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裝船股王慧洋搶造節能船,不只環保,更是生存問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02 日 10:00 | 分類 交通運輸 , 公司治理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以前我在訂造節能船時,同業笑我:肖ㄟ(台語:瘋子)!市場這麼差,你還不多存點錢,造什麼節能船?」散裝航運股王慧洋海運董事長藍俊昇,與《商周》4 小時訪談中,重複 10 次股神巴菲特的經典名言:「潮水退了,就知道誰沒穿褲子!」

「節能船不夠將退出市場」

1999年成立的慧洋,是台灣船舶數最多的散裝航運公司,也是亞洲最大的「船東」之一。今年第一季,慧洋稅後淨利8億9千萬元,每股盈餘(EPS)1.19元,兩個數字,皆居所有上市櫃散裝航運公司之冠。

特別的是,針對未來趨勢的節能船已先布局,預計到年底會有近五成船都配節能引擎。「這個比率國內最高。」船舶設計及工程服務公司天星顧問總經理張長根說。

「節能船成了主流,節能船不夠的公司,將退出市場。」藍俊昇自信說。

藍俊昇與胞兄四維航運創辦人藍俊德,出生於澎湖航運世家。退伍後就投身海運界的藍俊昇,跟大海搏鬥半世紀,古稀之年的他,雖年過半百才創業,卻建構了台灣散裝航運界最大的船隊。

擁有138艘船,主要競爭對手裕民、新興、中航、台航、正德的船加總起來,也不及慧洋多。

減碳規定變嚴成存亡之戰

當前航運界最大的挑戰,是國際海事組織(IMO)對減碳規定越來越嚴格。今年6月,IMO通過新規定,2023年後,將限制船舶的碳排放量。這項新規,可說是船公司的「大魔王」,根據統計,2023年後全球的散裝船高達47%無法達到標準,貨櫃船更有高達53%無法達標。

高雄海洋科技大學航運管理系教授楊鈺池表示,不符合IMO環保規定的船,到了港口很可能被扣船,「船被扣,會留下紀錄,沒人敢租這艘船了,等於被宣判『死刑』!」

張長根認為,IMO減碳規定「是玩真的」。這代表減碳不再只停留在社會公益層次,而是關係到一家船公司能否經營下去。

多年前,慧洋為何會想布局?

時間回到2013年。

當時,散裝航運市場正處於低谷,同業都在大幅縮減造船的資本支出,據英國海運諮詢機構Clarkson統計,全球散裝航運公司的訂船數占現有船舶數,2009年達到高峰,超過80%。但比率在金融海嘯後如自由落體般下墜,最低時只剩8.4%。

然而,藍俊昇卻也聽到,國際級競爭對手都在準備造節能船,布局未來,於是他決心投入,積極花錢訂新船,但也招來小股東反對。

單看財務報表,他的資本支出和利息支出都高於同業。若看今年第一季,預付船舶款金額,還比營業活動產生現金流入高。

被股東罵也要砸錢拚規模

每次慧洋法說會,分析師都會關心,慧洋資本支出及利息支出如果能「少一點」,獲利表現是否會更好?每年小股東則會來抗議,慧洋太會花錢,導致股利配得少,在景氣谷底時期,慧洋競爭對手裕民,股利配發率平均高達九成,慧洋的股利配發率平均只有五成左右。

由於他在慧洋持股比率高達近五成,董事會沒有人挑戰他「投資未來」的堅持。

2009年,慧洋約有51艘船,現在擴張到138艘船,等於金融海嘯後,慧洋不但沒有縮手,船隊規模還逆勢成長1.7倍,不少是配置新世代節能引擎的節能船。

其實,慧洋是最晚踏入散裝航運的航商,但能後來居上,也跟藍俊昇敢投資的營運邏輯有關。

多數散裝航運公司的營運模式,是自己攬貨,收取運費,或將船短租給租家。慧洋則將高達九成船長租(通常一年以上)給客戶使用。

主要租戶是日本大型航商,如日本郵船、商船三井、川崎汽船等;也有國際大型糧商,如加拿大最大糧商Viterra等。

「包租公」營運模式雖有個缺點,就是當海運市況大好時,因是長租,沒辦法即時調漲運價,當下可能錯失賺「順風財」機會;但當市況轉差,運價暴跌,能避開重大虧損的風險。

因此慧洋2010年上市後,儘管航運市場委靡不振,卻沒有一年虧損。

也有船公司想仿照慧洋的營運模式,但這個模式要成功,船隊規模必須夠大,也就是你必須敢投資、敢造船,光這點,很多同業就卻步。

「我每年賺到的錢幾乎都投入造船,錢不夠我再向銀行借!」藍俊昇表示,他大可選擇維持50~60艘船規模即可,「這樣我管理起來反而較輕鬆。」但問題是,航運業不像科技業,競爭力是來自技術創新,要領先別人,「規模經濟」是一大關鍵。

他舉例,大型糧商長租船載運穀物,但有時景氣突然升溫,需要更多的船載貨,船舶多的公司,就有辦法臨時增派船隻給糧商使用,「久而久之,大型糧商覺得隨時能跟你租到船,就願意跟你長期往來,這是規模經濟帶來的好處。」

願意看長期,人就會願意做麻煩的事。一名跟隨藍俊昇的老臣觀察,慧洋初入市場時,為了爭取客戶,別人嫌麻煩而不願提供的服務,都會費心思去解決。

舉例來說,大多數船東有個根深蒂固的觀念,航行時必須繞開海盜多的海域,但刻意繞遠路,運送時間拉長,對租家來說總是不便。

但藍俊昇思索,穿越海盜出沒的海域,固然有風險,「但這是無法解決的問題嗎?」

於是,他花了很長的時間跟保險公司協商,若遇上劫船,能幫忙理賠部分的金額,還在船上安裝對抗海盜的設備,並聘請海上保全護船。

全副武裝後,海盜發現要搶慧洋的船「吃力不討好」,就改搶別的船。慧洋還發現,租家為了縮減航行時間,也願意承擔這些額外的安全費用。

就這樣,租家覺得跟慧洋往來,限制較少,安全也不輸人,於是跳槽。口碑傳開後,慧洋有不斷增長的客戶為支撐,才更放膽造船,呈現良性循環。

現在,慧洋內部又養50~60名工程師,專門負責研發節能技術,如何讓一艘船用最少的油,跑最遠的航程。

慧洋是散裝航運股王,受惠今年散裝市場復甦,慧洋7月19日除息,但立刻就填息,顯見投資人的信心。元大投顧報告分析,目前散裝新造船訂單量仍低,且造船廠要增加產能不容易,船舶供給增加有限下,慧洋近三年展望樂觀,惟報告提醒,慧洋的歐洲線收入比重提高,歐洲客戶穩定性高,但要求也高,是未來挑戰之一。

問他這麼晚創業,為何沒有急於收成,反而要一直把獲利拿去投資未來?

藍俊昇說,他對自己的期許,就像慧洋的英文名Wisdom。人得有看清未來的智慧,才不會被眼前困境迷惑,而喪失領先對手的機會。

「該做的就去做,時間,終會證明你是對的。」藍俊昇說。

(作者:韓化宇;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轉載;首圖來源:慧洋海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