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蒸發了千億美元後,2020 年矽谷獨角獸將越來越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1 月 29 日 8: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新創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還是前兩年,獨角獸生產的速度是中國與美國「比拚」的目標,而這兩年,中國與美國市場歷經了不同變化,卻有同樣的問題:就是對新創的態度越趨保守。中國經歷融資市場緊縮問題,矽谷則是歷經 WeWork、Uber、Lyft 等公司上市後,大概也蒸發了千億美元,這些狀況讓風險投資基金的管理者更謹慎,對新創的態度也趨保守。

華爾街日報稱,半年前只要一兩個星期,就能完成新創公司的融資交易,專門扶助新創公司的 Adam J. Epstein 則說,現在希望能募資 8,000 萬至 1 億美元的新創公司,頂多只能拿到 2,000 萬至 3,000 萬美元。

根據佛羅里達大學商學院分析,2018 年在美國 IPO 的 134 家公司,81% 還在虧損,虧損的三分之一公司是科技股,上次有如此高比例的 IPO 公司虧損是在 1999 年,不過當時總共有 340 家公司上市。過去十年,美國風險投資也從 2009 年的 270 億美元跳到 2018 年的 1,380 億美元,足足成長快 500%。

整體來說,美國新創公司現金水位仍然算高,且融資利率也一直保持低點,私募市場不太可能短期內下跌,但多家公司股價跳水的警訊,可說是多年未見,投資者本身也開始改革,對投資公司的干涉也越來越多。

就是因為 WeWork 的挫敗,導致軟銀 11 月初面臨 14 年來少見的虧損,原本估值高達 470 億的 WeWork 在 IPO 受挫後價值大幅跳水至 80 億美元,軟銀還必須投入更多資金搶救,甚至買下 WeWork 大部分股份,並開始大幅度調整 WeWork 公司結構。

許多人認為 WeWork 事件對矽谷新創來說很致命,就連孫正義也因此受到挫折,風投基金對新創公司的投資可能會更趨保守,不惜一切代價的「增長」已不再是這些風投公司的重點,越後輪的投資會越看重盈利能力,而非成長能力。畢竟 IPO 以後,投資人對「獲利能力」遠比任何時期都看重。

悲觀主義者認為美國(乃至全球市場)正處於網路泡沫 2.0,但事實上虧損的公司數與狀況遠不及 2000 年網路泡沫時的數量。根據 Cambridge Associates 的分析數據,美國風險資本增值收益過去 10 年中期時落後 S&P 500 收益,因此大型基金的投資甚至投在公開市場會比投資新創公司的收益還高,因此代表整體市場仍不算太過悲觀,只是在此情況下,往後矽谷的新創公司在融資方面將面臨更多考驗。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