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若齊權傾中鋼 2 千天實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10 日 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杜鵑」颱風襲台前夕,中鋼董事長鄒若齊突然自請退休,接下來控訴鄒若齊大舉借債投資的黑函滿天飛; 鄒若齊為何讓中鋼內部怨聲載道?為何在大選前閃退?中鋼內部的強颱恐怕還沒遠離。

今年中秋節前夕,「杜鵑」颱風步步進逼台灣,掌控中鋼 5 年 8 個月的中鋼董事長鄒若齊突然自請退休。中鋼很多單位,都收到一份署名「中鋼員工」的傳真信函,滿滿整頁控訴鄒若齊「大舉借債投資,遇經營艱困,迅雷不及掩耳落跑」;信函同時被拍照透過手機多層次轉傳,幾乎達到人手一封,不認同鄒若齊風格的中鋼人,隱忍 2 千天後終於大爆發。

 

回鍋中鋼,立馬回報前東家

鄒若齊為蔣經國總統御醫鄒濟勳之子,顯赫的政治背景不在話下,但鄒若齊自身也相當傑出,取得美國名校羅徹斯特大學材料博士學位,進到中鋼嶄露頭角,被視為董事長的接班金童。

台灣在 2000 年政黨輪替,中鋼董事長王鍾渝遭撤換,官派郭炎土接任,鄒若齊與中鋼主流氣氛格格不入,從副總職務辦理提前退休,領了不少優退金,輾轉落腳華新麗華,卻傳出與華新麗華不鏽鋼總經理張文春理念不合,改派專責中國特殊鋼業務,籌建江蘇常州新眾公司;但據指出,鄒若齊對中鋼仍念念不忘。

8 年前馬英九競選總統聲勢如日中天,眼見政黨將再度輪替,一股推動鄒若齊重回中鋼的力量提前悄悄布局;馬英九選上總統後,中華大學校長張家祝接中鋼董事長,張家祝便受命要找鄒若齊回來接班。

由於馬英九與鄒若齊祖籍都是湖南同鄉,加上中鋼前董事長王鍾渝、華新麗華焦家人脈堆疊,蕭萬長、吳敦義、馬英九等國民黨高層同意鄒若齊重回中鋼。

2010 年 2 月,鄒若齊回鍋任中鋼總經理,產業工會千人抗爭,認為已領退休金的員工再回任,嚴重破壞中鋼制度;工會的抗爭不僅無效,短短 4 個月後,張家祝閃辭,鄒若齊如願接董事長,手握權力快速膨脹,中鋼龐大資源是他最有力的籌碼。

 

海外投資失利,專業受質疑

同年 7 月,鄒若齊任董事長才剛滿月,華新麗華高層來訪,鄒若齊決定投資常州新眾公司 10 億元,取得 70% 股權,改名中鋼精材公司,外界解讀,這是回報老東家華新麗華當年知遇之恩,但此案卻引發中鋼員工譁然以及鋼鐵業側目。

中鋼指出,該案在 2011 年 7 月正式投產,2013 年起轉虧為盈,已連續 3 年獲利,所生產之鈦材已成功打入 iPhpme 供應鏈,逐步達成原始規畫之投資目的。

2011 年,鄒若齊推動以 105 億元購併瀕臨破產的馬來西亞金獅集團(Lion Group)美嘉鋼鐵(Megasteel)49% 股權。此案基地位於沼澤,無港口可用,運輸成本高,還要花 150 億元建高爐,加上金獅鋼鐵長短期負債高達 400 億元,中鋼評估人員認為投資 50 億元都嫌多,但鄒若齊以布局東協自貿區為由,將案子進入投資評估;巧合的是,王鍾渝正是美嘉鋼鐵獨立董事。而本案在 2012 年總統大選前,甚至曾被檢舉到總統府,才告無疾而終。

