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虛擬貨幣浪潮起,星、韓、台官方做法大不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2 月 07 日 8:30 | 分類 Fintech , 加密貨幣 , 國際金融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虛擬貨幣發展方興未艾,但各國態度大相逕庭,新加坡對開發虛擬貨幣科技、理解區塊鏈、智慧型合約相當感興趣;南韓態度比較保守;雖然目前台灣對虛擬貨幣的態度謹慎,但若未來市場需求大幅提升,肯定會拓出更大調整空間。

半個多世紀前亞洲四小龍崛起,台灣和南韓發展成出口大國,香港和新加坡則成為主要金融中心。後兩者是昔日英國殖民地,促進全球資本流動扮演重要角色,都準備成為虛擬貨幣樞紐。

FTX總部遷至巴哈馬

許多知名虛擬貨幣交易所總部進駐香港,全球最大穩定幣「泰達幣」(Tether)也在香港發行後,香港快速發展。但中國全面打壓,嚴重影響香港虛擬貨幣產業,正在緩慢萎縮。最近震撼彈是虛擬貨幣衍生品交易所(FTX)2021年9月宣布將總部從香港遷至巴哈馬。

但新加坡完全不同,虛擬貨幣成為新興資產,且希望逐漸將虛擬貨幣整合到國內金融系統。儘管仍須採取適當措施遏制非法活動,但對新加坡這種金融中心來說,虛擬貨幣不是風險,而是機會。新加坡採取美國和歐洲方式,不直接監理交易活動,而是以防制洗錢(AML)和要求盡責審查規範交易所。

新加坡喜迎Web3世界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MAS)局長孟文能(Ravi Menon)2021年11月對彭博社表示,新加坡「對開發虛擬貨幣科技、理解區塊鏈、智慧型合約相當感興趣,並準備好迎接Web3的世界。我們認為取締跟禁止都不是最好方法。」

自新加坡《支付服務法》2020年1月上路以來,收到170份數位支付型代幣(Digital Payment Token,DPT)服務供應商申請。約90家服務供應商豁免執照下繼續營運,包括全球最大虛擬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為確保符合當地法規,幣安2021年10月底禁止新加坡用戶在主要網站「Binance.com」存放法定貨幣、交易或購買虛擬貨幣。新加坡子公司當地獨立營運的虛擬貨幣交易所「Binance.sg」依然可進行上述活動。

澳洲大型虛擬貨幣交易所「獨立儲備」(Independent Reserve)是首批獲得MAS初步批准,受監理的數位支付型代幣供應商。自2019年以來就一直在新加坡為個人和企業提供數位資產交易與場外交易的服務。

儘管人們對新加坡虛擬貨幣的生意有很高期望,但目前還沒有把去中心化虛擬貨幣列入法定貨幣,只當成某種可交易的商品。同時新加坡虛擬貨幣交易市場還很小。據新加坡政府資料,2020年以新加坡幣計價的三種主要虛擬貨幣比特幣、以太幣和XRP,每天最高交易量總和,只有新加坡交易所證券平均交易量2%。此外,新加坡區塊鏈協會(Blockchain Association of Singapore)估計,MAS監理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基金,虛擬貨幣只占不到0.01%。

南韓增加監管力道

相較新加坡逐漸接受虛擬貨幣,南韓態度比較保守,監理機關並沒有打算將南韓打造成虛擬貨幣中心。2021年2月,南韓央行行長李柱烈(Lee Ju-yeol)表示,像比特幣這類加密資產並沒有內在價值。

雖然南韓人非常想投資虛擬貨幣,但首爾當局這幾個月逐漸增加監管。南韓加密交易所單日成交額超過200億美元,是散戶股票交易量3倍多。

南韓政府近期要求,包括虛擬貨幣交易所等所有虛擬資產營運商,如果要在南韓境內營運,就必須9月24日前向南韓金融資訊分析署(Korea Financial Intelligence Unit,KFIU)註冊。KFIU隸屬於南韓金融監督委員會(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FSC),主要負責打擊洗錢活動。

2021年3月上路的虛擬貨幣專法,規定虛擬貨幣業者必須與銀行合作,實行交易帳戶實名制。然而部分銀行不想承擔後續風險而不願合作,使全南韓200多家虛擬貨幣交易所大多數業者陷入困境。

截至2021年9月底,只有10家公司成功與銀行合作夥伴達成協議,包括Upbit、Bithumb、Coinone和Korbit四大巨頭。這些交易所與新韓銀行(Shinhan)、農協銀行(Nonghyup)等大銀行和南韓純網銀K-Bank有密切關聯。

2021年5月,南韓第五大交易所Foblgate主管Lee Chul-ie對《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說「我們存亡陷入危機」。他表示,由於銀行不願意合作,「我們可能得將業務移到海外」。

移到海外,意味將步向中國虛擬貨幣交易所的後塵。中國境內許多交易所2017年年底政府實施打壓政策後,就一一退出中國,接著北京也屏蔽這些交易所網站。

2021年3月專法還要求南韓營運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必須拿到網路安全機構資訊安全管理系統認證。截至5月,只有20家交易所拿到安全認證。

南韓當局甚至規定,如果虛擬貨幣收益超過250萬韓圜(約2,120美元),必須繳交20%資本利得稅,引發眾多虛擬貨幣投資者不滿,原本計畫2022年實施,但可能出於政治原因延後一年,要到2023年才生效。南韓政治人物都想為2022年3月總統大選爭取20代和30代選民支持,這些人比較可能是虛擬貨幣投資者,且一定反對徵稅。

台灣採漸進式策略

台灣對虛擬貨幣採取漸進式策略。法規對散戶投資者參與市場的規定相對寬鬆,國內也有許多虛擬貨幣交易所。全台最大數位資產交易平台MaiCoin成立於2014年。

不過台灣虛擬貨幣市場還是相對小,有部分是因台灣人認為去中心化的數位貨幣風險太大(某方面來說確實如此),台灣投資者一般不願承擔風險。加上台灣發生過鬧很大的虛擬貨幣騙局,更重創虛擬貨幣的形象。台中比特幣龐氏騙局就有1千多名投資客上當,被騙5,000萬美元。2021年9月,台灣警方破獲加密投資詐騙,共逮捕14人,一年內有超過100人受害,詐騙金額達1.5億元。

全面監理應該有助大幅提升台灣虛擬貨幣資產的安全性,從目前政策,也看得出台灣確實更重視這項議題。為防制虛擬貨幣洗錢風險,自2021年7月1日起,若交易金額超過50萬元,虛擬貨幣交易所須提出申報。違反規定的業者,最高可處以1,000萬元罰鍰。

2021年11月中旬,政府又進一步提出虛擬貨幣全面監理框架,兩大政策發展是關鍵。第一,虛擬貨幣原本視為「資訊軟體業」,如今經濟部正式將虛擬貨幣正名為「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事業」;第二,經濟部指定金管會為監理虛擬貨幣行業的主管機關。

雖然台灣對虛擬貨幣的謹慎態度,會讓熱中去中心化虛擬貨幣的人失望,但虛擬貨幣的監理規範確實正跟上其他金融服務業,促進正常交易活動時,也設法防制金融犯罪和保護投資者。雖然以目前監理環境,台灣要成為虛擬貨幣交易中心還有很大段距離,但如果未來市場需求大幅提升,肯定會拓出更大調整空間。

(作者:台灣金融研訓院外籍特聘研究員Matthew Fulco,譯者:廖珮杏;本文由《台灣銀行家》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