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赴美 IPO 夢碎,美中金融脫鉤進入新階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22 日 8: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金融 , 證券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滴滴出行剛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就被北京當局懲罰,可能使未來大量的中企 IPO 從美國轉往香港,不過,轉赴香港上市的路是否更好走,尚待觀察。

滴滴出行在6月30日的IPO之後慘遭北京當局下架,在這之前,美中金融脫鉤的方向一直都只有一種。華府──特別是國會──率先要求中國公司必須接受美國監理機關全面查帳,否則不得在美國交易所上市,而且2020年訂立的法律明定,如果中國企業連續3年不配合審查,就不能在美國掛牌上市。

華府一些人士一直熱衷於將威脅強制退市做為美中貿易冷戰的籌碼,另一些人則希望不要讓美國投資者增加未知風險。畢竟,中國公司的會計詐欺實在屢見不鮮,甚至出現了渾水研究(Muddy Waters)這類的做空機構,專門揭露中國造假企業。

滴滴在美上市得不償失

然而,中國政府的反擊方式,大概就是更加嚴格管控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中國政府與美國的關係惡化之後,就越來越擔心自己的金融領域會受到美國的制裁。同時,在習近平的獨裁統治之下,中共更是急於控制那些巨大到有威脅性的科技巨頭,因為這些企業正在挑戰黨的霸權。自2020年秋天,螞蟻集團的IPO胎死腹中開始,中共的動作就越來越明顯,希望將中國最具影響力的私營企業納入自己的管控中。

中國的大科技環境不甚樂觀,滴滴出行不顧中國監理機關的勸阻,逕自在紐約交易所上市,其IPO籌得金額高達44億美元,規模龐大備受矚目,但如今結果卻是得不償失,付出更巨額的代價。滴滴上市幾天後,就遭到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簡稱「國家網信辦」)祭出的重罰。中國國家網信辦宣布進行網路安全審查,稱滴滴「嚴重違法違規」蒐集使用個人資料,並將其App從中國的應用程式商店下架。滴滴出行的股價迅速暴跌,跌到比發行價還低。

無視監理警告、「離家太遠」

其實,北京當局大抵來說相當支持中國公司發行股票,滴滴犯的最大錯誤並不是決定上市,而是它上市的地點離家太遠,而且無視監理機關的警告。根據彭博社(Bloomberg News)的報導,中國監理機關早在4月就開始懷疑滴滴的資料安全,報導稱,滴滴手握政府官員乘坐計程車的統計資料。監理機關認為,滴滴應該要在香港甚至中國上市,因為在國內披露資訊的風險比在美國低。

事實上,滴滴確實考慮過在香港上市,然而,香港證券交易所的上市要求比紐約來得更嚴格,而且滴滴認為在紐約可以獲得更高的估值。

這個想法並沒有錯,問題出在滴滴小看了政治大環境的影響力,結果就是現在它要付出的代價,比紐約和香港之間的估值差距還要高好幾倍。北京當局很可能對滴滴處以史無前例的鉅額罰款,恐超過阿里巴巴在今年早些時候的28億美元天價罰款。雖然案情未明,可能有轉圜餘地,但更可能的發展,是中國進一步對滴滴祭出懲罰。例如,它可能必須將最有價值的資料所有權交給國有第三方;中國政府可能會讓國有投資者持有該公司的多數股權,更糟的情況就是被迫退出紐約證券交易所。

滴滴出行的IPO惹出許多問題,除了讓該公司的股價暴跌,投資者求償無門,還讓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的這條當紅交易管道遭凍結。事實上,據金融平台公司Dealogic的資料顯示,2021年上半年有34家中國公司在紐約共融資超過124億美元,創下歷史紀錄,連帶讓更多中國公司都躍躍欲試。Dealogic的資料稱,在滴滴出事之前,有大約20家公司公開表示今年計劃在紐約發行股票,集資約14億美元。

但這些公司現在都變得很低調,因為無論中國還是美國都出現了強大的監理阻力。7月底,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委員艾莉森‧李(Allison Lee)告訴路透社(Reuters):「上市公司都必須揭露重大風險,而這對總部設在中國的公司來說,可能意味著它必須揭露中國的監理環境以及中國政府可能採取哪些干預行動。」

美國參議院財務委員會的成員,參議員海格提(Bill Hagerty)發給路透社的聲明更坦承,「美國監理機關必須確保美國投資者和員工不會被市場以外的行為影響,這些影響已經把美國投資者搞得焦頭爛額。」

「符合上市要求」定義模糊

滴滴的IPO是由高盛、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擔任承銷商。現在那些權益受損的股東都找了美國律師事務所,向滴滴出行以及它的承銷商和董事會提起集體訴訟,許多人指控滴滴在上市前發布了嚴重誤導人的商業訊息。

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還未公開表示是否計劃縮減,甚至暫停中國公司赴美進行IPO。據報導,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方星海在7月下旬向券商表示,只要中國公司符合上市要求,中國將繼續允許它們在美國上市。

至於滿足上市要求究竟指的是什麼,就很模糊了。據CNBC報導,方星海認為,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的過程「如果碰到國家安全疑慮,就必須加以調整」。但由於「國家安全疑慮」在中共當局眼中的範圍相當廣泛,這項聲明似乎無法讓人安心。

不過中國公司依然認為在美國上市比在香港更有吸引力,因為美國擁有全世界流動性最高的資本市場,而且上市程序比香港更容易。據《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表示,銀行業者可以從美國股票銷售籌得的資金中,獲得5%至7%的手續費,在香港卻只能抽取2%左右。

同時,有一些投資者還是寧願逃去美國。像是平安保險旗下的陸金所(Lufax),這個線上財富管理平台就於2020年10月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平安保險的個人投資者和陸金所的許多外國機構投資者,都希望能在美國以美元兌現。

地緣政治風向依舊往東吹

儘管如此,對中國企業來說,地緣政治的風向依舊是往東吹,而非往西吹。像香港在嚴厲的《國安法》施行之後,仍持續努力希望保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美國已經制裁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並有可能在未來繼續加大對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施壓力道。在這種地緣政治環境下,任何選擇赴紐約而非香港進行IPO的大型中國科技公司,都必須先想想北京會怎麼看。

中國科技公司擁有大量個人資料,可能會引起中國政府對國家安全的憂慮,未來也會因滴滴的前車之鑑而有所警惕。如果選擇在香港上市,就能一方面符合「離岸」的資格,另一方面又不會直接踩到北京監理機關的紅線。

所以像現今全球最有價值的創業公司,亦是熱門短影片App抖音(Tik 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想當然耳在2020年年初選擇於香港上市。這家總部位於北京的公司,此前也曾考慮在紐約上市,但在與中國資安監理機構商討之後,就放棄了這個計畫。

(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外籍特聘研究員;譯者為廖珮杏;本文由《台灣銀行家》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