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蘋果高層集體降薪,庫克仍抱得 1.25 億美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06 日 14:30 | 分類 Apple , iPhone , 公司治理 follow us in feedly


2019 年,是 iPhone 走下神壇的一年,做為蘋果核心業務的 iPhone 銷量持續走低,給蘋果公司管理團隊帶來極大的壓力。

蘋果的經營狀況,從高層的薪酬中便可見一斑。

蘋果高層集體降薪

據外媒消息,當地時間 2020 年 1 月 3 日,蘋果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的委託書中顯示,蘋果 CEO 提姆‧庫克(Tim Cook)2019 財年的總收入為 1.25 億美元,比 2018 年的 1.36 億美元下降了 8%。

根據行政薪酬數據公司 Equilar 的數據,自 2011 年成為蘋果 CEO 以來,Tim Cook 的薪酬總計達到 9.635 億美元。

據了解,Tim Cook 的年收入主要由年薪、獎金、股票期權以及其他收入等組成。2019 年,Tim Cook 的年薪為 300 萬美元,獎金為 767 萬美元,其他收入有 80 多萬美元,包括 401(k) 養老計畫的 1.68 萬美元、安保費用 45.7 萬美元以及個人航空旅行費用 31.53 萬美元。

同時,Tim Cook 還持有價值 1.135 億美元的蘋果股票──2011 年,Tim Cook 從 Steve Jobs 手中接過 CEO 一職,並透過一項股權獎獲得了大部分股票,是其收入的大部分來源。根據委託書,如果蘋果能夠按照預期良好發展,Tim Cook 還將額外獲得數億美元獎勵──據悉,這是因為 Tim Cook 還擁有 126 萬股(價值約 2.757 億美元)待授股權,以及 56 萬股股權激勵計畫獎勵(價值約 1.225 億美元)。

(Source:蘋果委託書

此外,2019 財年蘋果員工收入中位數為 57,596 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 55,426 美元。除去持有的股票期權,Tim Cook 的薪酬為 1,160 萬美元,是蘋果員工薪酬中值的 201 倍。

事實上,蘋果股價在 2019 年飆升了 89%,是 2009 年以來表現最好的一年,也是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漲幅最大的一年,2019 年 12 月 27 日蘋果市值更是一度突破 1.3 兆美元。

據悉,蘋果每年都會根據多種因素設定年度目標,包括宏觀經濟環境、貿易條件和外匯阻力等。雖然蘋果在 2019 財年超過了其淨銷售額達 2,566 億美元、營業收入達 601 億美元的目標,但這還不足以讓高管們收穫同以往一般豐厚的獎金。

根據委託書,2019 年蘋果高層獲得的獎金是目標獎金的 128%,而 2018 年這個數值高達目標的 200%。

具體來講,除了 Tim Cook 的獎金從 2018 年的 1,200 萬美元降至 2019 年的 767 萬美元以外,蘋果首席財務長 Luca Maestri、總法律顧問 Kate Adams 和首席營運長 Jeff Williams 2019 財年的獎金紛紛縮水,從 400 萬美元降至 260 萬美元。

因此,高層們的年總收入自然也有所下降──比如,Luca Maestri 和 Jeff Williams 2019 年的總薪酬均為 2,520 萬美元,而 2018 年均為 2,650 萬美元。

對此,蘋果拒絕發表任何評論。

股東大會 2 月舉行

另外,在該委託書中,蘋果宣布今年的股東大會定於當地時間 2 月 26 日上午 9 點舉行,蘋果股東將討論的事宜主要包括:

  • 選舉董事會成員,提名者包括 James Bell、Tim Cook、Al Gore、Andrea Jung、Art Levinson、Ron Sugar 和 Sue Wagner。
  • 批准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為 2020 年度蘋果獨立註冊會計師事務所。
  • 就批准高層薪酬的決議進行表決。
  • 就委託書中載述的股東提案進行表決。
  • 處理在大會前後可能出現的其他事宜。

(Source:蘋果委託書

屆時,登記在冊的股東或在 2020 年 1月 2 日收盤時持有蘋果股票的股東將被邀請參與會議,當然任何持有蘋果公司股份的人都可以透過 proxyvote.com 參加線上投票。

另外,在 3 項股東提案中,有一項要求董事會薪酬委員會準備報告,評估「將可持續性指標納入業績衡量標準、業績目標或股票授予條件的可行性」。

(Source:蘋果委託書

對於該提案,蘋果建議股東投票反對(如上圖所示)。

蘋果認為,公司當前的一些計畫(比如年度供應商責任進度報告,環境責任報告和供應商行為準則等)已經足夠,另外高層薪酬的設計方案已經相當明確,上述指標將是多餘的。

正如蘋果在委託書中表示:

要想有效地實現「可持續性」,需要的不僅是將高層薪酬與現實環境、社會和治理目標捆綁起來,這也就是為什麼做為一家公司,我們已經將蘋果的價值觀納入商業戰略的原因。

充滿挑戰的 2019 年剛剛結束,對於 iPhone 銷量持續低迷、被指已喪失創新能力、逐漸注重服務類業務的蘋果來說,如何繼續發揮其「硬體+軟體+服務」生態的強大力量,將是 2020 年被外界密切關注的原因。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蘋果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