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負利率經驗:貶值工具非刺激經濟工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2 月 27 日 0: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日本實施負利率引起眾多討論,但事實上日本並非最早進行負利率的國家,在日本之前許多歐洲國家已經進入負利率,而地球上施行負利率時間最久的國家是丹麥,或許從丹麥經驗,可以讓我們一窺對負利率的作用將會如何。

過去經濟理論認為央行能調控的利率最低範圍是零,因為若利率低於零,則銀行與民眾都會選擇持有現金,負利率就失去意義了,不過自丹麥 2012 年將利率降為負利率,達 -0.75%,至今已經執行了 3 年半,而且很可能還要繼續到 2018 年,丹麥經驗似乎打破了這個理論,因為負利率以來,丹麥的家庭存款卻增加了 208 億克朗。

這有幾個原因,首先是金融機構並未將負利率實際上轉嫁給存款戶,因此在客戶端並未體現真正的負利率,頂多有部分銀行提高服務費用;其次是大量現金放在家中需要空間成本也有安全風險,只好擺在銀行比較划算,除非負利率高到某個程度以上,部分市場人士認為可能要達 -10%,才有把錢都領出去自己找金庫放的誘因;最後是因為北歐國家包括丹麥、瑞典在內已經大體上進入無紙鈔經濟,這也有助於抑制提領現金。

丹麥經驗也顯示,儘管負利率對銀行的存放款業務造成打擊,但整體來說銀行的獲利卻改善了,這是因為低利率引導銀行客戶轉移資金,從純粹的存款帳戶轉移到資產管理帳戶,銀行因此能收取更多資產管理費用收入。此外,為了緩和負利率對金融業的衝擊,丹麥央行擴大了零利率的經常帳,因此負利率成為只針對無法將囤積資金轉為經常帳使用的銀行的一種邊際稅,減少了打擊力道。

然而負利率對資本市場的扭曲仍然不可忽視,負利率造成資金嚴重浮濫,短期房貸利率成為負數,結果是房地產價格暴漲,尤其是首都哥本哈根,北歐銀行(Nordea)指出,原本丹麥房地產在 2008 年金融危機時崩盤,現在卻到了泡沫化邊緣。

 

「負利率對刺激經濟是錯誤政策」

不過,丹麥經驗仍視為成功達成目標,因為丹麥實施負利率政策的目標,並非寬鬆貨幣刺激經濟,而是打壓匯率,避免熱錢湧入丹麥,就這點上,丹麥負利率有達成其政策目標效果,然而,負利率對刺激經濟卻沒有幫助,只帶來炒房等資本亂象,北歐銀行指出,若想要刺激經濟,負利率是錯誤的政策。

這個結論對歐盟和日本恐怕是一記悶棍,所謂安倍經濟想靠負利率寬鬆貨幣以刺激經濟是緣木求魚,事實上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已經明白承認,實施負利率也無法刺激通膨,貨幣政策效果十分有限。

而以色列經驗顯示,零利率政策的結果是導致國內資金大量外流,甚至前往投資美國高風險資產卻只收取低利率,等於在供養美國。這點日本也不例外,由於澳洲 10 年期公債利息 2.53%,雖然相當低,但比起日本趨近於零的 0.035%,還高上 2 個位數,加上先前澳幣貶值,結果是日本資金對澳洲債券趨之若鶩,覺得簡直太有吸引力了。

澳洲對此當然張開雙臂歡迎,澳洲公債海外持有比率原本在 2015 年降至 2009 年以來低點,僅 64%,如今大量日資搶購,可望把海外持有比率重新抬高,而不論是澳洲聯邦政府還是各州政府,也當然都歡迎日資來買公債挹注財政。澳洲預期接下來的財政收支將連年赤字,政府負債將從現今的 4,104 億澳幣,至 2018-2019 年度膨脹至 5,520 億澳幣,日資端著錢來給澳洲政府花用,正是及時雨。

對日本來說,最可悲的一點是,負利率竟連貶值的功能都達不到,自宣布負利率以後,雖然當天日圓貶值,但隨著亞洲貨幣市場動盪,人民幣急貶,日圓成為避險資金進駐的對象,結果不貶反升,逼得黑田東彥只能不斷放話表示負利率還不是政策極限。儘管最後黑田應該還是能成功壓低日圓匯率,但貶值與寬鬆真能拯救日本經濟?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