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設計團隊失去 Jony Ive 後,從設計至上邁向實用主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11 月 17 日 8:00 | 分類 Apple , 公司治理 , 科技趣聞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10 月底蘋果公布 2022 年第四季財報,與大環境普遍走低不同,蘋果逆市增長,營收 901.46 億美元,淨利潤 207.1 億美元,均創新高紀錄。

無論大環境如何變化,蘋果財報數字一如股民期待牛市,一路長紅。看待蘋果營收、利潤等成績也沒具體概念,對普通人的意義不過是一長串數字。以近 1 千億美元營收來說,甚至比某些國家 GDP 還高,且並非小國家,而是超過世界一半國家,屬於真正意義的「富可敵國」。

11 月亞馬遜股價大跌,Meta 忙著裁員,Google 利潤持續萎縮,蘋果近 2.4 兆美元市值比 Meta、亞馬遜和 Google 市值總和還高。無論哪個角度看,蘋果對科技業甚至所有行業都是獨特的存在。

高歌猛進,亦有隱憂

理論說來有如此成績,無論投資人、分析師還是科技評論者,甚至普通消費者都會對蘋果有非常正面的評價。但財報公佈後,卻出現負面聲音,分析師認為蘋果 iPhone 和服務還不夠好,沒有顯示增長潛力。科技媒體則認為創紀錄利潤和營收不能「改變」現在的蘋果,贏回大眾的信任。

一直追隨蘋果的粉絲,也表達即便有如此光鮮亮麗財報,現在蘋果產品卻越來越不像蘋果。不僅外界對蘋果眼光不同,蘋果自己也頻繁人事變動。10 月底 11 月初,蘋果有 5~6 位高層離職或退休,一些職位已交接,還有職位暫時空缺。

  • 線上零售副總裁安娜·瑪西亞森(Anna Matthiasson)離職,由數位體驗和電子商務高級總監凱倫·拉斯姆森(Karen Rasmussen)接任。
  • 首席資訊長瑪麗·登比(Mary Demby)退休,消息稱將由 Facebook 老將接任。
  • 蘋果副總裁 David Smoley 即將退休。
  • 蘋果首席設計師伊凡斯·漢基(Evans Hankey)半年後離職,接任者不明。
  • 蘋果首席隱私主管珍妮·霍瓦斯(Jane Horvath)離職至律師事務所。
  • 蘋果採購副總裁湯尼‧布萊文斯(Tony Blevins)因不妥言論離職。

▲ Evans Hankey(左)與軟體設計主管 Alan Dye。

無論賈伯斯還是庫克時代,蘋果高層變動都屬正常現象。人事調整代表產品線變化,賈伯斯從 NexT 回歸蘋果後,也是大舉調動人事,才塑造蘋果幾大產品線。但第四季之後高頻率高層變動還是十分異常,甚至常年追蹤蘋果消息的記者,都猜測會影響蘋果年底新品發表。

照年中消息,9 月初發表 iPhone 14 系列後,10 月新 iPad Pro,10 月底或 11 月初有 M2 Pro、M2 Ultra 晶片及 MacBook Pro 更新。高層變動後,一向對蘋果新品發表時程預估成功率頗高的彭博 Mark Gurman 也表示蘋果延後新品發表,可能改到明年初或春季。

且離職名單赫然看見接替 Jony Ive 首席設計師之位的 Evans Hankey,雖還有半年緩衝期,但繼任者仍不明。Jony Ive 離開蘋果創立 LoveFrom 公司後,仍與蘋果有業務往來,但蘋果產品近年風格趨實用,極強設計感也逐步轉向功能化,設計部門話語權減弱不少。

雖然不知 Evans Hankey 離職原因,但很多猜測說設計團隊地位和權力逐步削弱,光環不再,落差感有可能是理由之一。不只 Evans Hankey 離職,設計團隊資深設計師也離開 Apple Park,有趣的是離職設計師先後加入 LoveFrom,追隨 Jony Ive 的腳步。

蘋果設計團隊走下「神壇」

若把蘋果比擬為《權力遊戲》,賈伯斯是坐在鐵王座的國王,Jony Ive 和設計團隊就是國王之手與內閣成員。當時蘋果設計團隊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賈伯斯自傳及《After Steve》都有描述他生前最愛去晃晃的就是設計部門,也與 Ive 一起奠定蘋果設計風格。正是賈伯斯對設計的癡迷,以及對工業設計的高要求,讓設計需求高於其他產品部門,甚至不惜犧牲利潤。

初代 iPhone 的鋁合金、康寧大猩猩玻璃,以及 MacBook Air 一體 CNC 切割都是高要求下的產物。設計部門有天大話語權,彷彿產品所有生產創意都繞著設計決定。但庫克接任 CEO,身為職業經理人,他當然不像賈伯斯常去設計部門,也鮮少與設計團隊討論或建議。

《After Steve》甚至說庫克不太關心產品設計,讓這些設計菁英很失落。不意外的蘋果工業設計由 Jony Ive 獨挑大梁,但 Ive 更像理想主義工業設計師,即便受賈伯斯影響多年,但回歸產品設計,Ive 還是更喜歡照自己的意思走。

之後蘋果推出蝶式鍵盤、全 USB-C 介面 MacBook Pro、Apple Pencil、Magic Mouse 等讓人又愛又恨的產品。這些工業設計領域還是引領風潮,確立蘋果極簡設計理念,但並不實用,尤其 MacBook Pro 可謂「毀譽參半」。

▲ Apple Park。(Source:Unsplash

Ive 淡出蘋果設計團隊後,專注新總部 Apple Park 外觀設計。蘋果產品線也開始由設計至上轉向實用主義,不再由「設計團隊」主導,成為設計、軟體、硬體製造、晶片等多部門共同定義。為了挽回專業使用者信任,蘋果也罕見創立 Pro Workflow 工作流程顧問組,以滿足專業使用者的需求。

新 MacBook Pro 有更多介面回歸,更佳散熱規格,以及不再為了輕薄設計妥協功能的趨勢。MacBook Pro 取得好評後,蘋果設計部門逐步從有絕對話語權轉成關注成本收益的普通團隊。這也是賈伯斯過世後,蘋果一直在做的大方向修正。不再靠幾位天才,而是群體合作、有嚴謹研發流程的傳統科技公司。

這些變化讓蘋果幾年內規模更壯大,可說是從靈光一現單產品成功,轉成成熟商業模式,迸發巨大的商業價值。

蘋果或許還在轉骨陣痛期

蘋果歷史大量人事變動基本上都是因賈伯斯離開和回歸。賈伯斯離開蘋果,加上策略改變,讓產品少幾分靈性,變得複雜,同時新 CEO 領導下,蘋果未專注消費市場,而是與對手爭奪市場,逐步隕落,優勢消耗殆盡,才把賈伯斯接回來,精簡產品線也精簡團隊,誕生 Mac、iPhone、iPod 等影響至今的產品。

最近蘋果設計團隊及高層流動,也對蘋果產品造成風格變化,少了極致,多了實用,少了優雅,多了務實。iPhone 14 Pro 系列的動態島,MacBook Pro 更厚重,MacBook Air 告別楔形設計,都是為了好用而改變,即便有不少人難認同。

今年團隊快速調整及偏務實風格,恰好處於 iPhone、iPad 外觀換代,以及傳聞 Reality Pro 虛擬實境設備誕生點,設計過渡到實用,可能很快出現結果。或許蘋果未來產品會與現在發表會一樣,設計更少,性能、規格、功能更多,設計團隊也不再是有特權的獨立團隊,降階成為蘋果產品鏈的普通環節。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