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Zomato 也 IPO,該注意印度的食物外送生意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7 月 29 日 8:15 | 分類 公司治理 , 共享經濟 , 社群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印度外賣已是大生意。因 Zomato、Swiggy 和 foodpanda 三家主流外賣平台,月均訂單數量總和超過 1 億筆。

這對飲食方式長期被達巴瓦拉統治的印度來說並不容易。「達巴瓦拉」是類似挑夫的送餐工作,透過這些每天頂著或推著鐵板,放著幾十盒飯菜走街穿巷的達巴瓦拉,印度人得以工作時拿到家人在家做好的飯菜。

這種古老月付送餐形式沿襲超過百年,5千名送餐員每天可派送超過20萬份餐食。

▲ 達巴瓦拉。

但傳統也得慢慢讓位給新事物。

上個月從清奈搬去班加羅爾的Prit,由於工作總需要在各地輾轉,幾乎不能自己做飯。Zomato成為另一種意義上的生活方式。「我不做飯,外賣平台給我更多選擇,比如有些餐廳更擅長料理豬肉或花椰菜。」

Zomato也於7月14日IPO,首日就拿到13億美元足額認購,本土新創企業將成為印度新上市公司。

2008年成立的Zomato早期專注餐廳發掘和評價平台,直到2015年創始人Goyal下決心推出配送業務,Zomato逐漸靠近以外賣平台為主的業務,代表性事件是2020年初以2.06億美元收購UberEats India。

目前Zomato收入來源主要靠外賣業務,廣告和訂閱制Zomato Pro會員收入,招股書顯示,Zomato業務外賣收入佔75%。 截至3月31日,Zomato在印度4千個城市及525市鎮村開展業務,擁有389,932家活躍餐廳,以及平均交貨時間不到30分的配送網路。

用戶數量,Zomato外賣配送業務月平均使用者達3,210萬,平均訂單價格也從2020年4月279印度盧比(約台幣      元)增長到12月398印度盧比(約台幣     元),漲幅超過42%。 除此之外,外賣訂單折扣也大幅減少,意味外賣在印度成為更主動的行為。

印度人口數突破13.6億,普遍預計將在20年後超越中國成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 在這片網路新土,Zomato並不是沒有對手,甚至改扮演追趕者角色。

2014年出現的Swiggy從上線之初就主打印度食物交付和配送業務,甚至比Zomato早一年。比Zomato年輕6歲的Swiggy外賣業務與後者並駕齊驅,成為印度外賣市場第二把手。Swiggy也在今年上半年拿到近8億美元融資,如果傳聞中軟銀4.5億美元下一筆投資兌現,Swiggy整體估值將突破50億美元,不會落後Zomato太多。

但時間線拉長來看,Zomato和Swiggy並不那麼像。

Zomato從評價平台過渡到有交付能力的聚合平台,核心一直圍繞餐飲和線上體驗,這從極速擴大的配送區域和合作餐廳數量可見一二。 且2019年Zomato推出Hyperpure平台,也是意在服務入駐平台的餐廳最佳化原物料採購鏈。

相比之下,從餐飲外賣發跡的Swiggy嘗試更多元。

Zomato上線Hyperpure平台同年,Swiggy推出實體店計劃Swiggy Stores,並在印度本土金融業相對領先的城市古爾岡試點。Swiggy某高層曾透露,「Swiggy Stores 並不屬於食品雜貨市場,食品雜貨只是Swiggy Stores提供的服務之一,我們想滿足人們生活在城市的所有日常需求。」日常需求包括寵物糧食、鮮花甚至保健品。

同樣2019年,Swiggy開始涉足更專業的物流業務。2018年收購配送新創公司Supr Daily一年後,Swiggy Go出生,配合Swiggy Stores完成日常貨品最後一哩配送。

人口多但智慧手機普及率仍過低的印度,商業角度看是極具潛力的新興市場,而外賣配送為相對狹窄市場,最終逃不掉贏者通吃局面。Zomato曾在半年內擴展至200個城市,包括Swiggy,兩平台都一直用補貼賠錢做生意,2020年前Zomato和Swiggy每筆訂單損失約0.1~0.4美元。

但兩家公司依然有錢可燒,至少背後的國際投資者仍看好此遠未定型的市場。

如果觀察Zomato和Swiggy身後的投資者陣容,Zomato背靠螞蟻集團、紅杉資本、淡馬錫,Swiggy則收到美國威靈頓管理公司、Naspers及美團點評和騰訊等注資。中國網路公司中阿里巴巴與騰訊再次分居兩側,就像兩者在印度及東南亞市場電商(包括雲端)投資戰爭。中國靠點評和外賣業務逐漸穩固壁壘的美團點評也參與,2018年第一次投資Swiggy,而不是選擇與自己更像的Zomato。從這角度看,阿里巴巴餓么了落後美團後,兩者在印度又交鋒。

中國網路巨頭熱切關注,可能意味判斷,即新興印度市場成熟時會更像新中國市場,而不是美國市場。印度生活業務爭奪只會越來越具決定性。

▲ 印度受歡迎的外賣平台。

但對住在不同城市的人來說,現在使用的食物外送軟體仍不太順手。

Prit更偏愛Zomato,因Zomato提供更多高品質餐廳和品牌,相比之下Swiggy以本土風味餐廳為主。 但他有時會碰到少送或送成別人餐點,「我認為這應該有些補償措施,如可退款或優惠,但客服態度非常差,有時候根本沒在聽。」這對基本每天靠食物外送解決兩餐的Prit來說是個苦惱。

對住在孟買的Imran來說,苦惱在於惱人的交通堵塞。2019年的荷蘭通騰公司《通騰交通指數》,孟買為全球交通最擁擠城市,首都新德里排名第四。這對居民來說,大問題就是很久才收到餐點。

「雖然現在外賣配送比原來快很多,但仍經常超時,一般會遲15~30分鐘。」Imran表示。這與Zomato宣稱的「平均交餐時間少於30分鐘」差很多。

Imran在印度疫情爆發後就回鄉村,基本告別習以為常的食物外送。「新德里、班加羅爾、清奈這類大城市食物外送服務很普遍」,Imran表示,「但我現在住的鄉村就不在範圍內,所以只能自己做飯。」

去年開始的疫情加速線上點餐和配送服務普及,但太擁擠的大城市和發展成本過大的落後地區從兩端施壓,擠出印度市場的困難。在印度做食物外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好生意,但遠不是容易做的生意。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Zoma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