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幸雄復出紫光,關鍵人物是高啟全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01 日 10: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記憶體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紫光集團 11 月 15 日宣布,由前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見首圖)出任集團高級副總裁兼日本分公司執行長,而居中牽線者,就是長江存儲董事長高啟全。

在最新一期的日本《鑽石週刊》獨家專訪中,坂本幸雄談到,他和長江存儲(紫光快閃記憶體的子公司)董事長高啟全原本就是舊識,大約 3 年前,高啟全曾經邀他一起在紫光做 NAND(快閃記憶體),但是他還是想做 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因此婉拒了高啟全。

今年春季和 9 月上旬,高啟全再度兩次邀他一起做 DRAM。原本他擔心自己已經七十多歲了,體力不堪負荷,但後來認為,如果配合兩年前開始學習劍道的步調,應該還可以工作 2、3 年。

川崎設點,目標 5 年內量產

因此今年 9 月高啟全來日本時,花了 30 分鐘就決定,因為做 DRAM 對坂本來說很有吸引力,於是接下這項職務。

坂本說,紫光的目標是 5 年內量產 DRAM,他的工作就是協助達成目標。紫光要在日本神奈川縣川崎辦公室設立「設計中心」,預定招募 70~100 位工程師,和中國的製程據點密切合作,大約花 2、3 年建構量產的體制。

做為爾必達的最後一任社長,坂本幸雄對爾必達其實抱有極深的遺憾,爾必達的起落,基本上都是他一手促成。他後來也將在爾必達的經歷寫成《令人失望的爾必達戰役》這本書。

雖已經年過 7 旬,但坂本幸雄對記憶體仍抱有熱情,他在 2017 年就已經時常奔走中國,協助其對 DRAM 產業的布局,而出任紫光高階主管,似乎也是在這個布局之下的必然結果。

爾必達一度在記憶體產業中呼風喚雨,成為日本國家隊。在坂本幸雄的領導下,出貨量在全球僅次於三星及海力士,在極盛時期,也和台灣 DRAM 大老黃崇仁合資建立瑞晶半導體,爾必達技術體系可以說成為當時 DRAM 產業的最大主流之一。

然而 2008 年金融危機發生,記憶體產能嚴重過剩,爾必達連年虧損,坂本幸雄一下從雲端被打落地下,為求生存奔走各地,希望能夠延續爾必達的企業生命。

當時台灣為解決 DRAM 市場面臨的困境,曾規畫成立台灣創新記憶體聯盟(TMC),坂本幸雄也是最大推手之一,他希望透過幫助台灣取得 DRAM 生產專利,共同對抗南韓記憶體產業,當時黃崇仁更在記者會上兩度稱坂本幸雄為台灣 DRAM 教父。但該聯盟後來在內鬥與各種質疑聲中悄然落幕。

而坂本幸雄救爾必達的最後一招,是和美光達成聯盟協議,卻在當時美光執行長 Steve Appleton 死於墜機之後告吹,後來爾必達走入破產,並被美光收購,最終爾必達改名為日本美光記憶體(Micron Memory Japan)。

《鑽石週刊》的專訪中,坂本提到正積極招募人才,應該會來自像瑞薩電子那樣的日本半導體廠商、或在台灣企業服務但對現狀不滿的人。他強調很多工程師很優秀又有工作意願,但受限於公司的分工策略,只能做被細分後的工作,缺乏自由度。

坂本認為,要做出好的 DRAM,設計者必須從產品整體考量,因此企業必須讓他們自由發揮,他說紫光不僅待遇好,應該還能提供一個讓他們覺得有趣的工作環境。

迴避美日掌控專利,傷腦筋

如今中國在美中貿易戰下,正全力發展半導體產業,其中大力發展 DRAM 有兩個目的,首先是掌握供應鏈話語權,降低供貨風險;其次,決定 DRAM 發展政策時,DRAM 價格正走揚,若能自產,一方面增加收入,另一方面也減少資金外流。

目前電子零組件的主要專利以及供應鏈都掌握在歐美日等國家手中,如果國家之間的衝突加劇,那麼對中國電子產業的發展可能產生負面影響,包括消費性產品、基礎建設,甚至軍事技術,可能都會落入無以為繼的局面。

為發展自有 DRAM 技術,中國曾透過各種迂迴的方式來取得相關專利,比如說福建晉華與聯電合謀技術轉移,但也因此晉華和聯電先後被美光控告侵權。

如今紫光先後挖走台灣 DRAM 教父高啟全及日本坂本幸雄,同時布局 NAND 與 DRAM 自產,恐怕還是以技術為優先考量,畢竟 DRAM 專利仍掌握在美光、三星與海力士 3 大公司手上,坂本會如何解決值得關注。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清華紫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