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我們一起追的獨角獸,為何一隻隻都跛腳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14 日 12:00 | 分類 共享經濟 , 新創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獨角獸」跛腳了嗎?今年號稱是獨角獸(市值逾 10 億美元的新創公司)上市(IPO)爆發年,包括共享經濟龍頭的 Uber、Lyft、企業通訊軟體 Slack、圖片社群平台 Pinterest 等矽谷知名獨角獸,都在今年掛牌上市。

但,有正面報酬者寥寥可數,截至 12 月初,今年矽谷獨角獸市值已蒸發約 1,0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3 兆元),跌破發行價(破發)者大有人在。看到前輩如此慘烈,也打算今年掛牌的共享辦公室大咖 WeWork,從 470 億美元估值驟降至目前不到 80 億美元,已在 9 月底凍結上市計畫。

WeWork 大股東、日本軟體銀行總裁孫正義也公開認賠,表示「錯誤的投資造就一頭怪獸!」

獨角獸變怪獸!連「創投之神」都認錯

說好的「獨角獸」,竟然成為吞錢的「怪獸」,這是曾精準投資阿里巴巴、締造千億美元績效,有「創投之神」封號的孫正義也料想不到。今年孫正義旗下的「願景基金」(Vision Fund)投資的兩大獨角獸 WeWork、Uber 合計市值縮水數百億美元,讓軟銀出現 14 年來首度虧損。

▲ 日本軟體銀行總裁孫正義。(Source:軟銀

今年,創投巨擘與投資人一起追過的獨角獸,為何一隻隻跛腳了?盤點今年上市跛腳的獨角獸,頭號苦主就是共享經濟的叫車服務雙龍頭 Uber 和 Lyft。

Uber 在 2009 年 3 月成立,今年 5 月才上市,但今年第二季,虧損已達 52.5 億美元,等同每天一開張就燒掉 4 台賓利車。雖然其中約 39 億美元是支付給員工的一次性支出,然而,預估今年一整年,Uber 虧損幅度還是會超過 30 億美元。

其實,Uber 上市當天,情況就已經不妙。5 月 10 日,Uber 以每股 45 美元掛牌,收牌卻下跌 7.6%,上看 1,200 億元的估值,掛盤當天市值竟剩下約 800 億元,原本被視為今年最強 IPO,瞬間淪為「史上最慘 IPO」之一,截至 12 月 4 日的股價為 29.06 元,跌幅達逾 35%。

而 Uber 的競爭對手 Lyft 也好不到哪去。3 月 28 日掛牌後,第一天上漲近 9%,第二個交易日就跌了 12%,蜜月期僅一天,從發行價 72 美元至今股價約 47 美元,同樣也跌約 35%。

科技新創泡沫化?矽谷獨角獸入寒冬

不只代表「共享經濟」的 Uber、Lyft 是「難兄難弟」,以「全球科技搖籃」著稱的矽谷,今年也有許多科技獨角獸落難。

像今年一起在 4 月 18 日同天掛牌的雲端視訊會議軟體 Zoom 與圖片社群平台 Pinterest,前者股價至今仍維持約在 70 美元,是當初發行價的 2 倍,堪稱是今年上市好結局的難得案例。

但 Pinterest 的命運就大不同,進入 12 月以來已跌破當初 19 美元的發行價,雖然 Pinterest 在全球擁有 3.22 億用戶,但第三季的獲利數字低於市場預期,又下修銷售展望,讓市場對前景不敢樂觀。

同樣在辦公室擁有一片天的企業通訊軟體 Slack,6 月 20 日於紐約證交所掛牌上市,因為是跳過 IPO 流程、未發行新股,紐交所給的參考價為 26 美元,第一天股價就狂漲 48% 至 38.6 美元。

擁有超過 1,000 萬活躍用戶的 Slack,曾拒絕微軟收購,原本看好可以顛覆 Email(電子郵件)生態,3~5 年內可讓上班族轉而擁抱 Slack 為主打的行動辦公室風潮。這番願景言猶在耳,如今股價已在 20 美元大關掙扎。

全球金融海嘯過後,曾誕生多隻獨角獸,箇中代表包括阿里巴巴、Twitter、Facebook 等。但這波搭著科技而來的獨角獸黃金 10 年已走入寒冬?稱為「網路創業 2.0」的大泡沫吹破了?

▲ 企業通訊軟體Slack。(Source:Slack

三大原因讓獨角獸跛腳

原本備受資本市場期待、鑲金包銀的獨角獸,為何逐一跛腳?歸納起來,有三大因素:

1.「賺錢的速度」追不上「做夢的速度」

就拿 Uber 來說,Uber 執行長柯霍斯洛夏西(Dara Khosrowshahi)希望 Uber 是「運輸界的亞馬遜(Amazon)」,認為亞馬遜上市初期也是虧得一塌糊塗。然而,他忘了 Uber 終究不是亞馬遜,且經歷 2000 年的達康泡沫之後,上市後投資人更在乎獲利數字,如果仍持續畫大餅、燒錢衝市占,就算有大量用戶卻無法轉化為利潤,當然無法讓投資人埋單。

2. 商業模式讓人看不懂

像是攻入 29 個國家、111 個城市的全球共享辦公室龍頭 WeWork,雖然在 9 月底換下創辦人兼執行長諾伊曼(Adam Neumann),卻無法拯救崩潰的身價,除了持續虧損之外,還因為投資人看不懂 WeWork 的商業模式。

▲ 全球共享辦公室龍頭 WeWork。(Source:WeWork

之初創投共同創辦人、台灣大哥大總經理林之晨曾指出,2010 創立的 WeWork 太早規模化,也就是不斷全球擴張、持續線性支出,卻缺乏財務槓桿模式,導致規模愈大、虧愈多。

此外,關於商業模式與定位,市場也不認同 WeWork 的自我感覺良好。諾伊曼在創辦 WeWork 之時,就自我定位為科技公司,希望透過 AI、大數據等新科技,打造「空間即服務」的商業模式。然而,華爾街卻不買帳,直言 WeWork 充其量也不過是包租公,是房地產業者,根本沒什麼科技含金量。這些質疑最後還是壓垮了 WeWork 的 IPO 大夢。

3. 永遠有新、更炫的獨角獸出現

根據胡潤研究院 10 月底發布「2019 胡潤全球獨角獸榜」,是胡潤系列中的第一份獨角獸排行榜。該報告指出,全球共有 494 家獨角獸,中、美兩國就囊括八成。今年,中國孵出 206 家獨角獸企業,是歷年統計中首次超過美國(203 家),不過美國矽谷的獨角獸占比仍是第一,有 21%、102 家獨角獸企業。

「AIOT、5G 領航的這波新經濟,還有至少 10 年的勢頭!」國泰投信全球經濟與策略研究處副總王誠宏觀察,新創公司誕生的頻率會愈來愈高,永遠有更新、更炫的獨角獸出現,會造就更多億萬富翁等級的年輕創業者。

這也就表示,新經濟帶來的迭代速度愈來愈快,如果不能在市場站穩腳步、有永續的經營之道,今日獨角獸,很可能就是明日的跛腳獸。

2019 是獨角獸上市的歹年冬,那 2020 年呢?頭號指標就是度假租屋網站 Airbnb,目前市場估值約 420 億美元。已成立 11 年的 Airbnb 在全球擁有 600 萬間房間、房客超過 5 億人,是另一個共享經濟的龍頭。只是,這次市場會不會對 Airbnb 青睞有加,就等 2020 年揭曉了。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