儲蓄險回不去了!保險業大變局帶來的「危機」與「轉機」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6 月 29 日 8:15 | 分類 理財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56 歲的趙媽媽,是任職於中央部會的公務員,她的先生任職於建築公司。趙媽媽目前已經擁有 5 張儲蓄險,其中 4 張已繳完,每年均可領回紅利,剩下一張 10 年期保單,每年要繳 26 萬元保費,還要再繳 7 年。

趙媽媽自陳是儲蓄險忠實信徒,母親曾因投資股票遇到「郭婉容事件」大崩盤慘賠,讓趙媽媽把出社會所賺的第一桶金,全部給母親應付融資追繳。從那之後,她就把股票視為洪水猛獸,結婚時,也與先生約法三章,股票、期貨等投機遊戲絕對不碰。

2019 年,趙媽媽的大兒子大學畢業、開始就職後,她有更多餘裕買儲蓄險,不過,她的想法卻有 180 度的大轉變。「我的一位同事父親因為失智,需要請看護照顧,每個月開銷高達 5 萬多元。雖然,我與老公的父母都很健康,但世事難料,而且,我的老公還是獨生子!」她計算,5 張儲蓄險保單,預計未來每年可領回 18 萬元紅利,加上先生的退休金,每個月收入估計有 11 至 12 萬元。「但我們上頭還有 4 個老的要照顧,未來會怎樣很難說,想遠一點,還是覺得相當不安……」

儲蓄險保單停賣,每年 6,000 億保費尋求新出路

最近一年來,市場上大量的儲蓄險保單停賣,加上利率愈來愈低,讓趙媽媽下定決心:退休理財,不能光靠儲蓄險!於是,趙媽媽 2019 年開始投資 ETF,以往把股票視為洪水猛獸般的她,開始認真研究高殖利率股票、ETF、REITs、債券型基金等,準備把儲蓄轉進這些商品內。

趙媽媽是台灣眾多儲蓄險保戶的典型寫照之一。政治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彭金隆指出,儲蓄險在學理上並沒有精確定義,但大體是指「保障成分很低、以理財為主要目的之壽險產品,類定存保單就是代表。」儘管金管會沒有對儲蓄險保費有精確統計,「但每年 5 千億到 6 千億元的保費跑不掉!」彭金隆估算說。

令人情何以堪的是,台灣人每年保費愈繳愈多,保障卻是少得可憐。金管會統計指出,台灣平均每人年繳台幣 15 萬元保費,是美國的兩倍強;以 2018 年而言,總計有 19.6 萬保戶不幸離世,但平均每人領的死亡給付僅 56.8 萬元。講難聽一點,辦完後事所剩無幾,更遑論要照顧遺孤家人。

儲蓄險錯當保險,金管會出手改革、扭轉亂象

有鑑於台灣人保費愈繳愈多,保障卻愈來愈少,金管會研擬多時的「健全保險商品結構相關規範」將於 7 月 1 日正式實施。這紙新規定的最主要精神在於,大幅提高壽險死亡給付的下限。

舉例來說,某 25 歲保戶購買終身壽險保單,如果不幸於 30 歲過世,這張保單的死亡給付,必須至少是已繳保費的 190%。換句話說,如果保戶已繳 50 萬元保費,死亡給付必須至少 95 萬元(31 歲至 40 歲為 160%,依年齡層各有不同)。

7 月 1 日保險新制上路,壓縮儲蓄險的利率空間,將導致許多保單停賣,「保費收入懸崖」於焉出現。據壽險公司主管指出,如果光計躉繳型的終身壽險,這個高資產階級最愛的「儲蓄險」,初年度保費收入較 2019 年同期恐將衰退 50% 以上,堪稱是保費懸崖的重災區。

另一方面,銀行通路占了台灣整個保險銷售 45% 至 50% 比重,且理專大多只賣容易說明、不需理賠後續服務的儲蓄險商品,所受的衝擊自然高於壽險公司或保經保代的旗下業務員。

一般來說,財富管理手續費中,主要來源有保險、基金、信託及結構性商品等,其中保險占了 50% 至 60% 比重,是財富管理手續費收入中最重要的來源。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