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要改革年金得搞定兩障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7 月 03 日 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你們都表決部隊啊!」「誰沒代表性,你說!」預期未來半年每周四下午,類似場景都會透過網路直播,赤裸裸呈現給台灣社會。

這是 6 月 23 日起召開的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首次會議實況。這也是台灣為因應高齡少子化所帶來的年金財務危機,歷經 3 位總統,第 3 次推行年金制度改革。如果成功,這更會是台灣第一次大規模的社會福利緊縮。

其實,相較歐、日等國,我們的年金改革腳步已晚了 20 年。那些國家都比台灣提早進入老年社會,因此較早面對問題,反觀我們 1993 年就跨入高齡化社會,各種年金制度卻仍持續加碼,繳少領多,無視於年金財務與人口結構一起快速惡化。如今已不改不行。

從其他國家的改革經驗,及前兩任總統的失敗經驗來看,蔡英文政府想要成功,必須跨越兩大障礙。

 

沒共識,各方代表難溝通
前朝辦 246 場座談,仍被杯葛

首先,是新政府如何在長期缺乏溝通機制的台灣社會,建立共識。

2012 年底,馬政府試圖推動年金改革,由行政院、考試院在 2 個月內辦了 124 場座談會、提出方案,結果勞工團體、公教團體、在野黨全都不服,指責黑箱作業。政府接著再辦 122 場巡迴說明會,最後仍在立法院遭到自家國民黨立委強力杯葛。

新政府上台後,記取前車之鑑,想透過涵蓋各種利害關係人的官民代表,合組委員會,達成改革共識。但第一次年金改革委員會議的一大爭執點,卻是幾位公教團體代表,高聲質疑其他人的代表性。

其實,總共 37 名委員中,光是軍公教就有 9 個團體山頭林立,各推一人參加。而全台參加年金制度的六十多萬軍公教有 9 名代表,一千多萬勞工,卻僅有 3 個勞工團體代言,這是什麼道理?

政務委員兼改革委員會執行長林萬億解釋,委員會的組成,主要考量是讓利害關係人能坐下來對話,因此他都設法在軍公教、勞、農、漁、青年等族群中,找出代表性團體。也因著重各種身分都有代表,所以並非以全國人數比例來分配席次。

 

起步慢,18% 微調不成
軍公教退撫金入不敷出

第二個挑戰,是如何在既得利益必然的反彈下,改得快也要改得大。

德國花了二十多年進行年金改革的社會與政治工程,但看結果,像是請領退休金的起始年齡,僅從 65 歲延到 67 歲,就要用 18 年時間、分成好幾期,小碎步的前進。

台灣改革起步慢,恐沒有那樣的餘裕。扁政府時期光是微調「18%」優惠存款都不成,改革後繼無力。歐、日等國的退休金最低請領年齡,多已改到 65 歲以後,我國的軍公教卻還是 50 歲就能開始領退休金。

台大社工系助理教授傅從喜主張較可行的方案是,多管齊下,避免只由單一群體承受年金減碼代價。

然從公平性和可調整空間而言,現行制度下享有最優渥退休條件的中高階、中高齡軍公教,仍可能是被改革最多,也最有反彈力道的對象。英國的例子,或可給新政府一點勇氣。2010 年上台的保守黨政府,因財政壓力緊縮公務員年金,引爆上百萬名公務員兩度大罷工,但保守黨強力推行改革,獲人民支持連任。

台灣第三波年金改革已啟動,要踏大步,還是小碎步?不只場內代表,我們每個人,都是利害關係人。

(作者:田習如;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商業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