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宣布加強關鍵礦物質供應鏈,停止依賴中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2 月 24 日 8:00 | 分類 國際觀察 , 國際貿易 , 材料、設備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拜登政府 22 日宣布聯邦政府和民營企業將加強稀土和其他關鍵礦物供應鏈。這些措施將減少依賴這些礦物主要的生產國中國。分析人士認為,美政府目的是這些關鍵行業能合理自給自足,保障美國國家安全。

拜登總統22日下午在白宮與礦物供應鏈和清潔能源行業企業高層、社區代表、勞工領袖、加州州長蓋文·紐森(Gavin Newsom)和能源部長格蘭霍姆(Jennifer Granholm)等視訊會議,宣布重大投資關鍵礦物質和材料的國內生產,停止依賴中國,並確保這些資源造福社區,並可持續生產、創造高薪工作。

「中國控制這些礦物質大部分市場,如果我們依賴中國提供今天和明天的產品動力,我們就無法建立美國製造的未來。」拜登說。「這不是反中國或反其他東西,這是支持美國人。這就是我要採取行動的原因。」

據白宮會前公布的說明書,聯邦政府將投資擁有芒廷帕斯礦的稀土礦商MP材料(MP Materials)3,500萬美元,以分離和加工稀土元素,建立完整端到端永磁供應鏈。

2020年,政府提供MP材料960萬美元資金,因其擁有美國唯一的稀土礦。首席執行長詹姆斯·利廷斯基(James Litinsky)在白宮視訊會議說,公司將再投資7億美元,以創建美國稀土磁性材料供應,到2024年永磁供應鏈可創造350個職位。

目前中國控制全球永磁市場87%市占率,稀土開採能力55%和精煉85%。磁鐵可用於電動車、國防系統、電子產品和風力渦輪機。

伯克希爾哈撒韋能源可再生能源公司(BHE Renewables)宣布今年春天將在加州帝國郡新示範設施破土動工,以測試從地熱鹽水持續提取鋰的可行性。這是五年內對可持續鋰生產投資價值數十億美元專案的一部分。該地區擁有世界最大鋰礦床。

白宮還宣布與福特汽車和Volvo合作收集和回收報廢鋰離子電池。能源部將設立1.4億美元示範專案,旨在從煤灰和其他礦山廢料回收稀土元素和關鍵礦物,減少新採礦需求;還將投資30億美元精煉鋰、鈷、鎳和石墨等電池材料,以及電池回收設施,創造高薪清潔能源製造工作。

稀土、鋰和鈷等關鍵礦物質可用於電腦到家用電器,也是電池、電動車、風力渦輪機和太陽能電池板等清潔能源技術的關鍵材料。

白宮說,隨著世界轉型至清潔能源經濟,幾十年內全球對這些關鍵礦物的需求將猛增400%~600%,電動車電池重要成分鋰和石墨等礦物,需求將增加更多──高達4,000%。

拜登總統一年前才簽署「美國供應鏈」行政命令,下令100天內評估美國關鍵礦物質和材料供應鏈的脆弱性程度。去年6月拜登政府的評估報告說,美國關鍵礦物質和材料對外國和敵對國家過度依賴,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和經濟安全。

加州大學歐文分校專注全球供應鏈和經濟治國之道的博士生菲比·文(Phoebe Moon)表示,北京目前持有的東西至關重要。

「我們使用更多水資源。我們也在使用更多有利氣候和環保的能源,拜登政府宣布針對這問題的稀土材料清單核心就在此。」她告訴《美國之音》。

稀土

稀土是17種金屬化學元素的合稱,雖然不稀有,但是清潔開採和加工難度大且成本高。據最新政府數據,美國是全球僅次中國的第二大稀土開採國。其他主要稀土開採國有緬甸、澳洲、馬達加斯加、印度、俄羅斯、泰國、越南和巴西。

克利夫蘭州立大學經營與供應鏈管理副教授陳振益(Jen-Yi Chen)表示,美政府的目標是在汽車和網路設備等關鍵行業能合理自給自足,以保障國家安全和競爭力。

「『合理』,我的意思不是100%停止依賴中國,因成本會太高昂且不可持續,因為我們資源並不豐富,需優先考慮並專注真正必需物資。總體來說,不久的將來,我們可能仍需要中國投入和產能讓非必需物資維持低價,但不應在必需物資妥協太多。」

陳振益說儘管有環境成本,但增加國內生產仍有意義。

「如果停止運作,恢復的時間將比找合作夥伴要短,尤其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還可能促進環境監管改善,因『它們現在就在後院』。」

中國的壓力

本週稍早,北京宣布制裁提供台灣導彈防禦系統維護服務的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和雷神公司取得稀土礦產。北京視台灣為中國一省。

1月美國參議院議員提出一項兩黨法案,可能會在2026年前禁止國防承包商從中國採購稀土,並迫使五角大樓2025年前建立礦產的戰略儲備。

「中國共產黨控制全球稀土元素供應,稀土元素用於電池到戰鬥機所有領域。結止依賴中共提取和加工這些元素,對贏得與中國的戰略競爭和保護國家安全至關重要。」法案贊助者之一、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說。

菲比·文表示,認識關鍵礦產供應鏈的重要性是好開端,但還必須開始基本合作努力,以保持地緣政治穩定。

「我們今天面臨的問題很多情況下靠自己無法解決,讓製造業回流和取得盟友支持的努力將產生回聲,傷害我們相互理解、創造和平的努力。」她指的是將生產轉移回國內或友善國家的努力。

(本文由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