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比尼:中美對峙引停滯性通膨,2020 年恐衰退,Fed 難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8 月 23 日 11:30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有「新末日博士」稱號的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魯比尼(Nouriel Roubini,見首圖)警告,到 2020 年為止有 3 項可能引發全球衰退的負面供給衝擊,這些全都反映了影響國際關係的政治因素,恐導致永久的停滯性通膨,難以透過傳統的貨幣及財政政策因應。中期而言,在不放寬貨幣政策的情況下,及早適應這種環境,是最佳做法。

魯比尼 22 日在《Project Syndicate》發表評論指出,到了 2020 年,全球將面臨中美貿易戰與貨幣戰、中美科技冷戰以及美國伊朗對峙、導致原油供給受干擾這三大負面供給衝擊。這會帶來停滯性通膨,導致消費進口產品、中間輸入品、科技零組件、能源的價格提高,全球供應鏈受到干擾、也會減少產出。

負面供給衝擊在一段時間後會演變為暫時的負面需求衝擊,壓抑消費與資本支出,進而削弱經濟成長與通膨。美國、歐洲、中國及亞洲其他地區的企業節制資本支出,已導致全球科技、製造及工業陷入衰退,經濟尚未崩潰的原因,就是民間消費仍強勁。一旦進口品因前述衝擊漲價,勢必會打擊實質可支配家庭支出成長和消費者信心,讓全球經濟衰退。

▲ 魯比尼。(Source:Monterrey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and Higher Education, Mexico City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魯比尼認為,短期內決策者透過財政、貨幣刺激措施因應負面需求衝擊的確合理,但中期而言,由於貿易與科技戰的負面供給衝擊或多或少是永久的,這會減弱潛在成長,因此最佳辦法,應該是在不放寬貨幣政策的情況下,盡量適應這樣的環境。

因為,這樣的衝擊無法透過貨幣或財政政策來扭轉。雖然短期內可設法因應,但想要永久抵銷它們,只會導致通膨及通膨預期遠高於央行目標。在 1970 年代,各國央行試圖抵銷兩大原油供給衝擊,結果反倒令通膨及通膨預期上升,引發難以永續經營的財政赤字,公共債務也不斷累積。

達里歐也預測美國 2020 年以前有四成機率衰退

▲ 達里歐。(Source:Web Summit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全球最大避險基金集團橋水投資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創辦人達里歐(Ray Dalio)日前才警告,降息恐難有效刺激經濟,美國有四成機率在 2020 年總統大選前陷入衰退。

CNBC 8 月 16 日報導,達里歐在專訪中指出,衰退總是難以避免,他認為在下一次選舉之前,經濟衰退大概有四成的機率會降臨美國。

達里歐並表示,全球經濟成長趨緩,將促使美國聯準會(Fed)等各國央行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然而,經濟循環已來到末階段,此時降息對經濟的刺激效果恐怕不大。若真是如此,世界各國很可能會促貶貨幣來提振經濟。

基於上述理論,達里歐認為,「未來 3 年可能會出現更多貨幣戰,這也許是透過人為干預,或者是各國的貨幣政策觸發。」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