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不妙?信評最差垃圾債利差續增,糟的不只能源債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05 日 14:30 | 分類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公司債市場中,信評最低的「CCC+」、「CCC」及「CCC-」等級債券,今年一整年績效都遠遠落後整體高收益債(又稱垃圾債)市場。人們擔憂山雨欲來,這可能代表經濟衰退已在路上。

barron’s.com 4 日報導,ICE BofAML Indices 資料顯示,信評在 CCC+ 以下的債券(包括已經違約者),殖利率較美國公債多 11.6 個百分點,比 6 月底的 9.5 個百分點還高。

Lehmann Livian Fridson Advisors LLC 投資長 Marty Fridson 先前就直指,低信評垃圾債跟整體高收益債市場的表現差距,已來到前所未見的地步。這值得關切。因為信評偏低的債券,對經濟成長最是敏感。正常來說,高收益債價格像今年這樣大漲時,超低信評的債券價格也會跟著走高。

令人憂慮的是,報酬落後的超低信評債券,並未侷限於能源等基本面較差的個別產業。Fridson 研究顯示,CCCs 債券中,表現最差的 20 檔債券來自多達 14 個不同產業。即使把已經或瀕臨違約的企業排除,38% CCCs 債券跟公債相比的利差依舊出現擴大現象。

Fridson 直指,市場原本認為,信用惡化的企業僅高度集中在某些產業,高收益債投資人只需排除一至兩個產業就可高枕無憂,但上述證據等於推翻這項理論。

垃圾債隱憂蠢動?低信評企業手上現金燒光

美股 10 月刷新了歷史高紀錄,與此同時債市風險偏高的領域──「擔保貸款憑證」(Collateralized Loan Obligations,CLO)卻面臨重挫窘境,這預告高收益債(又稱垃圾債)接下來的旅途恐怕不平順。

華爾街日報 11 月 11 日報導,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 資料顯示,在政府退休基金、避險基金等四處追尋殖利率的投資人搶進下,CLO 市場過去 3 年來已膨脹約 3,500 億美元,總值來到 6,800 億美元。然而,10 月卻有部分 CLO 的價值縮水約 5%,對這個市場來說,是相當罕見的跌幅。

這是因為,貸款企業手上無現金可用,導致 CLO 持有的高風險貸款價值縮水。年初至 6 月為止,信評為「BB」的 CLO 債券總報酬還有 10%,但近幾月的價格跌幅(尤其是 10 月),卻讓年初至 10 月為止的報酬驟減至 1%。

這跟高收益債大相逕庭。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 資料顯示,今年至 10 月為止,高收益債的總報酬還有 12%。值得注意的是,許多發行高收益債的企業,同樣也透過 CLO 借錢。倘若 BB 級 CLO 出現警訊,意味著高收益債也有些問題。據 Palmer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 資料,BB 級 CLO 債券殖利率,目前較同級高收益債多 5 個百分點,創 2016 年年初以來新高。

提到 CLO,就得說明「槓桿貸款」(leveraged loan)。根據英國金融時報、Zero Hedge 2018 年 12 月 13 日報導,所謂槓桿貸款,指的是信評低於投資等級的企業,以公司資產抵押,向銀行取得的貸款,目的是進行槓桿購併等操作。一般來說,槓桿貸款因違約率較高,支付的利息也高於一般貸款,又屬於浮動利率,近幾年在利率低迷的環境大受歡迎。銀行會將槓桿貸款打包成 CLO,賣給一般投資人。

barron’s.com 10 月 15 日曾解釋,CLO 經理人會透過發行幾批債券,還有一批股票的方式向投資人募資,然後再把募集到的資金投入槓桿貸款,並依據既定的規則,在一定時間內(通常是 8~10 年)經營這些貸款。

CLO 跟 2008 年內爆的次級房貸債券──擔保債權憑證(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CDO)相當類似,當時雖鮮有 CLO 違約,其發行的債券及股票價格卻慘跌。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