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解析──全球經濟冷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10 月 21 日 0: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9 月 24 日美國對 2,000 億美元中國商品課徵 10% 關稅後,全球經濟戰的風險升溫,從國家的角度,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10 月 4 日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說,從外交、政治、軍事、經貿、人權等全方位批評中國,顯露美國對中國的企圖,從來不止於貿易戰,而是以經濟為手段,壓迫愈來愈偏向計畫經濟的中國,至少在經濟領域,需遵守資本主義的規則,一場經濟冷戰來臨。

彭斯歷史性演講,強權聯手圍堵,經濟冷戰來臨

總統川普的演講像作秀,Twitter 發文很隨興,火力十足但前後經常不一致。但曾是脫口秀主持人、同時又熟悉政治運作的彭斯,長達 45 分鐘的演講,說理清楚,舉證歷歷,甚至幾乎不看稿。從大眾熟悉的貿易赤字,講到中國在南海人工島的軍事擴張、美中軍艦差一點對撞;中國如何迫害基督徒、佛教徒、穆斯林;歐威爾式的監控讓「失信人寸步難行」;好萊塢電影《末日之戰》來自中國病毒的情節被迫刪除;中國藉著基礎建設,以債務控制一帶一路國家,斯里蘭卡被迫將軍港租給北京;美商在中國的合資企業被迫成立共產黨組織……

▲ 習近平取消任期限制,提出一帶一路、中國製造 2025 等計畫,被視為挑戰民主制度的動作,引起全球警戒。(Source:Flickr/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 CC BY 2.0)

彭斯這場演講,對象明確、措詞嚴厲,尺度超過近年的美國領導人,延續 2017 年底川普提出《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的基調,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為「強權競賽」揭開序幕,潘朵拉的盒子一打開,「防堵中國」的氛圍全面擴散;今年以來,歐洲、日本等各大經濟體,早已對中國的投資及購併提高戒心,紛紛制定法規,從嚴把關,中資多項投資案因此被拒絕。10 月 11 日,彭斯又在「中美洲繁榮及安全會議」,要中美洲國家和中國來往時,保持謹慎態度。

風險在地緣政治,恐中氣氛蔓延,川普不會示弱

自古以來,政治和經濟從來是一體,鄧小平定調改革開放、「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讓經濟奔馳 30 年,這是事實。然而,中國骨子裡的基因仍是計畫經濟,近年更以龐大市場為後盾,要求全球企業、學校,乃至個人要服從共產黨的指示,例如要求國際航空公司要將台灣納入中國;以民粹力量抵制裝置薩德系統的南韓企業,樂天集團撤出中國;要求外商交出商業機密,換取在中國營業的機會等。

這些以政逼商的動作看在台灣人眼中並不奇怪,早就習慣了,例如奇美實業創辦人許文龍 2005 年因《反分裂法》簽下「退休宣言」,換取公司得以在中國營運;2010 年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高喊「HTC 是中國品牌」,期望藉表態增加在中國的手機銷售,但是沒有成功。

不過,在川普、彭斯為首的美國保守派眼中,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推出「一帶一路」、「中國製造 2025」等大計畫,虎視眈眈,挑戰美國的霸主地位,就絕對不容許發生。美國前副國務卿、世界銀行前總裁佐立克(Robert Zoellick)近期在中國演講明白指出,不管川普當不當總統,美中關係不會回到從前了,美國及國際對中國最大的擔憂,在於外交政策及國家資本主義,讓民營企業無法競爭。

美中成強烈對照組,中國進入大調整,30 年首見

「恐中」的心理在全世界蔓延,美國《彭博 Businessweek》報導,蘋果、亞馬遜及多家科技公司,遭中國軍方駭入伺服器,且不管此事的真實程度,台商多家伺服器代工業者,如廣達、鴻佰、緯創已開始將工廠移回台灣。

同時,英國《經濟學人》亦以穿著毛服、拿著五星旗的蒙娜麗莎為封面,突顯中國政商勢力深入歐洲的野心。據統計,中國近年投資歐洲以基礎建設、公用事業、資通訊產業最多。近一年以來,德國、英國、加拿大提高警覺,加強中資購併的審查及限制。不只成熟國家,新興國家中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取消中資高鐵、天然氣的建設;巴基斯坦也因債務疑慮,取消大壩工程及縮減鐵路計畫。

除了經濟滲透,中國在南海動作頻頻,更令美國芒刺在背,軍方公開表示,好幾處的島礁,都被填沙造陸,成了部署雷達站、發射導彈的軍事基地,而南海主權一向爭議不斷,相鄰的越南、菲律賓、台灣、馬來西亞無力挑戰中國,最近美軍的狄卡特號和中國的蘭州號,在南海僅差 41 公尺就可能相撞,川普當選後推行「印太戰略」,加上南海衝突升溫,都是地緣政治風險的火藥庫。

「目前全球經濟最大的風險在於地緣政治,其中包含貿易戰」,正值 10 月 10 日起兩天道瓊指數共跌了 1,378 點,摩根大通國際(JPMorgan Chase)董事長 Jacob Frenkel 接受彭博電視台專訪時明確指出,地緣風險已成為頭號風險因素。不過,沒有人願意發動真槍實彈的戰爭,金融戰、經濟戰也可以有效消磨對手實力,貿易戰只是手段之一。

