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解析中國經濟撞山,IMF 前首席經濟學家:「他們正把自己逼入困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10 月 02 日 9:30 | 分類 中國觀察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短短半個月中國發生兩件大事,任何一件都足以撼動中國甚至全球經濟,更遑論同時發生。

一是中國對地產業監管制度強硬執行,壓垮最大地產公司──恆大集團不支倒地;另一是突如其來的限電令,江蘇、昆山一帶工業區瞬間「被停產」。這兩個問題如深水炸彈,當兩個炸彈同時拉開引信,中國經濟將何去何從?

9月14日堪稱中國房市最黑暗的一天。這天中國最大地產集團、在港股掛牌的中國恆大集團正式公告:「本集團兩家子公司未能按期履行第三方發行理財產品提供的擔保義務,相關金額約為9.34億人民幣。公司正積極與發行人、投資人進行協商,以期達成一致同意的還款安排。」

有如青天霹靂,這幾年幾度傳出財務危機的恆大集團,終於還是撐不住了!

恆大地產是2020年全中國排名最大的地產集團,恆大究竟有多大?據恆大年報公告,中國234座城市共有798個建案正在進行,擁有2.31億平方公尺土地,差不多和扣掉北投區的台北市面積相當,約台北市總面積85%。

台灣人恐怕很難想像,一個地產集團可以大到手握如此龐大的土地資產,如果恆大就此倒地不起,全中國將近800個正在進行的建案,何去何從?

帝國崩壞的導火線
三道紅線全踩是近因,資不抵債是主因

中國市場人士表示,導致恆大迅速崩壞的短期因素,與中國房地產政策有絕對關係,最關鍵的「三道紅線」恆大踩好踩滿,按照規定因此「有息負債不得增加」;所謂有息負債,通常指金融機構貸款,換句話說就是宣告:銀行不准再借錢給恆大!

所謂「三道紅線」,是去年8月中國住建部與人民銀行共同提出對中國地產業者的三個監管要求,包括「剔除預收款的負債率不得大於70%」、「淨負債率不得大於100%」、「現金短債比不得小於1倍」。一旦違反,三道紅線全踩者不得增加有息貸款,每減除一道紅線,有息貸款可增加5%;就算全面符合的業者,有息貸款增加率也只有15%。這重要政策等同中國政府宣示對地產業全面性緊縮監管。

中國政府明確表態,緊箍咒讓所有中國地產業現形,恆大地產無以求援,最終資金鏈斷。恆大集團創辦人兼董事長許家印直到去年中,還是中國排名第一的首富人生,也終結於此。

一套資金無限擴張
中國地產法令不全,高利吸金財務危機甚囂塵上

中國恆大集團的前身成立於1996年,短短兩多年,等於用10倍、百倍的驚人複製速度,在全中國一線、二線甚至三線城市買地、預售、蓋樓與交屋,為什麼它能成長如此快速?

一位熟悉中國地產運作的人士點出關鍵。因中國對地產業的資金運用,很多省分都還沒有「專款專用」法令規範,「建商收了A建案預售屋的預收款,不用強制存在專屬A信託帳戶,很多建商就把A預收款挪去買下一塊B土地,等於用負債滾負債,買來的土地又能賣預售屋,表面建案很多,實際上是用負債滾出來的雪球,不斷槓桿擴張。」

從表面看,恆大擁有近800個建案,但其實話只說一半,因資產負債表另一半負債更嚇人。截至去年底,恆大帳上負債1.95兆人民幣,約台幣8.4兆元,這數字約是台灣一年政府總預算4倍。

過度擴張只要經濟成長一停滯,買盤一縮手,滿手房屋賣不掉,驚人的負債雪球就會瞬間反噬,成為甩不掉的燙手山芋。

目前傳出的訊息是,9月22日恆大召開「復工復產保交樓」專題會,許家印親自出席,這也是許家印最近一次出席公開場合,至少證明他沒有「被消失」,也算是恆大出事以來的正面訊息。

恆大一課,除了企業過度擴張的敗壞,還隱含中國市場的險峻、倏忽難測,平靜水面的大浪洶湧,距離公司治理的國際標準之路,何其漫長。

(本文由《今周刊》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