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 年之前,政府與企業最重要的事──綠電交易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4 月 10 日 10: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太陽能 , 能源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 2050 淨零排放路徑圖終於在 3 月底出爐。兩個數據,對所有企業都很重要。

第一,該路徑圖預告了台灣30年後的整體用電量,會從現在的2,700多億度達到5,731億度,激增近1倍。

第二,是2050年時,台灣的再生能源發電占比,要高達六至七成。目前,只有5%。

兩組數據放在一起,讓不少人捏把冷汗。這麼高的用電量,而且,有6到7成,要靠再生能源。

為了要達成這樣的目標,政府要怎麼做呢?根據規劃,在2030年之前與之後,分別有不同的主要政策工具──在2030年之前,最重要的工具是能源轉型、增加綠能。2030年之後,新技術如碳捕捉、氫能發電逐漸成熟後,才會納入做為零碳排放的重要工具。

換言之,在2030年之前,對政府而言最重要的事,是綠電;對企業而言,也是綠電。

因為,工業部門占全台碳排量近六成,要把這些高碳排的用電,轉換成再生能源發電,只有當這些企業在市場上買得到綠電,才可能讓台灣達成淨零排放的目標。

但,從企業目前所面臨的現實面來看,卻是一度綠電難求。尤其,是「便宜的綠電」難求。

什麼叫「便宜的綠電」?

以目前太陽光電、陸域風電、離岸風電的發電成本來說,陸域風機的一度電發電成本是最低的,僅新台幣2元左右。地面型光電發電成本,一度是3元,屋頂光電一度約5元;而離岸風機,目前一度的發電成本,也約5元左右。

因此,目前,願意把電拿來市場上自由交易的,大多是生產成本低的陸域風機發電業者。

其餘的發電業者,則是偏好把產品拿去賣給台電,讓對方用保證收購價、一次20年買走。

再者,其他再生能源發電業者,為了省麻煩,也偏好跟大客戶做生意。

這就好比批發與零售的差異。

雖然,零售市場價格比批發價格好,但如果我的產品可以在市場上,有大型買家,願意一次買20年,誰會願意在市場上賣給短期購買的散戶?

站在穩定獲利的角度,發電業者自然傾向賣電給用電大戶。

不是缺綠電
是缺「便宜的綠電」

「從賣方立場看,有人願意一次買,當然方便很多啊;加上(買家)又是前十強企業,融資給售電業者(蓋電廠)的銀行,當然更樂見這種情況,」 一位政府負責綠電憑證的標檢局官員說。

根據官方統計,截至今年2月止,國內綠電發電業者總計賣給台電的綠電,高達7成。而剩下能在自由市場上交易、且價格較低的綠電,又有高達9成以上都被台積電買光。

這,才是企業界高喊「缺綠電」的真相。

「不是沒有綠電,是便宜的綠電,都被買光了」,官員坦言。

日前政府與工商團體就淨零排放路徑座談時,會中企業團體提出,希望政府能就產業來「合理分配」綠電。這背後,也是出自擔心便宜綠電再被買光的憂慮。

大小企業都想要買便宜的綠電,無可厚非。但當大企業將便宜多綠電買光後,相對沒有議價能力與購買能力的中小企業,就只好眼巴巴看著較貴的綠電,思考該不該忍痛下手。

這會造成什麼結果?促進能源轉型的重要關鍵──綠電交易自由市場,會更晚成熟。

雖然,大企業對綠電龐大的需求,仍可以帶動整體的綠能產業發展,但想要讓綠電更普、綠電交易市場更蓬勃,需要的是讓所有企業都能參與其中。

「你(大企業)現在把(便宜)綠電買光了,對台灣一點幫助都沒有,」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說,未來國際評比會更重視企業對於氣候政策的倡議,是否有具體作為。

例如,企業對整體能源轉型、氣候政策有哪些貢獻?它的採購與投資計畫,是否可促成整體產業淨零目標?用電多者,是否理應承擔更多促進產業發展的責任?

再者,當大家都只想要便宜綠電,還會造成另一個問題,壓縮協助企業購買綠電的「中盤商」──再生能源售電業者的生存空間。

未來,當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愈來愈高,台灣就不可能只靠台電一家承擔所有電力的發電與買賣業務,會有愈來愈多綠電發電業者加入,此時,就需要有中間人來協助買家與賣家媒合供需。目前全台僅有21家售電業者。

照理說,售電業者應要在此獲取合理的利潤空間,但他們既要負責繁複的文書、提供更多的能源管理服務,還要盡量壓縮自己獲利空間,才能讓綠電電價符合買家期待。同時,這些新興的售電業者,多是新創,規模不大,而交易的也多是中小企業,因此自然也難獲得銀行融資貸款。

「銀行業眼中只有台電,還有台積電,」一位民間售電業者說,政府缺乏金融扶植配套,讓售電業只能靠自己苦撐著。

台灣想要邁向2050淨零排放目標,發展綠電,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但要促成綠能產業與市場加速成熟,顯然,還有許多綠電交易的關卡待解。

(作者:管婺媛;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