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中國經濟面臨八大痛,房市疲軟消費不振外資撤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4 年 03 月 04 日 10:30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金融 , 財經 line share follow us in feedly line share
WSJ:中國經濟面臨八大痛,房市疲軟消費不振外資撤離


《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國經濟面臨房市疲軟、消費不振、通貨緊縮、債務高漲、勞動人口下降、外資撤離、貿易壁壘、經濟趨緩八大「痛點」,且舊經濟模式也在崩潰。

中國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困境有「房地產:增長引擎熄火」、「消費者信心:萎靡不振」、「消費者價格:通縮之國」、「債務:強弩之末」、「人口:勞動者數量減少」、「外國投資:撤離」、「貿易:壁壘提高」、「經濟增長:放緩」八大痛點。

房地產曾占中國經濟年產值約25%,但長期榮景2020年戛然而止。由於擔心債務膨脹,中國政府劃出「三道紅線」,限制建商獲寬鬆信貸的管道。加上疫情期間日常生活和經濟活動受干擾,房市雪上加霜,導致建案銷售、施工和投資急劇下滑,房地產此帶動經濟成長的引擎遂告熄火。

房市低迷,加劇中國消費者悲觀情緒,對中國經濟的憧憬疫情期間遭重創,至今沒有恢復。過去中國人不惜背負沉重房貸買房,如今房市風雨飄搖,只好捂緊錢包,2023年消費遠低於疫情前。企業面對疲軟消費需求不願投資和招聘,從極高青年失業率看得一清二楚。

中國消費和民營投資疲軟導致通貨緊縮,與過去幾年困擾全球多數地區的通貨膨脹形成鮮明對比。中國消費者價格幾個月來一直持平或下降,通貨緊縮使家庭和企業更難償還債務,壓力加重,成為難以擺脫的惡性循環。但中國官員不願意開足馬力刺激經濟,擔心房地產泡沫再次膨脹,加重龐大的債務負擔。

同時,中國整體債務擴大到GDP的300%以上,遠高於美國253%,很大部分是地方政府債務。賣土地給建商是地方財政重要來源,但現在枯竭,導致財政壓力與日俱增。建商在中國債務比重相當大,成為銀行業最大兩個風險。面對經濟成長乏力、通貨緊縮和房市動盪,銀行貸款損失可能增加,抑制銀行向經濟注入貸款,造成經濟成長的壓力。

人口是早就是醞釀中問題,如今開始困擾中國經濟。雖然中國勞動人口數量仍然龐大,但快速前進的城鎮化使勞動力供應成長基本耗盡。出生人口減少,總體人口萎縮且趨高齡化,意味中國勞動力和消費者規模跟著縮小。這些變化都使中國更難實現可持續經濟成長。

中國前景越來越黯淡,外資也紛紛逃離。1998年有可比較數據開始,中國工商業每季都有外資流入,但2023年第三季宣告結束,中國國際收支首次出現118億美元直接投資淨流出,外國公司不是清空離場,就是停止中國利潤再投資,股債投資人也撤出中國金融市場。中國在外資心中的光環已褪色,不再是追逐豐厚回報和大量商機的寶地。

為尋求新成長途徑,中國政府大舉投資工廠和新興產業,尤其綠色科技。但因國內需求不振,產品過剩嚴重,中國只有向海外尋找買家,試圖透過加倍發展製造業和出口振興中國經濟,最明顯的例子是汽車,中國已超過日本成為全球最大汽車出口國。但最近也遭強大阻力,尤其美國和其他已開發國家都緊縮中國產品進口限制。

中國以往可透過增加政府支出,特別是基礎設施支出因應經濟挫折,但如今中國鐵公路和機場需求基本滿足。另一個刺激經濟的辦法是給家庭更多補貼或減稅,但對高層來說,這種偏重消費的辦法「有西方政策味道,屬浪費」。

報導最後指出,中國經濟挑戰越來越多,刺激經濟的選擇卻越來越少,幾年內中國經濟成長,注定比現在疲軟得多。

(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