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崛起根源?貧富不均非正解、政治剝奪感才是主因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1 月 08 日 19:52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西方國家民粹勢力抬頭,選民對立激化,眾人往政治光譜的兩端移動,中間勢力崩盤,到底原因何在?報導稱,民眾怒火衝天,問題不在收入減少,真正根源是政治剝奪感(political disenfranchisement),人民不信任政府、不認為自己能夠當家做主。

英國金融時報 7 日報導,西方民眾捨棄中間路線,往極左極右移動,從川普、桑德斯崛起,以及極端政黨出頭,如德國「另類選擇黨」(AFD)、西班牙「Podemos」黨選戰告捷,可以窺見此一趨勢。中間勢力消散,22 個先進國家的中間選票比重,自 1990 年代平均減少 12%。奧地利的中間力量更徹底垮台,中間派的選票比重暴跌 56%。

報導稱,2000 年代初期、也就是全球金融危機之前,中間勢力開始逐漸消失。此種現象前所未見,上個世紀從未出現,就算是經濟大蕭條年代,民主國的中間勢力仍持續增加。

原因為何?中間勢力不吃香或許與收入停滯有關,貿易和移民也使得先進國家的中間收入選民,處境更為惡化。另外,更重要的根源是政治剝奪感,這在教育程度較低者尤為明顯。教育程度低者對中間力量的支持程度,與信任政府、覺得有能力發聲息息相關。如今民眾不信任體制、也不認為政府聽到他們的聲音。

此一結論與 G20 看法相悖,G20 認為,民粹盛行與收入不均有關,應該從財政政策著手解決。報導稱,若從財政下手,只會使情況惡化,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與負債情況成反比,意味政府債務越多,人民越不信任政府,施行財政措施必須大幅舉債,將加深不信任感,無法弭平問題。

要是政府聽從民粹,採取去全球化措施,限制貿易和移民,將帶來成本推動型通膨(cost-push inflation),全球化的重要受惠者—新興市場,可能淪為反全球化風潮的大輸家,新興國家的幣值將有貶值壓力。此外,全球股債市可能會下跌,因為反全球化將使營收成長減緩、壓縮利潤,衝擊股債表現。

美國總統大選牽動全球投資人情緒,美系外資指出,不管誰勝選,當前的民粹主義熱潮都不會消退,政治風暴才剛揭開序幕。

CNBC 報導,美系外資稱,就算川普落敗,民粹主義的熊熊怒火也不會迅速退燒。他們用「Vox populi」、也就是「人民之聲」一詞形容這股暗潮洶湧的強大力量,許多投資人對此沒有充分了解。

報告表示,對投資人來說,政治風險不只提高,更出現變化,成熟經濟體浮現人民之聲風險,將損害政府的政治資本、衝擊政策走向,許多情況下,可能會直接牽動經濟和市場前景。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Gage Skidmor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