鋼鐵專家鄒若齊理應了解國際鋼市供過於求,景氣走下坡,近年仍大肆對外投資,公司獲利持續下滑,因此也連累員工領不到產銷獎金。

以投資國外鐵礦場為例,最高時每公噸 140 美元進場,而今礦價降至每公噸 56 美元,損失難計。鄒若齊還主導子公司中鴻彰化鋼管廠 44 億元投資,但建廠後卻遇上美國頁岩油井大量關閉停採,鋼管訂單快速萎縮,造成中鴻損失。

而新投資印度電磁鋼片廠,中鋼原料被課 12.5% 關稅,日韓稅率僅 1%,比競爭者高 12 倍的成本,恐怕成為印度廠難以挽回的敗績。另外,加碼投資台塑越南河靜鋼廠 25%,金額達近 400 億元,鄒若齊也在 3 個月內便拍板定案,未來中鋼技術門戶大開,是多了一個合作夥伴?還是快速培養競爭對手?恐怕猶在未定之數。

不過,業界人士也認為,鋼鐵業在國內已無發展機會,連台塑都積極向海外發展,鄒若齊布局東南亞並非毫無根據,只不過,適逢鋼市大壞,成效難以彰顯,最終結果將挑戰鄒若齊的專業度。

鄒若齊任內,權力應用的另一高潮,則表現在政治參與以及人事任命上。

2012 年馬英九爭取連任總統,鄒若齊深知此役不能有任何閃失,否則中鋼董事長寶座絕對不保,因此積極參與輔選活動,要求中鋼上下全力動員,更對經理部門及一級主管都要編列責任區,為執政黨候選人站台。

中鋼創辦人趙耀東曾經立下規矩,中鋼主管不可介入政治,鄒若齊則毫不避諱,比林文淵在任時為陳水扁輔選,有過之而無不及,讓中鋼淪為政客眼中待宰的肥羊。對此中鋼回應,這純屬子虛烏有,如有具體事證,公司再行回覆說明。

2012 年間,當時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爆發向中鋼廠商陳啟祥索賄的「地勇案」,引起政壇大風暴,鄒若齊承認曾經見過陳啟祥兩次,更令鋼界議論紛紛,一度傳出高層已經決定撤換鄒若齊,但最終還是在有人力保下被經濟部記過處分留任,但也成為中鋼有史以來,唯一被記過懲處的董事長,烙下抹不去的印記。

 

口說要傳承,副總如走馬燈

但讓中鋼人覺得最難堪的,是鄒若齊無法接受不同意見,動輒「拍桌怒目」,形成一言堂,一切都要鄒若齊定案,他甚至會直接對二級主管或管理師下達指令,衝擊既有的運作制度。

鄒若齊強調,這回自請退休說是為了人事傳承。但在他 5 年董事長任內,經歷鍾樂民、杜金陵、李慶超、林弘男四位執行副總,平均每位任期一年多;執行副總是相當重要的職位,既是管家婆又是接班梯隊的基石,竟如走馬燈般一閃即過。

此外,生產副總連三任,同樣上任一年就屆齡退休,蘸醬油式的高層人力更迭,明顯對中鋼不利;現任財務副總及助理副總也都在明年退休,與人才傳承接班的訴求顯有悖離。

中鋼前董座張家祝上任時,亟思解決人力老化問題,花長時間制定人才傳承方案,並提報董事會通過形成制度,用心良苦,就為了避免人為破例扭曲變形。但在鄒若齊的帶領下,如今中鋼人才歷練不足、同質性高,已出現人力反淘汰現象,成為中鋼發展的一大隱憂。

鄒若齊以「人事傳承」為由閃退,但市場人士分析,去年縣市長選舉國民黨大敗,開票當晚政商界至少傳出 4 組新的中鋼董事長人選,再加上明年政黨輪替在即,鄒若齊為求安全下莊,提前下台應是最低成本的算計。

賈誼在「過秦論」說,「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鄒若齊權傾中鋼 2,000 多個日子,接班者如何去蕪存菁,避免攻守之勢變異,是重要課題。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