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超級老化社會將臨,日經:所有世代需共同承擔改革的痛苦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25 日 10:55 | 分類 人力資源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隨著醫學與健康生活方式的進步,65 歲以上老人生活上仍然很活躍,日本個人消費總額當中 60 歲以上老人占一半,聽起來老化社會似乎沒有那麼恐怖,但是 75 歲以上老人最大威脅是失智症人數增加,而這樣的超級老化社會將對日本社會、金融、財政都會構成沉重負擔。

日經新聞 (Nikkei Asia Review) 報導指出,現在日本 75 歲以上的超級老人數量已超過 65~74 歲老年人,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家小林慶一郎稱為「沉重的老年社會」。隨著消費減緩,以及政府更多預算用於支付護理等費用,日本的快速老齡化可能會對經濟造成永久拖累。

目前日本 75 歲以上人數為 1,770 萬人,65~74 歲人數為 1,764 萬人,由於人們壽命更長,老年人數量每月以平均 3 萬人速度增加,按照目前趨勢,到 2025 年日本第一波嬰兒潮世代年齡將在 75 歲以上,比 65~74 歲的同齡人數高出 50%。

世界衛生組織將衰老率超過 7% 的社會定義為邁向老化,超過 14% 為老化,超過 21% 為超級老化社會。按照這個定義,日本的老化率已經達到 27% 進入超級老齡化社會。人口結構的變化將影響廣泛,從經濟成長、公共財政和社會保障體系,到地方政府管理以及社會基礎設施的維護,如道路、橋梁和供水和排污系統。

年齡較大的老年人占日本老年人口數量的增加,會出現新的經濟隱憂,主要原因是日本老人失智症患病率預計將從目前的 500 萬上升至 2030 年的 830 萬人。瑞穗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 Hajime Takata 擔心 70 歲以上的人持有許多日本證券,其中失智症患者可能會凍結資產,估計到 2035 年高達 150 兆日圓的證券將由失智症患者掌握,如果資金停止流動,經濟的金融方面將受抑制。

日本政府正在努力保持經濟成長同時因應老化社會。小林慶一認為日本需要以創新來解決金融、財政政策和工作方式等領域的超級老化社會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一位官員表示,目前日本的公共債務負擔大約是國內生產總值的兩倍,是不可持續的體系,建議日本需要將消費稅率提高至 15%,並改革醫療保健和退休金制度,才能以健康的財政狀況因應老化社會。

日本在 2014 將消費稅上調至 8%,安倍晉三政府計劃明年 10 月再次將利率提高至 10%。在抑制開支方面,日本政府提出一些想法,包括提高退休金領取年齡,讓更多老年人有動力繼續工作,以及讓病患根據經濟成長和人口下降的速度支付更多醫療費用等等,但都還在討論階段。

日經社論指出,僅用增加消費稅等快速簡單的方式籌集現金,最終只會加劇系統中現有的扭曲現象,除非所有世代共同分擔削減開支和增加稅收負擔的痛苦,否則目前的公共財政和社會保障體系將崩潰。

(首圖來源:Flickr/Christina Spicuzza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