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半導體企業,才能跨越衰退週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12 月 01 日 8:00 | 分類 半導體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股神」最近有點忙,先前媒體報導波克夏海瑟威第三季 41 億美元建倉台積電,讓台積電一舉進入波克夏海瑟威前十大重倉股,本週巴菲特又加碼日本五大綜合貿易商。

五大日本綜合貿易商在新能源、電力、生活與原材料、資源化學等領域涉獵廣且深,且在半導體領域也有涉足,住友商事旗下住友化學在美國德州成立新公司,建設高純度半導體製程化學品製造工廠、三菱商事旗下三菱瓦斯化學將在泰國增強半導體封裝用樹脂「BT 材料」產能,伊藤忠商事與日本政策投資銀行出資的投資基金等,收購美國大型半導體企業安森美設的新潟縣工廠等。

當然,半導體只是幾大貿易商的鳳毛一角,並不是「股神」投資的主因,股神投資半導體的主角還是台積電。

巴菲特的選擇

巴菲特曾表示,如果不願意持有一支股票十年,甚至不要考慮持有十分鐘。對他而言,長期股票價格是「磅秤」,最終還是要回歸公司價值。

細數波克夏海瑟威最新前十大持倉企業不難發現,巴菲特始終實行長期主義,1988 年入股可口可樂,與美國運通的不解之緣更可追溯到 1964  年,且最近五年新增持股只有四家,分別是2019 年買入西方石油、2020 年買入雪佛龍、2021 年買入動視暴雪和最近買入台積電。

從分布領域看,巴菲特偏好銀行、金融服務、能源和食品飲料領域。進一步看,巴菲特喜歡進入成熟產業,且優先選擇龍頭企業。雖然與新興產業相比,成熟產業平均增長率相對較低,但最大特性就是穩定。

新興產業雖然增長快速,但充滿不確定性,比如產業整體方向不確定,競爭格局不確定引起龍頭不確定性等。巴菲特名言之一就是盡量規避風險,保住本金。至於投資比亞迪,重要原因是查理蒙格推薦,並非巴菲特自己的第一選擇,也許另一個原因在比亞迪是上市港股而不是上海A股。

半導體與台積電

從成熟性與穩健性來看,台積電及所處的晶圓代工賽道無疑兼具成熟性與穩健性。半導體發展至今已是成熟產業,晶圓代工更是連結上下游的核心,上游是 IP、材料和設備,雖然這些抗週期能力更強,但要麼規模相對較小,要麼產業集中度不如晶圓代工。

以半導體設備為例,SEMI 統計數據顯示,2021 年全球半導體設備規模剛突破千億美元,與晶圓代工規模相差無幾,但半導體設備龍頭應用材料與 ASML 同年營收分別為 231 億美元和 220 億美元,合計市占率不足 50%。

台積電等晶圓代工領域是高度集中產業,台積電更是業界頂端。TrendForce 集邦諮詢研究數據顯示,截至 2022 年第二季,台積電全球晶圓代工市占率高達 53.4%,穩居第一。排名第二的三星電子,全球市占率僅 16.3%。

從成長性而言,雖然半導體正在進入新衰退週期,但長期看,半導體和晶圓代工依然是資訊化社會的基石,未來半導體需求只會有增無減。無論經濟上行或下滑,龍頭企業所受衝擊永遠最少。

從持倉金額看,股神本次大概也會長線投資台積電,且建倉時間點也很巧妙。台積電股價自年初高點到 11 月初低點,雖然腰斬,就股價看大概不再受投資者青睞。

但股價從來不是考量公司價值的唯一因素,相反地,對巴菲特這類投資商人,是很好的時間切入點,符合他一貫「以白菜價買入績優股」理念。畢竟與股價跌跌不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台積電今年穩健上升的業績及不斷擴大的市占率。

三角度看台積電

對 to C 端(直接對消費者)來說,品牌形象是企業護城河,可口可樂、蘋果、動視暴雪都是如此,但這些企業之所以成為龍頭,護城河不只一條,低成本是可口可樂另一條護城河、完整生態系統也是蘋果的護城河。而對台積電這類 to B 端企業(直接對企業的公司)來說,護城河也略有不同。

台積電最大護城河可從三角度看,第一個角度是廣,第二個角度是深,第三個角度是夠賺錢。

從廣度看,台積電占據晶圓代工半壁江山、晶圓尺寸涵蓋最主流 8 吋與 12 吋。製程幾乎全涵蓋,低階 0.25 微米、0.18  微米、0.15微米製程有在做,成熟的 28 奈米、40 奈米也在做,先進 7 奈米、5 奈米及最新 3 奈米也快量產。