嗅覺靈敏的金融市場,反映基本面變化,也猜測經濟冷戰的不確定性。自從 9 月 14 日美國 10 年債殖利率站上 3%,一路不回頭,且聯準會基於經濟基本面強勁,升息路徑未變,利率及殖利率是投資的機會成本,美元一枝獨秀已經讓新興市場大失血,股債匯三跌,再加上經濟冷戰的風險,10 月 10 日到 11 日,金融市場大屠殺,道瓊指數下跌 1,378 點、5.2%,美債殖利率最高到 3.26 %;台股加權指數 11 日下跌 660 點,跌點史上最大,引爆大範圍融資斷頭;中國上證跌破 2,600 點,創 47 個月來新低,即使 10 月 12 日大反彈,今年以來 ETF 大跌 24.5%。

中國供應鏈緊繃,貿易戰將衝擊第四季獲利

再看基本面,美國經濟成長強勁,失業率創新低,聯準會預期今年底升息一次、2019 年 3 次,升息步調堅定;反觀中國卻面臨經濟奔馳 30 年後的調整,房地產公司負債沉重,截至上半年上市房企總負債超過 10 兆人民幣,平均負債率近 8 成,不斷裁員。同時,勞工成本高漲、關稅上調,企業外移,人民銀行已經連續 3 次降準,緩解資金壓力,不管是利率、匯率走勢,或者失業率、企業獲利,美國和中國都強烈對比。

全球股市 10 月大跌,和 2 月相比,表面上看來都有美 10 年債殖利率突破 3% 的因素,仔細比對,當時美股有減稅、資金回國效應,2019 年進入高基期,成長將不如 2018 年;2 月原油每桶約 60 美元,現在是 70、80 美元;美國失業率近 50 年新低,工資上漲壓力增強;更重要的,美中關稅進入實質階段,從美股上一次財報季,大企業已提到貿易戰的不確定,而最近的法說,更多公司提到供應鏈減少下單,市場買盤趨於謹慎。

美國目前對 2,000 億美元中國商品課稅 10%,明年起將升至 25%;川普也預告可能對所有來自中國的商品課關稅,關稅及市場限制對企業營收、獲利的影響,甚至生產基地移轉的衝擊,將是未來幾年的重要課題。

摩根亞洲首席市場策略師許長泰(Tai Hui)指出,研究部已經以「美國對所有中國商品課 25% 關稅」為中性假設,來評估企業獲利。且在 10 月股災之前,已有許多硬體企業開始減單,中小型企業、硬體相關股票衝擊最大,供應鏈莫不繃緊神經,控制庫存,明年起還要反映關稅。因此,貿易戰對企業獲利的衝擊,將從第四季開始,壓力逐漸加大。

不過,股市一向「浮誇」演繹現實,就像科思托蘭尼狗與主人的比喻,像 2 月、10 月這樣的股災,未來一定會發生,投資人除了心理建設,還要控制持股比率、資產配置,一旦出現非理性殺盤,才是機會而非風險。

大跌創造機會,年底前變數多,明年進入轉折年

成長股教父彼得·林奇曾說,「每當股市暴跌,我對未來憂慮時,就會回憶歷史上發生過的 40 次股市大跌,來安撫自己。」林奇認為,股市大跌其實是好事,讓投資人有好機會,以低價買入好公司。巴菲特更是力行「別人恐懼他貪婪」,波克夏·海瑟威目前現金約 1,200 億美元,股票部位約 2,000 億美元,其中蘋果市值 500 億美元,以巴菲特持股僅六成,市場動盪是他的大好機會,他的配置具有參考價值。

進入第四季,金融市場的焦點仍將圍繞在美中角力,除了美國操縱匯率報告、期中選舉結果,是否會影響政策方向以外,還有 CNN 報導,美軍 11 月將在台灣海峽軍演,以及 APEC(亞太經合會)領袖會議,月底在阿根廷舉行的 G20 會議,川普和習近平還會碰面,這些都是政治事件,也是投資的變數與機會。美中的談判要有交集,沒有哪一方是全贏或全輸,只能說現在中國是壓力較大的一方。此外,台股還會受到美國軍演的影響,投資人宜保留資金實力以應變。

長線投資人更關心 2019 年的趨勢,富達投信投資管理部主管張翠玲表示,美中貿易戰很可能 2、3 年內都不會落幕。今年美國成長最強,日、歐成長放緩,但新興國家的成長率正加速放慢,到了 2019 年,美國經濟成長會放緩,但尚無衰退疑慮,新興市場會反彈。至於中國,貿易戰也會刺激產業升級,如果轉型成功,中國很有機會再次崛起,中長期還是有機會;從另一個角度,共產極權國家不太可能硬著陸,可能選擇關起門來自己解決。

「目前尚未看到經濟週期轉向或者衰退即將來臨」,富蘭克林高成長基金經理人唐諾.泰勒認為,美國經濟及企業基本面健康,有利股市。許長泰也表示,全球景氣持續穩健增長,有助風險性資產表現,仍看好股優於債。在風險方面,宏利特別股息收益基金經理吳昱聰認為,2019 年風險在於若美國聯準會升息過快,美元指數過強,不利新興市場股債匯走勢,這也是全球最大的系統性風險來源。

綜觀政經大勢,金融市場有三大指標可以參考,第一是美國 10 年債殖利率,3.3% 到 3.5% 算相對高檔,主因美國目前基準利率 2.25%,到明年底再升息 4 次、最多可能 5 次,估計每次升息一碼,大約是 3.3 %~3.5%。其次,美元指數以今年高點 97 為界限,過強將再次造成美元吸金,新興市場資金被抽離。第三是 VIX 波動率指數,今年 2 月最高升到 37,10 月則升至 25,2008 年還曾經飆到 80,從歷史數據來看,VIX 升到 35 至 40 間,市場的恐慌氣氛高漲。

美中經濟競賽是投資人的全新考題,風險來自地緣政治,機會來自衝突後的和解,但絕非一次解決,而是來回糾纏,拉鋸的過程將創造投資契機。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