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這家台南傳產應變速度比遠東、台塑集團快?故事要從 24 年前殘酷淘汰賽說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1 月 03 日 7:45 | 分類 公司治理 , 環境科學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12 月,北風吹拂,剛過胡麻盛產季的台南西港,農地休養生息。然而當地建廠近一甲子、生產白膠聞名的南寶樹脂,上上下下正忙成一團。

現場氛圍略顯緊繃,來自與時間賽跑的壓力。再過兩週,一套能計算廠區碳足跡、花費80萬元的軟體,就要安裝至南寶旗下11座廠。接著最慢2022年3月底,就要盤點完工廠碳足跡,然後逐一申請國際認證。

這近100天的大作戰,源自讓眾人跌破眼鏡的承諾:2021年6月,資本額僅12億元的南寶,竟率台灣化工業之先,第一個承諾要在2050年達到碳中和,比規模大它800倍的台塑集團、500倍的遠東集團,都還要快。

複製24年前淘汰賽經驗
早就成立製鞋台灣隊

「客戶遲早會要求的」,南寶執行長許明現緩緩說出身為NIKE供應鏈一員,願意「超前部署」的第一個理由。

雖然台灣人對南寶的印象,是兒時美勞課人手一罐的白膠,其實四成營收來自黏合運動鞋底、鞋身的「鞋膠」,不僅市占居全球之冠,更是運動鞋霸主NIKE的第一大供應商。

南寶明白,儘管之於客戶,自己是中間還隔了製鞋廠的第二階供應商,尚未強制要求減碳,但許明現說:「這只是時間早晚,我們不可能置身事外。」何況還有第二個理由──是24年前殘酷的供應鏈重整。

1997年NIKE幾乎無預警下,宣布自家鞋膠材質將從有環境疑慮的油性膠換成無毒性的水性膠,瞬間數量達十多家、遍及各國的鞋膠供應商,因為拿不出水性膠,大舉退出供應鏈,台灣南寶卻在這波震盪下挺住,沒被淘汰。

原因就在1990年,南寶接觸到低刺激性、高環保性的水性樹脂後,有感「這個時代一定會來臨」,於是投入開發。

不過擁有水性技術只是挺過第一關,考驗仍未結束,「當時NIKE從簡單鞋型先用(水性膠),再慢慢導入難鞋型」,眼看技術跟不上的對手接連淘汰,當時南寶董事長吳政賢身處的南寶研發團隊,決定找來製鞋廠寶成、豐泰及鞋材廠三芳,對手還沒意識到「團結力量大」之前,先組成「台灣隊」。

經過3年,南寶終於在這場比賽活了下來,NIKE供應鏈原本近20家鞋膠供應商也縮減到僅5家,南寶就是靠著這役,奠定現在第一大廠的地位。

面對新趨勢,如果不提早布局,一旦典範轉移,變成你得追趨勢,此時被淘汰的風險也越大。吳政賢說,「所以我們一定要走在前面,讓別人跟著我們,這樣才會有話語權。」

▲ 南寶樹脂執行長許明現(左)、董事長吳政賢(右)。

歐盟將課碳稅,衝擊五大產業
美日可能跟進,台企不能再蹉跎

如同南寶執行長許明現所言,所有企業被捲入這場碳中和的風暴只是「時間早晚」,那如果中小企業想提前因應,該怎麼做?或許率全球之先課徵碳關稅的歐洲,可當台灣的明鏡。

歐盟2021年7月公布的《碳邊境調整機制》(CBAN)草案,有關碳排量申報是以「產品」為單位,而非以「企業」為單位,且申報頻率也不是一年申報一次,而是每季即一年4次,「要你拿出連續(碳排)數字,而不是一年碳排多少」,友達前總經理、零碳大學校長陳來助指出。

其次,草案規定,2023~2025年過渡期開始,輸入歐盟的列管產品,每季都申報的碳排量,都得涵蓋直接和間接排放數據,「也就是說,CBAN不只要你盤點自己的碳排量,還逼你去盤、去要上下游供應鏈的碳足跡。」安侯永續發展執行副總經理林泉興解釋。

面對碳中和趨勢,台灣149萬家中小企業,沒有誰是局外人。「無論零碳或數位轉型,台灣中小企業遲早都要面對,早做一定比晚做好。」陳來助認為,利用轉型墊高競爭實力,反而成為突圍困局的武器。

(本文由《今周刊》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南寶樹脂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