟部於5月3日,新提出第3天然氣接收站(桃園觀塘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簡稱三接)的外推方案,規畫區域從232公頃縮減到23公頃,工業區開發面積減少九成,且避開大潭潮間帶藻礁區域,同時工業港再外推455公尺,不浚挖、不填地、不破壞水下藻礁體,希望做到顧供電也護藻礁。

2018年10月,於三接環評當天辭去環保署副署長一職的詹順貴,是此次三接外推方案的發動者。從1990年代就投入環保運動,但如今被部分環團人士視為「叛徒」,詹順貴冷暖自知,點滴在心頭。

「說我換了位置,換了腦袋?只能認了,生態不可能無限上綱,不獲得大多數人支持,終究空談。」詹順貴語氣略顯無奈,表示自己當了政務官才發現,要顧及多元聲音,不能專斷、只聽單一聲音,也不要把單一價值放到最大,非核減煤期程等多元利益更要兼顧。三接外推方案,強調離岸更遠,對生態影響降到很低,會比現在方案更好,應該務實掌握比現在更好的生態保護方案。

關鍵抉擇 2》79萬公頃農地,無設光電專區的可能?

政府於2025年的能源轉型目標,再生能源發電量規畫挹注20%,占比達67%的太陽光電是重中之重。太陽光電20GW的裝置容量目標,屋頂型與地面型太陽光電最新占比已調整為4(8GW):6(12GW)。

只不過居綠能要角的地面型太陽光電,目前進度落後,去年6.5GW的目標,預計要延到今年6月底達成,關鍵就卡在土地。

以地面型太陽光電1 MW(千瓩)約需1公頃土地面積計算,12GW約需1.2萬公頃,光電業者訴求是,以全台79萬公頃農地計算,只要拿出不到2%土地,太陽光電的需求就可以達標。

1.2萬公頃農地看似不多,但農委會副主委陳駿季強調,不是數學邏輯,哪怕1萬公頃也不是集中在一個區域蓋光電,而是面積分散。當光電進去,無法維持農用、破壞生態與景觀,「站在糧食安全、生態、環境維護立場,優良農地絕對不開放!」

「能源也是文明的糧食,只看糧食自給率,那再生能源自給率呢?」對此,光電業者直言,農民願意把地拿出來種電,除了租金較高,還有沒人要種、農民老了種不動、土地持分過多、長期荒蕪、產值太低等原因;加上台灣農地破碎化,每人可耕作面積低,且休耕地多,是沒人耕作,不是沒地耕作。

關鍵抉擇 3》水電價還要繼續「凍漲」嗎?

「台灣油電水價是『國王的新衣』,都不能談。」水利專家、前內政部部長李鴻源不諱言,全台都在吃迷幻藥,台灣水費居全球倒數第四低,只比馬拉威、南非、塞爾維亞高,「台灣自來水價1度成本30元,我們憑什麼1度水不到10元?」

台灣電價與國際比較同樣偏低。日前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接受媒體採訪時也直言,「水電價格應合理反映成本,現在是納稅人補貼大戶,價格愈便宜,大家拚命用,很不合理。」

想像一下,當台灣不要核電、不要燃煤造成空污,又要綠電、天然氣等能源轉型,也要台積電、台商回流等經濟發展,並期待不缺水、不缺電同時,水電費也最好凍漲,且還能顧及農地、平地造林與生態保育……究竟該如何做到呢?如果不取捨、不付代價,大概只能變魔術了。

(本文由《今周刊》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台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