從應用領域分布看,以第三季為例,智慧手機營收占比 41%、高性能運算 39%、物聯網 10%、車用電子 5%、消費電子 2%。涵蓋工業、消費、通訊、汽車等領域。

從深度而言,台積電有兩個賽道,一是持續研發最先進製程。目前7奈米以下先進製程領域,僅剩台積電和三星,近乎雙寡頭格局。然近期三星先進製程晶片頻頻陷入良率泥沼,台積電卻邁開大步向前,不斷逼近摩爾定律極限。近兩年先進製程的營收占比不斷擴大。

另一個賽道是先進封裝。想逼近摩爾定律極限,除了先進製程,先進封裝也能發揮作用。台積電 2011 年入局先進封裝至今十餘年,且有蘋果等多客戶採用,與傳統封裝廠相比,台積電發展先進封裝更具成本與技術優勢,因此台積電業務邊界也一步步擴張。

從盈利能力看,過去十年台積電收入從 150 多億美元增至660多億美元,平均營業利潤率高達 38%,今年第三季利潤率一度超過 50%。近十年台積電平均季年增長率約 16.8%,遠遠高於英特爾 2.9% 和三星電子 5.3% 等競爭對手,近期更直接翻倍達 36.65%。

且台積電盈利能力在晶圓代工領域有不可複製性,從最新財報顯示,7 奈米及更先進製程營收占比為 54%,5 奈米占 28%、7 奈米占 26%,如上文所提,現在進入 5 與 7 奈米製程的晶圓代工企業只有台積電與三星,但三星代工業務可背靠三星電子的特殊性,較難對台積電形成優勢。

從毛利率來看,先進製程的毛利率顯著高於成熟製程,今年第三季,受 5 奈米需求顯著影響(主要是蘋果訂單),台積電毛利率從上一季 59.1% 升至 60.4%。

另外就是台積電近5年平均投資報酬率是 21.85%,雖然與蘋果有差距,但考慮到產業別及資產模式不同,台積電平均投資報酬率在晶圓代工領域已算非常高,相對中芯國際 5 年平均投資報酬率為 0.7%,聯電為 7.05%。

綜合看,台積電無論技術、市場還是財務角度,都是十分優秀的半導體企業。

其實看好台積電 ADR 並搶進的海外投資機搆不只巴菲特團隊,還有老虎全球管理(Tiger Global Management)、金融巨鱷索羅斯、橋水等。公開資料顯示,今年第三季所有投資基金共狂買 6,214萬股台積電 ADR。

巴菲特此次投資台積電,對台積電是種肯定,對整個半導體產業也是一劑強心針,受巴菲特入股台積電消息激勵,半導體板塊也持續看漲。

台積電的海外視野

看好台積電的不僅巴菲特及各大投資機搆,還有主要半導體大國。各國回防本國半導體供應鏈安全的大前提下,邀請台積電投資建廠的不在少數,美國當然不可忽視,今年通過 500 多億美元半導體補貼法案,280 億美元用於補助金和貸款,以幫助建設製造、組裝和包裝先進晶片設施,意欲提振美國半導體製造。

近期蘋果表示 2024 年開始,將從美國亞利桑那工廠取得 iPhone 等所需半導體晶片,這時間節點正好是台積電亞利桑那晶圓廠落成時。起初晶圓廠投資 120 億美元,屆時量產 5 奈米晶片,月產能 2 萬片。

近期張忠謀又證實,台積電最先進 3 奈米製程將來也會登陸美國生產,地點就是亞利桑那州晶圓廠。11 月初台積電將第一批近 300 名員工送上目的地鳳凰城的包機,幾個月內還有 6 架包機起飛,將總計超過 1 千名工程師與家人陸續送至美國,這些飛往美國的工程師是台積電美國亞利桑那州晶圓廠的主力部隊。

結語

回到股神投資台積電。嚴格說股神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畢竟 2020 年前他也沒見過美股十天熔斷四次這種歷史性事件,巴菲特和搭檔查理蒙格的阿里投資也虧了不少錢。一般人看來很能得意之事,或許對天才而言還不夠如意,正如巴菲特認為投資蘋果並沒有達到他的預期。但天才總有點驕傲,這次投資台積電,會否有希望再上演神之一手?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